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Day 0-175 腳踏實地

焦慮、幻想、期待、恐懼。
焦慮利益的失去、幻想利益的獲得、期待利益的到來、恐懼沒有利益的自己。

我恐懼我失去公司同仁與上司的信任、青睞、喜歡,我焦慮即將到來的責難,和想像在責難後更加笨拙與慌張的行為與接連的後果,想像我會如何導向自己走向那樣的明天,相信我註定會過上那樣的結局。

相信我會這麼做。

相信我就是會有這樣的明天。

相信我無法避免這一切一而再的在我生命裡發生,相信我無法改變這樣的軌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做白日夢,想要逃避此刻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念頭,告訴我我是誰,定義我我是誰,定義我的人生,和為自己找藉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沒有人挺我,害怕我要獨自面對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承擔起責任,害怕失去我的庇護,害怕失去我的藉口,害怕我需要去無條件的面對我的後果,然後無條件的接受我的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逃避承認錯誤,逃避面對問題並解決問題,逃避面對我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拿時間當作藉口,來逃避我完成我的工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這焦慮,相信我正在失去我的時間,相信我是一個受害者,相信在某個未來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而非在此刻的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投射期待在我的未來,而非在此刻移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逃避在此刻面對我的進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逃避面對我在每一個現在的移動,逃避在此刻負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失去舒適圈,害怕我要真正為自己站立,害怕我要真正為自己負責,害怕我要作為一個生命的尊嚴而無條件負責,害怕我要認真的經營我的人生,而不再是活在我的幻想當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要真正獨立解決問題,要停止為我的舊模式找藉口,要改變我的習慣,要改變我的自我定義,要改變我的限制狀態,要去為自己創造新的體驗,要去為自己做從未容許自己做的事情,要去做我相信自己不會的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不會自己聯絡回收單位來家裡收衣櫃,相信會有人“幫我”而讓我“藉此可以再逃避一次面臨親力親為的機會”,期待我不必“被迫”學會,期待我不必走出我的舒適圈,期待我可以一直不會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做不到,相信我不必學會,相信我沒有能力,相信我是那個樣子,因此我不是另外一個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的生活改變,害怕我的未來失去預測,害怕我的下一步沒有答案,害怕未知,害怕我的思維無法左右我的生活,害怕我要在當下為自己全然的負責,害怕我停止任何藉口,害怕生命。


我明白我很害怕,我明白我的生命不需要再重複打轉,我明白我要停止限制我的能力,我的範疇如斯,我明白我不是這受限,我明白我不受時間的限制。

我明白時間並真的不影響我能做什麼,我明白我並不真的失去時間,而是我害怕獨立,害怕失去藉口,害怕全然為自己張羅、安排、負責。

我明白我並不真的做不到積極過活,積極活我的人生,積極投入生命,積極面對我的問題,積極處理我的問題。

我明白我並不是這藉口,我亦不是這念頭,亦不是這感覺或情緒,因此我不再容許我得過且過的逃避我生命的呼喚,我不再容許我內疚的、自我設限的生活。

我承諾我自己, 停止基於時間的藉口,停止自我欺騙下的藉口,停止接受來自念頭的驅使,當念頭出現時,我呼吸,我停止,深作呼吸直到我在這裡。

我承諾我自己,詢問爸媽回收單位的聯絡方式,然後在一般原則下,即沒有考量其他人的理由下,自己聯絡並處理掉衣櫃。

我承諾我自己,在工作時確實回報錯誤,以及確實、誠實地完成應辦事項,停止基於恐懼做出鑽牛角尖的行為,做深呼吸,然後將耗時的工作進行預處理。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記錄工作記錄,追蹤我的工作表現。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覺懶惰、倦態、自信時,我呼吸,我停止,並確實工作時將所有流程逐項檢查。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書寫自我寬恕。
謝謝

2018年10月29日 星期一

Day 0-174 處理我的人生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我的工作出了錯,而這個錯誤來自於我沒有對我的工作進行全盤的檢查。
我被主管告知事情的嚴重性,整個過程中,我覺得我處在一個拉扯的狀態,一方面知道這是一個教訓,而我對這個教訓有了期待與想像,一方面一種焦慮、害怕的感覺在隱隱的騷動,也就是我對這種恐懼、慌張、被害、無力的感覺上癮、在追蹤著、產生著這種感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被老闆責罵,害怕我被否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覺得自己做不到,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做好一件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沒有能力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這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這恐懼與限制,而不用去無條件地前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無條件地前進,害怕失去現在的舒適圈。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自己的錯誤,害怕承擔責任,害怕我要更前一步,害怕未來犯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我的生活,害怕管理我的人生,害怕真正的主導我的人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真正的主導我的人生,害怕我將不能再找藉口躲避責任,害怕我要去面對我的自我羞愧。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的錯誤,害怕面對我的責任,害怕去處理我的問題,害怕現在的我消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失敗,害怕我沒辦法做到我期待的樣子,害怕我不夠好。
我明白,問題在於我所投射出去的期待,我容許和接受自己處在期待之中,想像並做著白日夢,而不願意參與當下的執行,不願意實時的面對我當下的錯誤,而選擇由我的想像與白日夢定義我自己。

