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4日 星期六

Day 0-173 我傷害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自己,並同時投射我的批評到我的家人身上等如抱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那一刻參與到冷漠與獨立會是報復、讓家人痛苦失落的信念。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想像藉此成為一個獨立負責任的人是一件好事,而沒有去查看我的出發點是希望家人後悔、痛苦,為我所產生的痛苦負起責任,如此我就可以“被原諒”、被體諒,不用承擔我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成為獨立、冷漠,對家人進行冷暴力,就會幫助我走出舒適圈並成長,而沒有看見實際上我藉由冷暴力,抗拒面對自己的責任並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改變,抗拒放走過往的人格模式,而讓這些人格模式再一次的成為我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別人跟我道歉,相信自己被信任與依賴所背叛,而相信信任與依賴對我的處境要負起責任,透過責怪、憤怒來讓我不用面對自己真正要處理的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的家人是如同我所想的那樣,即是我投射了我的偏見在他們身上,沒有看見我在把我自己的責任往他們身上丟,容許我去不負責任地將他們套以各種價值觀和定義,來當作我責怪、依賴並推卸責任的目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的念頭,並定義我媽媽是一個沒有真實情感的人,並投射許多能量,怨恨、怪罪、埋怨、抱怨、自憐來放置我對於我今天之所是的情緒,認為我今天所有定義為不好的,即我自己的容許與責任,都是因為我媽媽才會這樣,而對我媽媽的成見越累積越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承擔責任,不斷的增加投射到媽媽身上的成見,不願意處理他,不願意與我自己和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與我自己和解,處理並改變我的行為,走出我的人格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走出我的人格模式,而讓情緒主導我成為我的主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成為心中的暗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就是這些暗聊,沒有明白到,我是比這更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家人譏諷,而沒有明白到,我是害怕我無法支持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自己,等如我的存有與我的責任、尊嚴,並去支持與擁抱我自己,承諾自己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是悲慘的、失敗的、可憐的,並透過相信自己需要表達出這些信念才能解脫 來投放我的情緒到別人身上,沒有看見我正在傷害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藉由傷害別人來傷害我自己,傷害全體,以及所有的物質,創造出我的行為、即傷害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仍然是那個劭萱,仍然會做出劭萱一直會做的決定,相信我做不出道歉的事,並相信我不需要道歉,以及,說服我自己道歉若不是真心就不用說了,藉此拖延我自己處理自己的情緒,並與自己和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忽略我自己要處理的情緒,沒有看見在這裡我選擇用情緒消磨我的物質身體,也不願意去看我在這裡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無法改變,而沒有看見在這一刻我回到這裡,看見我在這裡所做的沒有效率且無效的事情,就是我能改變的地方。

我明白我能改變,改變這一刻相信自己能夠改變,然後回到這裡去看一看我實際上做了的是無效的事情,因而我能夠停止再次去做,停止做這無效的事情。

我明白無論別人如何與我和解,只要我都是等待別人解開這個問題、僵局,責任,我是在逃避面對自己以及在這當中可以學習並改變的機會,那麼我將會持續面對這樣的問題,直到我受夠了付出代價與行動為止。

我明白我不是箱子裡的那個劭萱,我也不是那個覺得道歉、和解很可怕、很沒有安全感的劭萱,明白我一直在這裡,我要愛我自己,無論如何,我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

我明白我是我唯一能夠信任的人,所以無論遇到什麼問題或困難,我都能在那一刻擁抱我自己並支持我自己,我能夠改變、在當下擁抱自己,面對自己的問題和責任。

我明白我要實時的行動,尤其現在我看見我能夠怎麼做而這讓我感覺不自在,陌生,恐懼,害怕自己再次遭遇這樣的衝突,害怕自己變弱、害怕自己失去力量、害怕自己被人傷害,害怕自己再次犯錯/受傷,害怕自己向某種可怕的東西所屈服等等 時。

我明白此刻的我想要拖延處理這件事情,並且為我自己製造很多藉口,比如心理準備、還沒吃飯、有點想睡等等。

我承諾我自己,先冷靜下來,深呼吸,然後去找東西吃,早點睡覺,放掉那些念頭,物質性的活在這一刻。

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Day 0-172 我沒有自己的時間-我充滿了情緒

我的老闆跟我說:你這個不能用一整天啊,我看你一整天在那裡,這樣不行啊!你要自己想辦法增加自己的效率啊!你不是一直在那裡等,沒事做要主動問人啊!你現在要開始熬夜讀書了哦!呵呵!

我覺得很可怕,當他這樣告訴我時,我想到自己被人否定,想到我就是這樣的,我的效率不好,我的效率很糟,我現在的狀態不好,我還不是好的狀態。

我需要改進,因為我現在狀態不好。
我的情緒變成:天阿!我現在的狀況很不利!我現在是不利的狀態!我很危險!我如果無法改進我就會被老闆fired! 老闆沒有覺得我的狀態是可以接受的!這代表我的狀態是不能接受的!這代表老闆看我不滿意!這代表我沒有令人滿意!這代表我能力不好!

我需要學習才能能力變好...我需要熬夜才能符合期待....我需要很辛苦才能達標...我不能輕鬆就讓老闆覺得我OK...我不能簡單的做就是完美...我不能一做就讓人讚賞...讓人說我很特別。

我不能都不用犯錯....不能每天高枕無憂....輕鬆快樂去上班....我不能用現在的程度和態度去做好這份工作...我要學習新舊知識以及學習增加效率的方法....我要學習...

可能真的要每天熬夜看書....可能真的要改掉現在的做事習慣...去吃進去新的做事方式來增加效率。

真的好煩,好不想要現在面對,劭萱,你懂我的,就是在說你,你看得懂吧?

我不想要學習,我不想要去吃一個新的做事方式
看一個不好懂的文章,明明知道會有幫助,可是就是看了很煩,很想跳過,很想假裝自己看過了...這種自欺欺人沒什麼意思喔,劭萱

想到要去找增進效率的方法,就覺得這很龐大的工作,需要耐著心做下去才能完成,會不舒服,會很累,很難受,很坐不住

可是其實先google一下就有了

想到回家要讀很多書,要準備...要一直複習、記得之前做的筆記,會沒有時間做dip,也等於沒有我的人生,沒有我的時間,沒有我的避風港,沒有救贖,沒有時間幫幫我自己讓我好過一點。

可是也知道那不是真的啊。

我想要避免再被老闆這樣講,我好怕老闆之後再這樣說我不好,我好怕犯錯,好怕被否定,好怕我這個人真的 很不好,很不OK,很廢,沒用,沒效率,沒讀書,沒能力,不用功,不乖,壞員工,“草莓的年輕人”...

我相信只要我有要讀的書,要做的工作,我就沒有時間了,我沒辦法做其他事,沒辦法感覺到輕鬆,自由,回到我的dip time(=my time, free time, happy time, comfort zone), 沒有我的小確幸時間,沒有我的自我關懷時間,沒有我的自我救贖/支持時間。

我覺得為了工作熬夜,等於一整天我都沒有自己的時間,讀工作要用的書=沒有為我的人生帶來意義=怎麼可以虛擲我的時間=我為什麼要耗在這件事上?=工作搶走我的人生,搶走我的自由,搶走我的時間。

在讀書、增加效率的背後,是我要承擔起更多責任,更多工作,遇到更多事,要學更多,要遇到更多難的事,不熟的事,離我的熟悉圈,離我的世界越來越遠。

要成為一個我現在所不是的人。
要離開那些我現在的能力範圍,要走出去。

我覺得那樣的狀況就是我會跟現在很不一樣。而我懷疑這一點的可能性。
我做得到嗎?要成為那樣要多遠?

要做到那樣是像小孩子一樣的潛能爆發力才能做到的吧?我還有那樣子的能力嗎?
我有那個精力嗎?我有那個力氣/勇敢嗎?我有那個力量嗎?我有那個無所謂的勇氣嗎?

無條件的勇氣。
無條件的接受我現在的狀態嗎?接受我現在是一個 不在期待範圍的能力表現, 接受我現在是處於從頭開始的階段,要開始爬,才有可能走到山頂(完成技能),就像爬烘爐地時一樣,想到中間會有什麼陡的路段就想要放棄,或是覺得沮喪,不想面對現在,不想繼續走以免等下看到那個陡坡

我如果不去爬,那我就會再原路走回家,走回沙發,電視,過我已經受不了的糜爛生活。

所以我還是不喜歡爬那個陡坡,要我享受爬那裡的當下,很難啦,很累,不舒服,那種近乎垂直的畫面所帶來的騎虎難下的感覺

就跟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我真的很怕犯錯,很不想看見自己的錯誤,不足。

但是卡在這樣的恐懼裡,抗拒裡,明知自己在抗拒啊,這樣的焦慮我也很難受啊。

我很焦慮,好嗎,就算我抗拒改變,我也整個人壓力很大,我還是很擔憂,擔憂被開除,擔憂被否定,擔憂...很多立立扣扣的擔憂。我沒有真的 舒適的 留在舒適圈。

就是帶著不安全感的自我欺騙著。

老闆的情緒,他的臉,我的心境,我的自信,我的尊嚴?

joe告訴我,我需要學習 喜歡 我的工作。
工作讓我看見自己。我不積極,因為我害怕改變,而我害怕面對我其實 不具備 “優良的 好心態”、“成功的特質”,因此我害怕我會暴露、犯錯。

我不正面,因為我一直不敢面對自己的不足。
我不大方,因為我一直不誠實處理自己。
我不像生命,因為我沒有尊重自己是個生命。

我可以做到,但是我相信了我做不到,因為限制自己在一個範圍的自己,我擁有了“全部的那小部分的我”
而我不用去看見其他的我,去整合,改變,成為更“豐富”的我。
去成為接近神的我。
去成為有尊嚴的我。
去成為自己的意義。
去協助和支援更多其他人,包括我的老闆。

我承諾自己這個禮拜,都要強迫自己書寫。
謝謝閱讀。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Day 0-171 情緒的集合體-我自己

我覺得現在喉嚨不適合說話,覺得我無法呼吸。
我覺得我的頭嗡嗡響,胸腔和肩膀後方有種往下拉的力量。
我覺得我現在會浪費我的生命。

我覺得我的眼睛要瞎掉了,一直看電腦,我的身體和我的時間都在錯付,我不應該現在坐在這裡。
我不可能透過書寫來解救我。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看見了“slow down”的字詞在我裡面出現。
慢下來然後現在開始做事情。
要做什麼事情?

停止一直去想,停止那些念頭像是趕羚羊一樣一直追趕我。

然後看看那些回憶。那個一直出現的畫面。

我一直出現:我的專業知識不夠!
我想起我目前去三間公司面試,面臨到的問題,知識上的困窘。
我答不出來的問題。
我看見我還是容易選擇一個信念:只要我都準備好,我就可以有自信,只要我都準備好,我就可以讓一切正常發揮,就算遇到我不會的東西,我也能夠有自信地表達出來。

而我也看見,以我記憶中的那些問題,我相信“只要我還沒準備好”,那當我再次遇到這個問題,我將會先產生自我批評: 啊!我忘記了!我忘記準備了!我怎麼又沒準備呢? 然後我在我心中產生一股不信任,相信我只有掌握知識,才能掌握信心。

相信只要我看見”我遇到了一樣的問題,而我沒有改進“,那麼我在那一刻將是:不足的,整個人都沒準備好,失常,我的狀態不安全,我開始不穩定,沒有把握。

在我裡面知道我沒有在上一個面試遇到時就開始著手解決,並產生這個信念,認為這個問題我被問到第二次了,一定是很重要的問題,而我都沒有準備。“我真是大意!我真是散漫粗心!我真是自我感覺良好!我真是糟糕!”我已經在那個當下極度的焦慮,一直反覆想著:我表現不好,我表現不好!

然後再回想這個片段時,經常也會出現 飲料店店長的面試通知,以及美容助理的工作職缺,想著我乾脆去做那個好了,應該不用準備那麼多專業知識就可以去面試了。而我仍然相信,只要沒有知識上的需求/匱乏,我就不會這麼沒有自信。

一方面我仍存在強烈的不安全感,跟焦慮中。
仍一直抱著“只要我回答不出我認為最基本的問題,那麼我就表現很差,我就會失去這個機會”

還有我認為“最好這次面試就中,我就不用再跑出去拋頭露面的繼續找工作,我就不用這麼辛苦/悲慘/難看”,以及“一直找工作,人家會看得出來我一直找工作,時間久了我還在路上奔波,連路人都看得出來這個人在找工作,那很難看”

覺得 要彌補我忘記學過的知識,很煩,感覺很多,感覺處理不完,感覺一面倒的壓的我喘不過氣。

覺得我在這裡一直看書也不是辦法,覺得我困住了,覺得我如坐針氈,同時也坐不住。焦慮和心悸使我無法安然處於當下,我覺得我一直在浪費我的時間,等待爸媽回巢的雛鳥,如此我就不用再繼續面對自己的行程,而是跟著爸媽做他們做的事情/放鬆/娛樂就好了,我就可以軟爛在那裡,不用面對我的內疚跟我的自我批判,相信我是擺脫了焦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在這一刻只有“趕趕趕”,跟“工作讀書工作讀書”的恐懼,而沒有看見我的生活不只有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將我的人生限制在一個工作的範圍,而沒有看見我一天中可以活出的潛力、機會是更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 “要看書而且我沒有時間了”而感到焦慮、擔心、害怕、恐懼,而沒有在我實質上藉由容許我看影片拖延我的時間來不用面對我的現實責任 時停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個念頭告訴自己我還有很多時間,而沒有去查看、在那背後很小、很微弱的聲音/覺察 明白我實質上知道/覺察著我 基於 現在可以不用做/反正還有很多時間/我覺得我最後可以成功的,現在不讀了也沒關係的,來試圖逃避 我在面對讀書時產生的焦慮/不安/煩悶/害怕/擔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面對我所處的課本/環境/書本,感到困難/有一股力量在阻擋我,信念告訴我我沒有能力去讀它,我可以跳過,或是像現在這樣飄去做別的事情,沒關係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認為我 要讀的東西太多了,要彌補的知識太龐大了,而感覺/成為這無力,並且容許這個無力感,成為與我的焦慮對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知識 我難以去克服/征服/控制/掌握,相信我準備不好,相信我可以持續這個狀態,持續這個感覺還沒準備好的狀態,忘記時間感的等待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在面對“面試官”的時候,我讓自己說出討好的話而同時在我裡面與自己的表達對抗,產生自我批判,並且自己在這個內在衝突的狀況下“想像”並相信自己的形象看起來是笨拙的,條理不清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的語氣或是表情並不“因我而溫和、眼睛並不因我的存在而睜開/睜亮”而去懷疑/批評自己表現不好,沒有準備好,不夠出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談吐或是我的存在,或是想像的氣場根本就太弱,而讓對方可以對我口氣沒有“為之一振”,讓對方沒有意識到我很重要,我很厲害,我很特別等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當對方沒有對我有禮貌,或是和善面對我,就認為自己的力量不夠,認為自己的樣子是軟弱的,可欺的,認為我的不夠臭臉/不夠惡劣讓我變得如此被輕視,被認為很簡單,或是很脆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輕視,被人看低,被人決定命運,被人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那個腦中出現那看低的眼神,目光,和我踹測對方會有的言語感到憤怒,覺得自己的價值被質疑,被否定,不被尊重,不被看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的價值不被看見,而沒有去看到在這念頭之中我沒有任何的解決方案或是方法在我裡面出現,沒有任何為我自己站立起來證明/實現自己價值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這資訊之中,而不相信我自己有能力/能夠去為了自己去看見自己,去體驗並實時地活在此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做不到,無法在我的學科裡發揮,無法掌握我的知識,無法宣稱我學會了什麼,而沒看見我是針對我的學科有無法掌握 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無法掌握我的專業知識,認為我做不到,無法表現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自己很不積極,批評我自己就是沒有勇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個知識我無法學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這個念頭所建構的限制裡,相信/預測我的人生就只會是這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限制我自己活在這些抗拒裡,害怕改變,害怕我一旦改變,我就沒有辦法再回去,我自己的舒適圈,害怕改變了我自己,我就要負擔更多責任。




Day 0-170 內心的焦慮與自我批判

我沈迷於各種資訊,而同時我在內心有著焦慮,思考著我要讀書,否則我會找不到工作。
我覺得我做不到,看了各種資訊,我還是覺得,我會走馬看花,我不會真的學起來,我沒有動力,我沒有辦法....