我明白,我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處在泡泡中,不願意去看現實的責任,不願意去處理、面對、承擔、改正,不願意活在實時的當下,實際的行走並處在當下的現實中。

我承諾我自己,明天繼續書寫。
我承諾我自己,逐項完整檢查工作,標注我想要偷懶的念頭,接受它的存在並確實將它放下。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產生白日夢時,我呼吸,我停止,停止處在這個狀態。
我承諾我自己,工作時停止情緒回憶、暗聊等念頭,諸如被老闆罵的回憶、想像、恐懼,自我利益為出發點的情緒暗聊,咒罵、抱怨、幻想等。

我承諾我自己,停止對未來的想像,呼吸在當下。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看見有工作應完成而我正想要忽視、逃避、假裝沒這件事時,我停止,走去拿一支筆寫下來,寫在工作的排程上。

我可以:
1.拿一本筆記本
2.記錄我的待辦事項
3.記錄我今天犯的錯誤
4.停止想像、幻想-->它們常讓我鬆懈、最終半途而廢。

謝謝

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Day 0-173 我傷害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自己,並同時投射我的批評到我的家人身上等如抱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那一刻參與到冷漠與獨立會是報復、讓家人痛苦失落的信念。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想像藉此成為一個獨立負責任的人是一件好事,而沒有去查看我的出發點是希望家人後悔、痛苦,為我所產生的痛苦負起責任,如此我就可以“被原諒”、被體諒,不用承擔我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成為獨立、冷漠,對家人進行冷暴力,就會幫助我走出舒適圈並成長,而沒有看見實際上我藉由冷暴力,抗拒面對自己的責任並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改變,抗拒放走過往的人格模式,而讓這些人格模式再一次的成為我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別人跟我道歉,相信自己被信任與依賴所背叛,而相信信任與依賴對我的處境要負起責任,透過責怪、憤怒來讓我不用面對自己真正要處理的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的家人是如同我所想的那樣,即是我投射了我的偏見在他們身上,沒有看見我在把我自己的責任往他們身上丟,容許我去不負責任地將他們套以各種價值觀和定義,來當作我責怪、依賴並推卸責任的目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的念頭,並定義我媽媽是一個沒有真實情感的人,並投射許多能量,怨恨、怪罪、埋怨、抱怨、自憐來放置我對於我今天之所是的情緒,認為我今天所有定義為不好的,即我自己的容許與責任,都是因為我媽媽才會這樣,而對我媽媽的成見越累積越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承擔責任,不斷的增加投射到媽媽身上的成見,不願意處理他,不願意與我自己和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與我自己和解,處理並改變我的行為,走出我的人格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走出我的人格模式,而讓情緒主導我成為我的主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成為心中的暗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就是這些暗聊,沒有明白到,我是比這更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家人譏諷,而沒有明白到,我是害怕我無法支持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自己,等如我的存有與我的責任、尊嚴,並去支持與擁抱我自己,承諾自己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是悲慘的、失敗的、可憐的,並透過相信自己需要表達出這些信念才能解脫 來投放我的情緒到別人身上,沒有看見我正在傷害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藉由傷害別人來傷害我自己,傷害全體,以及所有的物質,創造出我的行為、即傷害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仍然是那個劭萱,仍然會做出劭萱一直會做的決定,相信我做不出道歉的事,並相信我不需要道歉,以及,說服我自己道歉若不是真心就不用說了,藉此拖延我自己處理自己的情緒,並與自己和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忽略我自己要處理的情緒,沒有看見在這裡我選擇用情緒消磨我的物質身體,也不願意去看我在這裡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無法改變,而沒有看見在這一刻我回到這裡,看見我在這裡所做的沒有效率且無效的事情,就是我能改變的地方。