我覺得我不行...我覺得我不配穿這個襯衫。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工作。我覺得我的腳破皮很悲慘。我覺得我很慘。我覺得我把自己搞得很慘。

我覺得我很卑微。我覺得我很沒用。我覺得我什麼都不會。
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回答問題。我不會笑話,我害怕我找不到工作。

我害怕我其實根本沒有資格獲得到這份工作。
我覺得我在面對面試官的時候,我的要求,我的話,都是不成熟而且都會造成反效果,我覺得當面試官深吸一口氣,或是他對我的問題露出皺眉或是等等之類的表情,我就覺得我被扣分,我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我說了一句很沒水準的話,我的問題很笨拙。

我覺得我一點技能都沒有。
我覺得一直哭,不會解決事情,我會一直停在這裡,我會一直困在這裡,沒有進步,蹉跎我的機會,我會一直爛下去,找不到工作,變成米蟲。

我感覺到這強大的無力感。
改變不了,無法移動,不想要移動。
我看見我總是傾向於躲藏,逃避我改變的責任。
i allow myself  to be comfortable with giving up immediately, allow myself to not have to make effort to change and find solutions.
i am so far easily thinking "i don't want to work hard on anything" i don't want to be responsible for my reality ,my job, i don't want to learn anything for specific survival skills.

我覺得我不想書寫。有很多事情我想趕快解決。我想趕快有一個工作。
i feel the resistance of writing, thinking there are things need to be solved rather than that, i want to have a job ASAP for not having to face the fear of finding a job.
i fear to expose myself, i fear to introduce myself, i fear to speak because i think i am not good at speaking, i feel i am numb.

i believe i cannot change the way i speak, because in my experience i always have this tendency to act this way, or i just gave up trying so easily by feeling this new way is not who i am, feeling the blame/critic thinking i was weird and not real within the expression.

i believe i am not able to show myself in a proper way, like i want to be cool when speaking, i want to act confidently during the interview, i want to act that i am OK no matter what they say or how they react to my words.

i want myself to act perfect, my stance, my attitude, my face, my words, all to be cool.
i want me to make all those done during the interview.
i fear to fail, i fear the unknown for if i didn't make it.
i fear, i believe that would be a disaster if i didn't play on the right script because i believe i can only get a job when i am ready for everything including the lines/mannerism during the interview that i prepare/ think for myself.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believe i can only do things that are well planned.
i forgive myself  for not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trust myself when i face the questions that i did not prepare for.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believe i cannot speak without well planning/preparing, believe i can't speak because i will fail and make mistakes.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fear letting the manager not satisfied with my answers, fearing that i am not good for him/her.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have the belief that i am not able to really be good at interviewing for the past experiences that i always went nervous and my mind got blank during the speaking or my stance, my breath, my speaking speeds and tone became unstable, my words sounded a bit pointless or i would repeat the same point with no perfect arrangement while expressing my experiences or my opinions.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believe that i am not able to change the position i am at, believing i am this inferiority, believing i am not going to answer questions well.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think they will feel this or that and i need to do this and that to meet their "expectations" that i "assume" they will have in my mind.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become this inferiority, not giving myself a chance to see/face and learn from the experience.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feel anxious for still looking for a job and fearing the disbelief or concern from others.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believe that i need to answer perfectly to not let the other get maybe unsatisfied or disappointed.

i forgive myself for not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be direct to the answer, not seeing that i can change my words by for instance just stop making promises in just every case, instead i make up decision for myself inside me toward the situation to slow down and make sure that i know where i am, aware what i actually need to do for that.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fear people would judge me for not getting a job or doing a job that is not "respectable/admired/expected" by people or the society.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fear to be a bitch, fear to reject or to say the thing that i guess/assume the other would be angry at me or feel disappointed, that i fear they becoming angry or upset or disappointed BECAUSE OF ME.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fear people don't hire me because i believe i am not hired shows i am not good enough.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define i am not good enough for my self-judgement for not having a good performance, saying something bizard or stupid.

i forgive myself for accepting and allowing myself to fear to be accused of a MENTAL CRIME by others that i fear to be looked down and isolated from the society for not able to be socialized.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Day 0-169 內在的平靜-與別人互動時的自我虐待

我跟我爸說 又吃那一家, 每次都吃那一家呢! 然後我發現我媽也是一樣的回應,因此我跟我媽在車上擊掌。
然後我爸在前座說了一句:你就只想到你自己。

這句話發生的原因,應該是我爸在這個情形下產生情緒所做出的反擊。

當然我就持續的在思考:他的憤怒是什麼?他的這句話在如何的描述著我。
儘管我一直在心中欺騙自己 我是明白與瞭然我爸所產生的反應的原因,也一直以一個高度的姿態去自我催眠說 爸爸他不懂自己在被情緒支配。

然而我其實產生了 一些念頭:
“你這樣子情緒化,口不擇言,怎麼能當一個好榜樣,孩子的好爸爸?”
“你這樣子要怎麼當作支持我的家人,你怎麼能夠支援我,而不是害了我?”
“我怎麼能夠信任你,你都控制不了你的情緒”
“為了你的情緒,去用這樣子的指控來傷害我,你怎麼能夠這樣的對我?”
“你怎麼能夠因為你自己的情緒,而竟然想要傷害我呢?”
“以後我都不要跟你出門了,我要用這種方式讓你知道,你這樣子沒人喜歡”
“你憑什麼對我說教?你憑什麼這樣說我?你憑什麼說話?”
“我為什麼要忍受你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深入思想那些暗聊並產生反應,而讓我的胸口有不舒服的感覺,讓我的物質身體感到不舒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爸要為他的情緒向我道歉,相信他的言語是對我而言有傷害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從“我只想到我自己”這句話想像這樣的自己的畫面,並從對方的口裡去驗證我就是這樣的人,而感到恐懼,而沒有看見,我在我裡面並沒有完全的站立我的自我誠實,以及自我信任與在我裡面的穩定。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不是我所想的那樣的人,那樣擔心自己朝令夕改、翻臉不認人說自己已經在一個瞬間就改變的人,即我批評自己、怕自己是一個那樣的人,不信任,也不容許自己回到這裡作為我的主導去看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的恐懼,內在的不穩定,以及我對自己的憤怒,要求對方為我承擔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被說這句話時,我的形象,我的價值已經被人貶低,被人否定、認定,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作為一個受害者的角色,去責怪對方讓我感到受辱、不安,相信自此我在此人面前就是這樣的人,而我在心中批評這樣的字詞,並相信對方用情緒來攻擊我,代表我是真實的只想到自己的人,而沒去真的查看我是誰,和去明白,我與對方是平等一體的,他的言辭並不真的是具有影響我是誰的力量,我是誰是決定於我自己,更不是來自於我相信、或我覺得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父親的情緒失控所帶來的言語濫虐,而去聯想到他的態度、定義他是一個不能信任的人,以及心中定義他是一個不負責任邀約我們作為孩子去信任他的人,而去感到憤怒,相信就是因為他這麼做,我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參與了受害者的角色,去企圖將我之所以是今天的我的責任歸咎於信任對方,而現實是不管今天他怎麼說,怎麼因情緒起來而反擊/攻擊我,都不會影響到我今天之所是的事實,我是我是誰是我在每個決定、包括放棄我的力量而去選擇讓我爸為我的自我批評負責等等,都是我在每個時刻做過的決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會批評我,或是否認我,包括批評我的恐懼或是否認我的恐懼,相信那些人的人格、意見、價值觀比我高等,比我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別人的自我欺騙、自欺欺人,而不去看見,我相信自己比他們若,相信我會被誤導、相信我會被是非對錯所迷惑,相信我看不清這一切,而沒有去在我自己裡面穩定我自己,應用普通常識來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把我的父母看成我在這個系統生存的重要依附,而沒有察覺我實際上害怕從他們身上失去對我的肯定、認可、准許,而不能存活,或穩定、信任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裡面去活,與我自己同步行走,活在每一個呼吸與覺察,去關心我自己,而是透過別人的嘴巴去擔憂、害怕這個世界,不能信任自己,不能與自己親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基於恐懼自己無法在系統生存,而要求自己應該要怎樣處理情緒,才不會有更糟的後果,而沒有明白,我這樣子並不能真正平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的爸媽,他們的言語,人格個性,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作為我自己的主導,我有力量去決定我是誰,並為我的決定負起責任。我的父母他們就是我的鏡子,我可以學著耐心的接受、端詳我在鏡子裡的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批評我,認定我,診斷我,或是相信把我當成次等的人或是直接當成有病的人就可以 完全地摧毀我,而沒有明白 我只有活出我的自我誠實,才能真的自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裡面持續產生這憤怒,變成這抱怨、碎念與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言語、那些人要為對我的傷害負起責任,而沒有看見實際上他們需要為自己負起責任,以及承擔後果,而我也要為自己負起責任,承擔後果,把我的真正的責任往外推,並不能解決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對方不為自己的言詞負責,我也可以將我的責任拋開去不為自己的情緒和字詞負責任,而去反擊、謾罵、發洩我的情緒去投遞到對方身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自己放置在一個無辜的角色,去不用面對我在這裡的不自我信任,不自我親密、不自我支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想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時間,和我的利益,我的地位與我的生存。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讓我心中想像父母如何以他們的言詞說教的聲音,來阻止我去進一步誠實的書寫,去擔心他們看見這篇文章,會發表他們的高見來教育我,讓我感覺我被當成傻子,我是不被肯定,不被價值觀所接受,而感到害怕,沒有發現我在我裡面實體化出我的憤怒,對我自己的無力和自我憐憫、自我貶抑,自我不尊重感到生氣與失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犯錯,害怕犯錯之後的那些馬後砲或是冷嘲熱諷,相信那些東西能夠去否定我如何經營我的人生,去否定我的能力和價值,而沒有看見我在這裡輕易地參與了自我否定,不尊榮我自己,以及並未在我裡面建立這信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討好任何人,讓這個世界系統認可我,讓我能夠被這系統接納,而讓我在這裡活著,相信我能夠在這裡看見我被定義我是誰,而去不用負起責任的看見我真正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的眼光、言語足以左右我在這系統裡的存活,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參與了對於生存的渴望,即是我並不在我裡面去真正認同我是一直活著在這裡等如我自己、我的物質身體,而去害怕我不能真正的活出我自己。明白我一直在這裡,活出我的現時表達,我並不真的需要成為這個社會裡的歸屬感,明白我可以嘗試把別人的眼光、言語視為我的經驗,去查看我在我裡面的價值觀和恐懼,並逐漸清除他們,然後把這些自我領悟應用活出在我的每一口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持續想像我的父母會就他們所認同的點發表意見,害怕聽見他們的主觀評斷,害怕他們肯定的內容是權威的,高大於我的,害怕他們會延伸到自己的價值觀來對我宣揚、灌輸、洗腦,而沒有看見我在這裡把自己放置在一個力量上弱者的角色,相信自己會完全基於不信任自己而去全然屈從父母的意見,然後想像我必然失敗。