我明白我能改變,改變這一刻相信自己能夠改變,然後回到這裡去看一看我實際上做了的是無效的事情,因而我能夠停止再次去做,停止做這無效的事情。

我明白無論別人如何與我和解,只要我都是等待別人解開這個問題、僵局,責任,我是在逃避面對自己以及在這當中可以學習並改變的機會,那麼我將會持續面對這樣的問題,直到我受夠了付出代價與行動為止。

我明白我不是箱子裡的那個劭萱,我也不是那個覺得道歉、和解很可怕、很沒有安全感的劭萱,明白我一直在這裡,我要愛我自己,無論如何,我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

我明白我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所以無論遇到什麼問題或困難,我都能在那一刻擁抱我自己並支持我自己,我能夠改變、在當下擁抱自己,面對自己的問題和責任。

我明白我要實時的行動,尤其現在我看見我能夠怎麼做而這讓我感覺不自在,陌生,恐懼,害怕自己再次遭遇這樣的衝突,害怕自己變弱、害怕自己失去力量、害怕自己被人傷害,害怕自己再次犯錯/受傷,害怕自己向某種可怕的東西所屈服等等 時。

我明白此刻的我想要拖延處理這件事情,並且為我自己製造很多藉口,比如心理準備、還沒吃飯、有點想睡等等。

我承諾我自己,先冷靜下來,深呼吸,然後去找東西吃,早點睡覺,放掉那些念頭,物質性的活在這一刻。

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Day 0-172 我沒有自己的時間-我充滿了情緒

我的老闆跟我說:你這個不能用一整天啊,我看你一整天在那裡,這樣不行啊!你要自己想辦法增加自己的效率啊!你不是一直在那裡等,沒事做要主動問人啊!你現在要開始熬夜讀書了哦!呵呵!

我覺得很可怕,當他這樣告訴我時,我想到自己被人否定,想到我就是這樣的,我的效率不好,我的效率很糟,我現在的狀態不好,我還不是好的狀態。

我需要改進,因為我現在狀態不好。
我的情緒變成:天阿!我現在的狀況很不利!我現在是不利的狀態!我很危險!我如果無法改進我就會被老闆fired! 老闆沒有覺得我的狀態是可以接受的!這代表我的狀態是不能接受的!這代表老闆看我不滿意!這代表我沒有令人滿意!這代表我能力不好!

我需要學習才能能力變好...我需要熬夜才能符合期待....我需要很辛苦才能達標...我不能輕鬆就讓老闆覺得我OK...我不能簡單的做就是完美...我不能一做就讓人讚賞...讓人說我很特別。

我不能都不用犯錯....不能每天高枕無憂....輕鬆快樂去上班....我不能用現在的程度和態度去做好這份工作...我要學習新舊知識以及學習增加效率的方法....我要學習...

可能真的要每天熬夜看書....可能真的要改掉現在的做事習慣...去吃進去新的做事方式來增加效率。

真的好煩,好不想要現在面對,劭萱,你懂我的,就是在說你,你看得懂吧?

我不想要學習,我不想要去吃一個新的做事方式
看一個不好懂的文章,明明知道會有幫助,可是就是看了很煩,很想跳過,很想假裝自己看過了...這種自欺欺人沒什麼意思喔,劭萱

想到要去找增進效率的方法,就覺得這很龐大的工作,需要耐著心做下去才能完成,會不舒服,會很累,很難受,很坐不住

可是其實先google一下就有了

想到回家要讀很多書,要準備...要一直複習、記得之前做的筆記,會沒有時間做dip,也等於沒有我的人生,沒有我的時間,沒有我的避風港,沒有救贖,沒有時間幫幫我自己讓我好過一點。

可是也知道那不是真的啊。

我想要避免再被老闆這樣講,我好怕老闆之後再這樣說我不好,我好怕犯錯,好怕被否定,好怕我這個人真的 很不好,很不OK,很廢,沒用,沒效率,沒讀書,沒能力,不用功,不乖,壞員工,“草莓的年輕人”...

我相信只要我有要讀的書,要做的工作,我就沒有時間了,我沒辦法做其他事,沒辦法感覺到輕鬆,自由,回到我的dip time(=my time, free time, happy time, comfort zone), 沒有我的小確幸時間,沒有我的自我關懷時間,沒有我的自我救贖/支持時間。

我覺得為了工作熬夜,等於一整天我都沒有自己的時間,讀工作要用的書=沒有為我的人生帶來意義=怎麼可以虛擲我的時間=我為什麼要耗在這件事上?=工作搶走我的人生,搶走我的自由,搶走我的時間。

在讀書、增加效率的背後,是我要承擔起更多責任,更多工作,遇到更多事,要學更多,要遇到更多難的事,不熟的事,離我的熟悉圈,離我的世界越來越遠。

要成為一個我現在所不是的人。
要離開那些我現在的能力範圍,要走出去。

我覺得那樣的狀況就是我會跟現在很不一樣。而我懷疑這一點的可能性。
我做得到嗎?要成為那樣要多遠?

要做到那樣是像小孩子一樣的潛能爆發力才能做到的吧?我還有那樣子的能力嗎?
我有那個精力嗎?我有那個力氣/勇敢嗎?我有那個力量嗎?我有那個無所謂的勇氣嗎?

無條件的勇氣。
無條件的接受我現在的狀態嗎?接受我現在是一個 不在期待範圍的能力表現, 接受我現在是處於從頭開始的階段,要開始爬,才有可能走到山頂(完成技能),就像爬烘爐地時一樣,想到中間會有什麼陡的路段就想要放棄,或是覺得沮喪,不想面對現在,不想繼續走以免等下看到那個陡坡

我如果不去爬,那我就會再原路走回家,走回沙發,電視,過我已經受不了的糜爛生活。

所以我還是不喜歡爬那個陡坡,要我享受爬那裡的當下,很難啦,很累,不舒服,那種近乎垂直的畫面所帶來的騎虎難下的感覺

就跟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我真的很怕犯錯,很不想看見自己的錯誤,不足。

但是卡在這樣的恐懼裡,抗拒裡,明知自己在抗拒啊,這樣的焦慮我也很難受啊。

我很焦慮,好嗎,就算我抗拒改變,我也整個人壓力很大,我還是很擔憂,擔憂被開除,擔憂被否定,擔憂...很多立立扣扣的擔憂。我沒有真的 舒適的 留在舒適圈。

就是帶著不安全感的自我欺騙著。

老闆的情緒,他的臉,我的心境,我的自信,我的尊嚴?

joe告訴我,我需要學習 喜歡 我的工作。
工作讓我看見自己。我不積極,因為我害怕改變,而我害怕面對我其實 不具備 “優良的 好心態”、“成功的特質”,因此我害怕我會暴露、犯錯。

我不正面,因為我一直不敢面對自己的不足。
我不大方,因為我一直不誠實處理自己。
我不像生命,因為我沒有尊重自己是個生命。

我可以做到,但是我相信了我做不到,因為限制自己在一個範圍的自己,我擁有了“全部的那小部分的我”
而我不用去看見其他的我,去整合,改變,成為更“豐富”的我。
去成為接近神的我。
去成為有尊嚴的我。
去成為自己的意義。
去協助和支援更多其他人,包括我的老闆。

我承諾自己這個禮拜,都要強迫自己書寫。
謝謝閱讀。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Day 0-171 情緒的集合體-我自己

我覺得現在喉嚨不適合說話,覺得我無法呼吸。
我覺得我的頭嗡嗡響,胸腔和肩膀後方有種往下拉的力量。
我覺得我現在會浪費我的生命。

我覺得我的眼睛要瞎掉了,一直看電腦,我的身體和我的時間都在錯付,我不應該現在坐在這裡。
我不可能透過書寫來解救我。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看見了“slow down”的字詞在我裡面出現。
慢下來然後現在開始做事情。
要做什麼事情?

停止一直去想,停止那些念頭像是趕羚羊一樣一直追趕我。

然後看看那些回憶。那個一直出現的畫面。

我一直出現:我的專業知識不夠!
我想起我目前去三間公司面試,面臨到的問題,知識上的困窘。
我答不出來的問題。
我看見我還是容易選擇一個信念:只要我都準備好,我就可以有自信,只要我都準備好,我就可以讓一切正常發揮,就算遇到我不會的東西,我也能夠有自信地表達出來。

而我也看見,以我記憶中的那些問題,我相信“只要我還沒準備好”,那當我再次遇到這個問題,我將會先產生自我批評: 啊!我忘記了!我忘記準備了!我怎麼又沒準備呢? 然後我在我心中產生一股不信任,相信我只有掌握知識,才能掌握信心。

相信只要我看見”我遇到了一樣的問題,而我沒有改進“,那麼我在那一刻將是:不足的,整個人都沒準備好,失常,我的狀態不安全,我開始不穩定,沒有把握。

在我裡面知道我沒有在上一個面試遇到時就開始著手解決,並產生這個信念,認為這個問題我被問到第二次了,一定是很重要的問題,而我都沒有準備。“我真是大意!我真是散漫粗心!我真是自我感覺良好!我真是糟糕!”我已經在那個當下極度的焦慮,一直反覆想著:我表現不好,我表現不好!