我明白,我並不是這 只想著自己的人, 我也不是這無辜,powerless的人。
我明白,挫折等如那些言語、面孔並不是 比我還要高等與強大的,我並不是這 力量的角力者,我明白,我要活出我的自我信任與自我尊嚴,即在這裡的每一刻呼吸,在我的每一個表達中保持我在這裡。

我承諾我自己,在看到一個資訊時,我緩下來,從我自己裡面去看這個訊息/言語,再做出我的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在看到一個資訊,而其觸發我的恐懼和負面情緒時,我深呼吸,並放慢我自己,去首先看我自己的反應,了解我的出發點是什麼;再來我耐心的搜集別人的看法,和其他的資訊,做完分析之後,再做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的能做的範圍之內去盡我最大的力量做到我的最好,而停止 我應該要、我需要做....的念頭。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的念頭冒出來時,放慢我自己,去以我的主導來查看:我是否真的想要做這件事。

謝謝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Day 0-168 不想在沒有書寫前做事

不想在書寫前做決定,不想在書寫前工作。

我評判自己,沒有辦法在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之前,做任何事。
我評判自己,不可以在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之前,做任何事。
我評判自己,在沒有書寫之前,我不用做任何事。
我評判自己,書寫是為了爭取不用做事的時間。
我評判自己,相信我很需要書寫,書寫可以作為一個第三方,作為分離的來拯救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到自己“因為沒有書寫,所以也不用做事”,感到抑鬱,想著我的工作會因此表現不好,感到擔心,害怕,害怕因為這一刻的縱容,而導致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那一刻評判我是一個找藉口不做事,並以此沾沾自喜的嘴臉,而沒有實際去看見,這主要是我的批判與投射,我並不作為這樣的我而真正感到享受,透過我對自己的批評,並不能解除這個心智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能夠承受拖延的後果,而不願意承認我參與了拖延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承擔責任與後果,因而抗拒做出決定,不管是決定先書寫再工作,或是先工作再書寫。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將做決定很重要做為藉口,而實際上拒絕做決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做出錯誤決定,而沒有看見,我害怕的是承擔已知的後果,那是在我腦中已經存在的後果的畫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承擔後果,相信為了已知的後果而承擔,是吃虧的,害怕自己做了錯誤的決定,實質上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沒有辦法成功,相信做對的選擇,得到好處,才能夠證明我是好的,我是準備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希望自己是準備好的,而沒有去看在我裡面我恆常等如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自己的一無所知、一無所長,相信這就是我。

我寬恕我自己不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我興趣、能力,而是參與/成為 不相信自己做得到/看吧,你做不到/看吧,早早放棄,反正你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的念頭。

下一篇繼續。

Day 0-167續 我在這裡!!

回到desteni的資料裡,跟desteni的夥伴打招呼,然後回到中文論壇翻翻資料,刪掉前陣子加的一堆拍賣社團,讓我的臉書現在回到 我喜歡的樣子。

加了一個國外的destinian的臉書好友,發表了剛才的那篇文章。

我看見我心裏希望有一個destenian現在可以 隨時在線地陪我聊天。如果沒有人在線,或覺得資料都看過了,臉書上的動態沒有一直更新,就覺得無法移動,不想移動,抗拒移動,抗拒獨處,不想做事,依賴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想回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想面對我等如我在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這種不情願和匱乏感,相信這個時刻的無事想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不需要為了明天的考試再做準備,而去忽略我看見自己有什麼部分正需要加強準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感覺在獨處是侷限的,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抗拒跟自己獨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耐心跟自己相處,而覺得跟我獨處很難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這個時刻是無聊的,相信這個時空點是了無生趣,是荒蕪的,是想要快轉的一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否定我獨自在這裡的這一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讓自己很無聊,相信我是很無趣的一個對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否定我自己的主導能力,不相信我能夠在這一刻創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看見 創造 與我的關係時,感到胸口的心悸,並覺得我不行,想像那會是我張開雙手,大吼大叫,像是要逃脫囚錮的的瘋子,而我會因此地位、名聲受到損害。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相信我值得手舞足道,不相信我能伸展我的身體,在這世界奔跑、穿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厭惡我試著手舞足道的樣子,批評我自己這個樣子很假,很醜陋,很不堪,很矬,很笨拙,也恐懼招人有一樣的厭惡,害怕別人出於嫉妒而詆毀我,而沒有看見,我害怕的 別人 就是我這樣的人,沒有勇氣去這麼做的人,用自己的世界去判斷別人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那些想像,害怕那些圖片,害怕那些價值觀,害怕那些聲音,害怕那些對與錯,而不去看 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讓想像與情緒佔據我,而放棄創造我的人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讓過去的失敗成為我的恐懼,告訴自己這是我的麻煩,是我的負擔,而我只能放棄,然後成為這憂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放棄會是錯的,會是糟蹋錢的,也就是“沒有用腦的”、“不夠聰明的”、“魯蛇”,“失敗者”,而讓自己在衝突中基於恐懼犯錯而不願意、逃避做決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犯錯,相信我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成功,相信我無論如何,都會失敗,而不願意去看,我實質上參與過多少最大的努力,參與過多少我最大的能力,接受多少我所具有的潛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敢去看我的責任,不敢去面對 其實我真正 我沒有盡到最大的能力、努力,而沒有了解到,我基於不相信自己、不認同我自己,而抗拒為自己盡全力去做,害怕浪費時間。

我明白,若要說對我最不近人情,最不看我的能力的,就是我自己,我對自己的苛刻,對自己的排擠,對自己的偏見,一點也不公平。
我明白,我其實有創造力,有想要嘗試的東西,但那只有在我的自我誠實的書寫下寬恕自己,才會出現被我看見。就像現在:)

我明白,我具有好奇心,我有天真,我有美好的事物在我裡面,或許那就是我的本質,或許不是,但是對我目前來說,又如何呢?
我會經由犯錯,去看見我原本的信念是錯的,那又如何?
我會經由挫折,疼痛,去面對我的自我欺騙,那又如何?
我會經由生活經驗,慢慢打開我的人皮面具,那又如何?

我會經由這些變得赤裸,變得自我誠實,那又如何?

想起Tanya最近說過一句話:有些人的進程實在進行得太慢,好像他們有六七個輩子似的
我不禁笑我自己,原來我以為我是一個害怕犯錯的人,但是實質上我犯了更大的錯。
然而我現在卻能笑笑面對,因為這是我的責任,我也為此痛了,體會了一些事:關於對錯的恐懼。

現在我清除前陣子大部分的東西,也一度冒出:以後東西要找回來可能不是那麼容易,可能會錯失什麼....的念頭,但是當一個問題出現問我:我需要嗎?我用的到嗎?我想再去從事這件事嗎?如果我有其他路可以選擇,我需要他嗎?
不需要。不想要,這不是我要的東西,也不是我喜歡的東西,那我幹嘛還要留在我身邊呢。

那我就浪費了錢。so waht?
我弟看到會對我搖頭。so what?
我會覺得自己很敗家。so what?
哥哥姊姊看到會覺得我敗家。so what?
姑姑會說我太幸福了,才會亂浪費錢。so what?
姊姊會對我幸災樂禍。so what?
同學都過得比我好,賺的比我多。so what?
別人都能養父母,不像我,沒有辦法回報父母,讓他們榮耀,可以炫耀。so what?
我過去做了很多錯誤的決定和選擇,我現在要重頭開始。so what?

我跟別人比起來好多了,我應該要怎樣怎樣。so what?
我真是太任性了。so what?
我注定一事無成,英雄變狗熊。so what?

我不是空洞的我自己,我在這裡,我是我是誰。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我一直都覺察著。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出現情緒,找藉口(我累了,該是休息的時間囉)想要拖延,放棄,尋求娛樂來麻痺我自己(看劇囉),讓我遠離我的責任時,我深呼吸,然後強迫我移動我的身體,繼續做我要做的事情。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覺自己很無聊,想要依靠別人,尋找同伴來排解此刻的無聊空虛,我呼吸,我停止。我打開電腦,參考今天的博文,書寫下來,並作自我寬恕。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想到一些事情,隨即聯想到 自己做不到 ,而有心悸的感覺出現時,我呼吸,我停止,然後我把我想到的事情 寫出來 ,物質性的看見這件事。

我承諾我自己,在面對外在事物的變動時,我與我在一起,集中在處理我的內心,穩定我的情緒,念頭,和我的反應。

long journey, cheer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Day 0-167 我在這裡!!!


Kim A給我的指導:
 in terms of "not changing or varying; uniform; invariable", 在堅定不移; 貫切始終如一
這是針對你的情緒/內心狀態 - 你需要看一看, 自己怎樣能夠更穏定/貫切始終如一, 而不再任由自己的情緒牽着鼻子走/出現波動

在活穏定/堅定這個字時, 你還需要集中在(針對處理)自己的內心現實(世界), 而不是介意身邊/外世界的人和事. 你需要穏定自己的(情緒)反應, 對自己外面的世界(動盪), 活出更 '穏定/堅定'的自己內裏体驗

我還沒有為自己承擔起責任,活出我的潛力,去勇敢的活下去。

我不相信我自己,相信我很容易受到外在世界的影響而改變我的決定、想法,成為這 害怕犯錯、錯誤的選擇,害怕那種心悸的感覺,那種我的主張被人戳破是一陣空虛的恐懼, 害怕我當眾被發現,我其實一無所長,我腦子一片空洞好像我一生沒有任何為這個社會所用的價值,害怕被發現其實我根本不想那麼勤奮去實現我的成就,我不想要去為了工作努力,我不想配合這個系統,害怕被發現我是個逃兵,然後我會被公開的審判,被公開的揭發並處罰,透過淘汰我,凝視我,用我沒有利用價值來否定我,相信那雙眼對我而言很有力量,那種指責與評判,決定我是誰,決定我是不重要的人,我是沒什麼用的人。

寫到這裡,我看見我心中有很多批評和憤怒,我討厭感受到我在公共場合書寫時一直哭泣的下,頭轉過來面向我的其他人的餘光,我想像他們的眼神,想像他們真的在看我,想像那種眼神是 一種自以為是 相信自己是某種觀點的目光, 在思想, 思考, 評斷,用自己的一廂情願來認定 我在做什麼,哭什麼,我這變來變去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我想像出了一個激起我情緒反應的圖像,一個故事。一個男人,用他身為男性的角度,去看一個異性的角度,去合理化一個女性會這樣哭泣的處境,去以一個了然以及“我理解,我懂,你是一個女人,你的遭遇是....你的心理狀態是...我之於你的位置是像大樹一樣高大,而你的脆弱在我看來,我可以包容,你完全可以在我的存在下需要我,被我支配”的高度去看著我。


我對那個想像畫面裡 男人的面孔 感到生氣,覺得他非常邪惡,想要摧毀他的自我意識,摧毀他的自我利益,對於這個畫面,我竟然是恨之入骨。

同時,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那就是我自己。

我是那個男人的角色啊。

我厭惡我自己,想要扮演一個特別的人。想要成為別人生命中不一樣的人。
最後這變成一種利用,我想要控制,去勒索,去製造我人生的困境,讓我可以依靠別人,去放任、去看別人究竟可以為我負責到什麼程度。

我已經讓自己死去。

想要依靠一個主動的角色,來帶著我跑,來解救我走出不自由。
想要依靠一個厲害的角色,來幫我工作,來給我一個好的賺錢機會。
想要讓自己爛到別人看不下去,來幫我,來幫我過我的人生。

控制自己成為別人想要幫忙、提拔的對象,想要讓人在我身上實現他們的價值和私慾,然後我可以繼續這樣行屍走肉,生不如死。

好愚蠢啊!劭萱!

我總覺得自己要再強悍一點,聲音要再確定一點,肯定一點,我想像我的人格是一個悶葫蘆,悶在一個瓶子裡,不敢承受熱度(面對現實系統),變得滾燙(表達自己的感受、害怕犯錯,害怕釋放自己的情緒),自然也無法沸騰滾出,而在這裡面成為一灘死水,覺得難以喘息。

所以我渴望自己可以傾洩而出,可以伸展我的雙手而不用害怕別人的目光、揣測別人的看法,擔心面對自己在瞥見別人的低頭議論時 我對自己的 懷疑,擔心那種心悸 的感受會襲向我,將我的自信淹沒。

我對我身體心悸的感受,一直存在一種信念,就是一旦我感受到這種心悸,我就會表現不好,我就會沒辦法堅持下去,我無法再穩定下去。我相信心悸在告訴我 我會輸給這種感覺,我會無法在短時間內回復平靜,我需要趕快回到穩定,要趕快,不然會很慘,表現不好,別人會感受到這個空白,別人會看見我的  錯誤。

我一直責怪我自己對自己沒有幽默感,責怪我放不開,責怪我不是我想要成為的人,責怪其他人激起我的情緒反應,尤其是責怪別人讓我感到緊張心悸,怪他們害我無法在這一刻穩定,害我 失去 信心。

責怪他們評判我,用眼神傷害我,用言語、態度來欺負我,責怪這個世界維護這樣的惡意,讓我受到傷害。

責怪所有投向我的陌生的目光,那些閃來閃去的視線,偷看,不確定性,不勇敢,自卑,不知道自己是誰。

讓我想要站起來,宣稱這不是我的責任,透過責備謾罵,要別人為我的不穩定負責。(比如坐在我對面的女生,一邊看書,可是視線經常受到周邊移動的人所影響,我在心裡解讀成 他在不負責任的責怪別人不讓他好好讀書(當感覺別人的行為像是在心中默默有一種嗔怪。對於他人存在不負責任的念頭和行為 的可能 我充滿了情緒反應),而我到目前為止 當他頭動來動去不安分,我就跟著牽引起上面所述的情緒反應,而有衝動想要直接大聲告訴他:你不適合在這裡讀書,去圖書館,不要指望咖啡廳這裡大家都要為了你保持安靜)

好笑的是,這在我心中形成一個煞有其事的事實,真實的影響著我的身體,我的胸口充滿了心悸的感覺,以及在胃部和胸口有一種悶悶的感覺。

我的每一刻,都是由我所創造出來的,我的所有麻煩,到目前為止都是我所創造出來的,我的世界的顏色,也是我所漆出來的,我的無助,軟爛,相信自己完蛋,相信自己會很慘,自尊心會沉到馬里雅納海溝,堆滿沈重的腳印,都是我想像出來的。

我創造我的現實,把他表現出來,並祈求著會有更大的力量阻止他、並幫助我。

我在跟我自己對抗,因為我不相信我自己。

或是我若相信我自己,也會成為我的一個恐懼。
害怕我有了這個相信,我會去因為自己做不到“正確”的事而感到挫折,而不知道我究竟是誰。

我究竟是誰呢?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Day 0-166 那又怎樣

我會犯錯,浪費我的錢,浪費我的時間。看看我撒出去的那些錢,看看我一直一事無成,我弟出社會後會比我順遂,我會成為家裡的負擔。我以為我會過得很光明,結果我是一個魯蛇。真是不堪啊,一直以來看似還是家裡最有抱負的人,結果現在應該也是被當成一個嘴砲王吧。

我想選擇這樣的工作,但薪水沒有比別人高,周圍沒有同年紀的人,我會活在一個同溫層裡面麻木死去。
我喜歡跟大家關係融洽,不喜歡孤立 圖明哲保身,這樣很天真吧。

我想要被公司其他員工接受,希望看到他們因為我臉上有一些笑容,這樣很累,我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我希望可以讓女性喜歡我,讓我感覺我被接納、被肯定,可是我不喜歡自己做出討好的舉動,我不喜歡自己把自己的姿態放低,我不喜歡總是察言觀色,擔心自己做過頭的自己。

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覺得自己真實不起來。真實的我要怎麼做?