然後再回想這個片段時,經常也會出現 飲料店店長的面試通知,以及美容助理的工作職缺,想著我乾脆去做那個好了,應該不用準備那麼多專業知識就可以去面試了。而我仍然相信,只要沒有知識上的需求/匱乏,我就不會這麼沒有自信。

一方面我仍存在強烈的不安全感,跟焦慮中。
仍一直抱著“只要我回答不出我認為最基本的問題,那麼我就表現很差,我就會失去這個機會”

還有我認為“最好這次面試就中,我就不用再跑出去拋頭露面的繼續找工作,我就不用這麼辛苦/悲慘/難看”,以及“一直找工作,人家會看得出來我一直找工作,時間久了我還在路上奔波,連路人都看得出來這個人在找工作,那很難看”

覺得 要彌補我忘記學過的知識,很煩,感覺很多,感覺處理不完,感覺一面倒的壓的我喘不過氣。

覺得我在這裡一直看書也不是辦法,覺得我困住了,覺得我如坐針氈,同時也坐不住。焦慮和心悸使我無法安然處於當下,我覺得我一直在浪費我的時間,等待爸媽回巢的雛鳥,如此我就不用再繼續面對自己的行程,而是跟著爸媽做他們做的事情/放鬆/娛樂就好了,我就可以軟爛在那裡,不用面對我的內疚跟我的自我批判,相信我是擺脫了焦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在這一刻只有“趕趕趕”,跟“工作讀書工作讀書”的恐懼,而沒有看見我的生活不只有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將我的人生限制在一個工作的範圍,而沒有看見我一天中可以活出的潛力、機會是更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 “要看書而且我沒有時間了”而感到焦慮、擔心、害怕、恐懼,而沒有在我實質上藉由容許我看影片拖延我的時間來不用面對我的現實責任 時停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個念頭告訴自己我還有很多時間,而沒有去查看、在那背後很小、很微弱的聲音/覺察 明白我實質上知道/覺察著我 基於 現在可以不用做/反正還有很多時間/我覺得我最後可以成功的,現在不讀了也沒關係的,來試圖逃避 我在面對讀書時產生的焦慮/不安/煩悶/害怕/擔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面對我所處的課本/環境/書本,感到困難/有一股力量在阻擋我,信念告訴我我沒有能力去讀它,我可以跳過,或是像現在這樣飄去做別的事情,沒關係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認為我 要讀的東西太多了,要彌補的知識太龐大了,而感覺/成為這無力,並且容許這個無力感,成為與我的焦慮對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知識 我難以去克服/征服/控制/掌握,相信我準備不好,相信我可以持續這個狀態,持續這個感覺還沒準備好的狀態,忘記時間感的等待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在面對“面試官”的時候,我讓自己說出討好的話而同時在我裡面與自己的表達對抗,產生自我批判,並且自己在這個內在衝突的狀況下“想像”並相信自己的形象看起來是笨拙的,條理不清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的語氣或是表情並不“因我而溫和、眼睛並不因我的存在而睜開/睜亮”而去懷疑/批評自己表現不好,沒有準備好,不夠出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談吐或是我的存在,或是想像的氣場根本就太弱,而讓對方可以對我口氣沒有“為之一振”,讓對方沒有意識到我很重要,我很厲害,我很特別等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當對方沒有對我有禮貌,或是和善面對我,就認為自己的力量不夠,認為自己的樣子是軟弱的,可欺的,認為我的不夠臭臉/不夠惡劣讓我變得如此被輕視,被認為很簡單,或是很脆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輕視,被人看低,被人決定命運,被人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那個腦中出現那看低的眼神,目光,和我踹測對方會有的言語感到憤怒,覺得自己的價值被質疑,被否定,不被尊重,不被看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的價值不被看見,而沒有去看到在這念頭之中我沒有任何的解決方案或是方法在我裡面出現,沒有任何為我自己站立起來證明/實現自己價值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這資訊之中,而不相信我自己有能力/能夠去為了自己去看見自己,去體驗並實時地活在此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做不到,無法在我的學科裡發揮,無法掌握我的知識,無法宣稱我學會了什麼,而沒看見我是針對我的學科有無法掌握 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無法掌握我的專業知識,認為我做不到,無法表現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自己很不積極,批評我自己就是沒有勇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個知識我無法學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這個念頭所建構的限制裡,相信/預測我的人生就只會是這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限制我自己活在這些抗拒裡,害怕改變,害怕我一旦改變,我就沒有辦法再回去,我自己的舒適圈,害怕改變了我自己,我就要負擔更多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