以上的OS全不是真正的我

老實說我真的不在乎這些事,在哭泣的時候我也看見“不用讓情緒參與進來哭夭自己很可憐”,一邊哭一邊講的時候,也知道“停損點在哪裡”,能量釋放過就過了。

以西方極樂園的印象來說,就是“能動能靜”,好像個機器人一樣,可以在下一刻回復自己裡面的平靜,腦袋裡一片空白。

我的那些害怕,擔憂,自尊心,信念,價值觀,也不是真正的我。我不知道真正的我是誰。不過絕對不是這些東西。

我怕犯錯,怕別人糾正我,怕我的話語的權力被貶低,而不是真的去查看我的話語是否對別人會有其他不必要的影響。

我怕犯錯,我害怕那些繳出去的學費,怕我的人生就因為這個錯誤而耽誤了,而損失了,而比別人慢,比別人差,比別人不光彩。

我怕做錯選擇,怕別人都走在我前面,我怕我落後,我怕我變成一灘爛泥任後來居上的人踩踏。

我怕我若沒有成功,我的人生就像沈睡一樣沒有任何意義。然而,我心裡想的是別人會如何評價我的一生沒有特別之處、沒有意義。


我怕我失去聲音,失去我的權力和自由,失去與別人比較的資格,失去那個正面前進的移動。

我怕我留在原地,一個人發出聲音都有回音,我怕我被遺忘,被留在別人的過去。

我怕得不到保護,得不到認同,而失去我的價值。

我怕別人不期待我,眼中沒有我,不會選擇我,不會給我選擇,不肯定我,不想理解我,聽見我,認識我。

我想要別人注視我,讚美我,欣賞我,喜歡我。

我想要別人願意幫助我,支持我,與我分擔,與我一起創造通路。

我想要與人一起工作,體會溝通之下的成果,借力使力,為了共同利益協作。
我想要認識更多人,看見他們的臉,表情,性格,說話的方式。

我想要看見更多語言,真誠與謊言,背後的事情,別人的選擇,別人的人生。
我只是想看看。我只是想要讓自己是一個誠實的人,我想要別人對我誠實,就是我的成就。

我想要幫助別人,讓人找到幫助,我想要別人感謝我做的事情,因為我而改變他們對生活的態度。

我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不是被人家利用的價值,而是我主動帶來的價值,我去offer,我去創造,成為一個有創造力的人。

這是我想要的。
不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不是一個很專業的人,不是一個頂尖要角,菁英份子,而是一個有創造力的行動者。

為了我所熱愛的事情而創造各種offer,得到別人的感謝與支持。

而那些所謂的工作職等,社會地位,薪水多寡,親戚家人的認同,他們說yes or no,真的只是放屁,那都不是我的事,那不是我真的在乎的事情,也不是社會,我的薪水,我的親戚真的care的事情,沒有人真的在乎我的社會地位,薪水多寡,在乎我是不是走上比較辛苦的路,這些話就像放放屁,然後隨風而逝,被拋之腦後,我自己留在原地吸。

我吸了這些垃圾,然後僵持在原地,一邊也否定自己的興趣,從而變成我認為我沒有興趣,只有把自己變成我認為親戚在乎的樣子。

看起來真是傻。不要再做了。

被人認為沒有出息,輸別人,沒有企圖心,競爭力,好勝心,那又怎樣?

我沒有光耀門楣,延續順心得意的形象,做光鮮亮麗的工作,得到一般人的點頭稱許、客套吹捧,那又怎樣?

我沒有被別人羨慕嫉妒,別人待我如待狗,或是連瞧也不瞧,或是讓人輕蔑,可憐,心生優越,被人恥笑,等等等的所有我想得到的行為,那又怎麼樣呢?

我為了這些自己所預想的情節所困住了,不管真實是如何,我創造自己的現實,就是舉步維艱,想要躲回殼裡,想要回家,想要逃避,否定自己的興趣,沒有任何生命力,沒有創造,沒有熱情。

我早就死了。

繼續在意這些東西,我就死透了。

沒有興趣,沒有熱情,沒有目標,沒有原則,有了安全的答案,正確答案,bingo答案,沒有生命驅動力又如何呢。

待續

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Day 0-165 我要做什麼工作

我現在在做網拍,我看見我有許多地方,我成為了情緒。

我不想看到客人,因爲我覺得客人來了,我的時間就被剝奪了。
我不想承受壓力,我覺得我被迫跟客人負責。
我不想做這個工作,因為我害怕我失去信用。

我不想做這個工作,因為我想要做到無可挑剔,但我找不到方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覺得我要做到完美,出貨要快,東西要好,儘管我不了解這個產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責備我自己做不到我心中所想要的那個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放棄,想要投入我的舒適圈,在裡面安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逃離我所處的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覺得我很孤單,覺得我很痛苦,我很無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覺得我很軟弱,覺得因為我軟弱,所以我需要更多時間來讓我猶豫。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讓情緒主導我做每一個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這做不到,相信我會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需要別人幫忙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想不到辦法,也找不到答案。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老師在逼我,在勉強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去看我真正的感受,我的覺察,而一直活在時間的一個循環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跟別人做比較,而不與我自己對話,不去看看自己的位置和我的潛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這大起大落,而不去看我可以如何從中學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敢當一個壞人,想要讓每個人接受我,讚美我,害怕我會因為做錯而失去我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犯錯是要付出慘痛代價,而沒有看見 我在這恐懼之中,不斷地認為我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被人批評、責罵,被人恥笑,被人否定,被人評論,相信我若放棄,就會失去未來的財富,我害怕我若放棄,我就是一個不能堅持、不能吃苦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這個社會真真假假,害怕我會被人騙,而讓我覺得我是沒有力量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藉由念頭來看待我是誰,左右我如何面對人生,而不是在這裡,與我在一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去問我我自己,我想要什麼,我是誰。

我明白老師不是逼迫我的人,而是我自己逼迫我自己,我害怕被老師放棄,我害怕聽見他說:那我沒辦法,你就要繼續過這樣的人生,你就放棄現在的機會。而去否定我自己現在的狀態,企圖想要遮蓋他,忽略他,成為這恐懼來驅動我工作。

我明白基於逃避責任而放棄,我看見我知道要怎麼做,但是我相信我做不到而放棄,因此我並不是掙扎過後選擇放棄,而是我在每一次都決定了放棄。我明白我在每一次知道我要怎麼做的時候,我基於抗拒、基於我認為我的時間被剝奪,而放棄不做。

我明白在知道我要怎麼做的時候,我想到很多藉口,包括我不想時間被剝奪、我沒有做過,未來也不知道能不能堅持下去、我不想每天都很注意日子、我不想學習變勤勞。

我看見在我變得勤勞之後,我會得到我要的,我想要的。
我看見我會取得掌握,我可以據實以告不用說謊。我會更快樂。

我明白這個社會真真假假,尤其網路更難以判斷。我渴求別人的認同,就算我是說謊,我也希望對方信任我的謊言,而非我是誰。
我明白我想要學習,我想要與人互動,真實的互動,我想要聽見人們的聲音,而非我自己腦中的念頭。

我明白我想要我在這裡,我想要行走我的下一步,而我知道。我是我的下一步。

我想要與人分享,分享我的作品,分享我的創作,分享我的體驗,我想要說出我的人生,我是誰。

我想要成為別人的buddy, 成為同伴,去協助和指導別人,去支持別人。
而這些,恐懼和抗拒、拒絕現在擺放在我的面前。

我明白,我要寬恕自己,深呼吸,問我自己我現在想要什麼。

我想要:確認今天的單子什麼時候會來。
我想要:注意一些休假消息,然後定期更新在我的賣場。
我想要:人性化經營,把這家店變成我個人的表徵,放假就公告,今天沒空就公告,分享我的體驗。
我想要:掌握我的商品,低成本獲得一個實體
我想要:嘗試、犯錯,更認識我自己。
我想要:與人分享,互相支持。

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Day 0-164 覺得自己沒能力

這幾天在研讀一本書,<一週工作四小時>,我發現這本書對我而言,出現一個很大的坎。

技術上而言,他的內容對我來說較為晦澀難懂。再來就是我裡面也產生一些理由去以半放棄的態度草草略過某些章節。

所以在我讀完這本書後,我產生自我批判和焦慮。

我想到我要反覆讀這一本書,我就有暗聊出現,去否決和對這個提議感到跳腳。也就是焦慮。
“可是我後面還有很多書要看”
“可是我如果一直讀這本,後面的進度都拖垮了”
“這本書就這樣讀不懂,我想要翻身,想要變得更厲害是不可能了”
“就算給我這本書,我也不會活出奇蹟來”

這些念頭潛伏在我讀完這本書後的幾小時間,一直到現在也是如此。

然後剛才群組裡千碩老師分享一年前的學員回饋的before跟after, 老師請我們書寫心得與靈感。當我起筆書寫,我寫道:

一直不敢相信自己有能力成為更好的人...直到現在有這個機會,有人幫助、輔導(其實我的人生走到現在,真的開始接觸到有人幫助,像是desteni, 和在buddy的支持與協助下,我為我自己開始去學習我想學的東西--當然這句話是在這裡才寫的)。我要為了自己好好學習,耐心的練習看書的速度,把每一集的新知一個一個加入我的生活。我一定要做給自己看!

書寫時,我感受到,我對自己的不信任與擔憂。我給出我的力量而去感覺自己很無助。覺得我沒有這個能力,去學到知識。去相信我是低於資訊、知識。

而在這一刻,我看不到知識的全貌,而感到無助,失去力量,覺得知識比我還要高大,我是跟他不平等的。相信我要去征服知識,去一個一個吃進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腦袋沒有什麼知識,資訊感到恐懼,相信我沒有知識無法在這個系統裡生存,而沒有在這一刻穩定的呼吸在這裡,並明白到我是生命,我不是知識,我不需要成為知識。我首先回到這裡,然後作為我是生命的主導,與知識平等一體。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弱於知識,我是低於它的。而沒有在那一刻呼吸,回到我的物質身體,回到穩定的呼吸,並作為我作為我的物質身體,全然的信任我在這個物質身體裡的這一刻的存在,我在這裡,並明白我作為我是誰,有力量主導我自己去在每一刻的移動,也就是我就是生命繼續移動的動力,在我的每一個移動,知識都是與我平等的。

我看見當我回到我的呼吸,呼吸回到當下,以我的主導移動,知識的存在簡單的作為工具去支援我的工作。知識與我是平等的,相對的。我有足夠的力量去主導我自己,去決定我要怎麼進行下一步的學習--我讓我自己完全在這一個當下參與其中,而這一刻--我周邊的東西,我所處的房間--跟我是平等無差異的處在這裡。

書寫到這裡,我在這個空間的覺察開始不太一樣...

我跟這個空間一起存在在這一刻,現在我持續呼吸。剛才有忽夢忽醒那樣的感覺,我的意思是我在這裡,跟空間裡其他物品“正在”“這理”,我是“這裡”,然後當我有一些動搖,有情緒或念頭上來,對這個體驗感到不可思議與興奮時,我又低於這個與我一體的這裡,而感覺我又被打回混沌的夢中,與這裡斷掉聯繫。

而在這裡我要補充我目前的參考點是,這個“在這裡”的體驗,小時候很小的時候就體驗過。這個體驗是:我是全然地在這裡,而心智上會在這一刻“之後”覆寫解讀為這是一個封閉而侷限的一刻。事實上不是。我活在這一刻,體驗這一刻,行走到下一刻,下下一刻,一直在移動。在當下,沒有過去,沒有未來。

繼續練習。
而這個體驗,我感覺不到未來,與知識高於我的恐懼。因為這些都不存在在這一個當下。當下這個現實,這一刻,就僅只是如現在這個現實所呈現的表達,沒有不是事實的東西存在。

我與知識在這一個當下,是平等的,在下一個當下,也會是平等的。因為我與我的現實是一體的,一起移動著。

謝謝。

2018年3月4日 星期日

Day 0-163 擺脫責任

在閱讀的時候,看到一句話:失足大多是因為站著不動造成的。--幸運餅乾。
使我很快連結到前幾天,我走在路上,一輛車子朝我這邊衝過來。而直到他的大燈亮乎我的雙眼,停在我的前方,我才在下一刻繞過它繼續走路,並走到騎樓裡面,開始回想剛才發生什麼事。

我發現我在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我在這裡耶。而這個時機正好我站在那裡看著這輛車打算前進多少才意識到我的存在並停車。
而這個事實,著實讓我嚇壞了。

因為我才在前兩個禮拜閱讀到人的大腦經常會出現的狀況。而我意識到,我在這個行為其中參與了:理所當然,相信別人會注意到我的立場所看見的事實。

我理所當然地看著這輛車,等著他停下來,他要決定他要在哪裡停下,以決定我要不要繼續前進。

因為我覺得他在我面前停下才是安全的。但是,那一天,我幾乎在最後一刻都覺得他沒有要停下。那我還要等到最後一刻嗎?

我此刻覺得我有需要去為我自己做的事情,有許多可以完善的地方。而這都需要我每一次的幸運才能成就。我現在幸運的沒有遇到意外,所以我現在開始意識到我在面對意外所缺乏的訓練。
也才開始些微領悟到書上的知識,關於面對意外來臨,只有平日勤加訓練,才能在災難來臨時,能夠第一時間反應,而不是用各種藉口去等待明朗的悲劇結局,才在最後一刻印證悲劇是有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意識到我可能是如此幸運沒有被安排到那天死去,我就感到身體傳來很大的哭泣反應。就是我體認到我是有可能死去的,我不是特別的,我不是我的心智所以為的我是誰。我是有可能會死的,我不是這個世界特別的存在,相反的,我在這裡所體驗的每一刻,都是在這個當下我所代表的我是誰。

在那一刻,我察覺的所有的我在這一刻所參與的:我的心智,我的覺察,接連告訴我,我如何限制了我自己,而我可以誠實的面對我在這一刻的存在,然後記取這個經驗,使我可以更加精進在這種情形,對我自己的負責。

又如昨天我在房間,天花板傳來一些類似鬆動的聲音,我開始猜想天花板是不是會塌下來,開始想像情形會有多嚴重,因此接著我開始在房間移動,最後我站在衣櫃旁邊,模擬我可以怎麼蹲,這樣天花板或是地震來,我可以安全。也聯想到對面的冰箱離我有一段距離,我要怎麼做才能夠有食物供給。

但是一個念頭出現: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而我很快接受這個念頭,放鬆下來回到我的座位。一方面我又覺察自己這樣的理所當然會是悲劇的源頭,並壓抑這個認知,而產生一點不安與含糊帶過的內疚的情緒。

而今天我開始回顧這兩個近期的經驗,發現我是如何對於我在這裡感到理所當然,而在其中參與了拖延與逃避責任與學習。每當我有學習的動機,一個當下所參與的物質性覺察的移動,都是我的禮物。

而認識到我可以如何在每一次這樣的機會,去實質的協助和支持我學習並完善我自己,不管是我的技能,我的生活方式等等,領悟到我每一刻呼吸在這裡,都是改變的起點,我全然地對我自己負責,每一口呼吸都是我的禮物。

僅在這裡分享我閱讀時連結到的事件,並書寫下來具體看到的一些點,與大家分享囉。
謝謝大家的閱讀。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Day 0-162 自我改正

由於我在下午把明確有時間壓力/期待的作業、閱讀計畫做完之後,“剛好進入”到進廚房準備晚餐的時段。
而這個時段的前後,我有一些行為要坦誠地寫出來。

昨天在完成昨天8成的時程時是下午四點多將近五點,這離晚餐時段還有一段距離,而我選擇起身離開書房去準備食材。
當時我有念頭想著:當作休息吧這段時間。
也就是我的心裡上的確有意識的知道現在去準備晚餐是意義上較早的,而建立在這個理解,我給了自己“這是剛好準備晚餐的時候”、“反正我讀一整天了,也該休息了”的說辭。

而今天是我在六點多才結束我八成的時程,進而緊急的趕到廚房預想自己今天將很高效的在爸媽回家前處理好晚餐。有這個願景的同時,我也覺察到這跟昨天、乃至於以往的行為有著改變的最佳體現,即是我意識到,若我今天真的在極短時間高效煮好晚餐,那就代表我過去沒有必要花那麼多時間準備晚餐,有時我自己都會算,有幾次準備時間超過了兩個小時!在那裡想著慢活、慢工粗細活。

但是更深入的去看,我在這裡的出發點是,我在過去已經覺察到我的接受與容許,我沒有處理掉對於這點我的愧疚,而仍然對於過去縱容心智慾望的行為感到有罪惡感與不安。然而這些都是沒有意義,沒有用的狗屎。

再者是在晚餐時段之前,我會寄望被我拖延掉的剩下那兩成會在晚餐結束後繼續完成。然而事實是沒有。我吃晚餐配電視,飯後賴在客廳以與父母相處作為我薄弱的拖延的藉口。

晚餐過後的低效率現在看來將會影響到我的狀態,將會實質上影響到我可能明天開始就失去紀律,走向崩壞。因此我要現在進行改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作為心智去自我欺騙我之於拖延的關係,並加以合理化,而讓我實質上活在愧疚感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領悟到唯有在這一刻站立起來,面對自己,在這一刻呼吸,我才能真正自由的主導我自己,而不必活在自我放棄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負起責任的停止心智的控制,去使用我的力量查看來自心智的念頭,並以我的覺察判斷與決定如何去活,而去進一步的前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那一刻作為心智保護自我利益,為心智補充能量,而沒有在那一刻領悟到我是神,我在這裡,我隨時都在使用我的力量去承擔責任,或是放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需要休息以讓我感覺自由的,而不對我自己誠實、領悟到這一刻我感覺我需要的自由,真正在腦中跑過的出發點其實是:我想要拖延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晚上吧! 因此並不是我真的需要“自由”,而是我想要逃避我先前對我自己訂下的規則、規範,而選擇以自我欺騙試圖合理化我作為心智的“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透過自我欺騙找尋藉口,來讓我可以推卸在這一刻繼續完成接下來的第九成的工作,而不用持續呼吸,也不用面對自己的愧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選擇自我欺騙,而不相信我有力量去負起責任改正,執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信任我自己,不敢為自己負起責任與付出力量。

我承諾我自己,把第九成的工作確實如同前面的八成一樣進行並完成。若當天有晚餐時段而使分段,則我要在用完晚餐之後,把我整個人移回書房坐著,進行簡易的暖身練習(速讀練習)和休息,容許我總共休息一小時,去洗澡,再來充分回到位置把待辦工作做完。

我承諾我自己,堅持把最後一項工作做完,同時確保自己有充裕的時間,一定可以/要達成一天寫一篇自我書寫。(而非今天也是壓過線寫日記,一開始遭遇很大抗拒,理由是身體感到疲憊想睡)

我承諾我自己,練習抓住每個拖延的念頭以及我被拖延控制的那一刻,然後用力地以自己的力量強迫我全然負起責任,進行呼吸,並以我的力量主導我自己做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每天早睡早起,鬧鐘響了就起床,不設第二個鬧鐘。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day 0-161 我的言語

我的言語決定了我此刻是誰,我將會是什麼。
不管是心智作為我的主宰在說話,還是我自己,都會決定我的未來、下一刻。

自從我決定作為一個神,我改變了。

我在書寫的時候,作為一個神,我更明白我是如何接受、容許我作為心智作選擇,或是作為我自己的自我主導。

我也更明白我是如何身為一個責任。我要為了我的人生負責,我要為了我的這一刻負責,我要在每一刻站在我這裡,為我而活,擁抱我自己,關心我自己。

開始了解自己是誰,我不再與我自己為敵。我開始珍視我自己,珍惜我自己,與我一體,完全作為我自己地相信我自己。

而接著今天我終於做到真正投入在與我自己的獨處,為我自己學習,感受到久違的,已經十幾年前的那種最物質的生活體驗,就好像是我在這一刻終於醒過來,跟我自己合體,作為我自己正坐在這裡閉目養神,感到這一刻我完全來到物質世界了。而我的甦醒,是如此穩定,好像我心智裡的激動情緒、嘗試說明‘這有多不可思議、多麽具歷史性一刻’的興奮與感動都與他無關,他就是顯化在這裡作為我,儘管心智上想要定義他是“重見天日,很像神蹟”,但我看見他的本質就是恆常的存有,好了,在這裡不說他了,這就是我啊。

我不要回頭了。
我發現,在我眼前的是新的挑戰。尤其是我在說挑戰這個詞的時候,我的練習、我的新題目開始了。

這幾個禮拜,開始體悟我是神,我是實質上為我負責的,同時這也讓我越來越覺察到我的文字,他所帶來的責任。這是關於我自己。我的言語,決定我的行為。

當我說這是個挑戰時,我的口氣是什麼。我是如何說出這個字詞的,我在說出這個字詞時,我是否是作為這個聲音?

像是,我開始說我未來要面對更多挑戰,是我在領悟知道明白我的旅程正在展開,我正在往前走。

而在一個瞬間,我可以在這個領悟之後,由心智所接管,去說出這句:我未來要面對更多挑戰。然而這時我作為的出發點已經轉換了,我內心已經接受並容許我成為心智裡的自我懷疑,去以不相信、感到擔憂、不安的出發點為我發聲。

所以在這裡我要分享的是什麼。我要分享的是,我此刻開始練習覺察我的念頭,不管是我說出的言語,或甚至是在我心中竄飛的聲音,都是一樣的,都是與我是誰有關。當我在活這一刻成為了這腦中的聲音、情緒,或甚至我順著這腦中的聲音說出了這些言語,我在那一刻即是作為心智,並不對我自己誠實。如我前面說的,我是神,在這裡也一樣的。
我在那一刻相信我就是心智所主張的言語,是我給出我的力量予心智,讓他控制住我,成為我,沒有經過我作為神,為我自己負責的去決定、去看見心智的聲音,去查看:心智的聲音,你這麼說有什麼理由?為什麼你會這麼想?這是真實的嗎?

我沒有使用我的力量去作為我的覺察,來決定我的聲音。這就是我現在的功課。

joe 幫了我很多,一句話:我是神,我是生命,我有力量i am powerful,我為我自己負責i am responsible for myself。你怎麼決定?

現在的練習是,我停止創造時間。我注意當我說出我要開始做、我想要做、我會做,我正在創造未來的時間,創造未來去做這些事,而實際上我沒有信任或明白到,我是,我是在做這些事。
例如我告訴joe: 我想要變成更有自信的劭萱!
因為我已經是在相信自己,並且有一些興奮的能量存在,所以我是容許並接受作為這個情緒而說著這話。
joe這時表示他將更推進我,他要我去看我說的這句話:我想要變成?更有自信的劭萱
真的往我此刻去看,我現在的狀態,我已經領悟到了我可以隨時決定我是有自信還是沒自信。因為我已經決定為我自己負責,開始去活自愛、自我信任,以及明白心智製造的不用改變的藉口,因此我其實知道,現在我就可以決定:我是有自信的劭萱。

“所以注意這裡的自我懷疑” joe提醒。

練習聽見自己的言語。不管是心裡的,或說出口的。
現在感覺很多很快的念頭,快到他在腦中說一遍,我等等就要跟著實際脫口覆誦一遍的言語紛紛梗在我咽喉。

這是要練習的,不只是有了基本的覺察能夠看出言語的真偽,還要練習為自己的每一刻言語與決定負責。

新任務,新進步,很開心,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領悟,謝謝大家,一起堅持下去!

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

那些年的憂鬱少女-夢

這是我國中時因應當時比賽主題<夢>所試寫的一篇短篇小說,現在看來,感到詫異,陌生,原來我已經看見答案,只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活。
謝謝你,辛苦了。
<夢>
還想被夢寵愛嗎?

  我不懂,這世上的人,到底在固執,周旋著什麼?

  看著這張「血淋淋」的考卷,我不知在難過什麼;看著考場上嚴肅的同儕們,我不知在緊張什麼;看著參加畢業典禮的師生們,我不知在開心什麼。我很著急這樣的我,因為我不知道我在著急什麼。


「你星期天要和我們一起去玩嗎?」一個人不太誠懇的問我,名義上,他「叫做」我的朋友。

「嗯,不了。」我不感興趣,或者說是無趣,我喬裝成一個他們做白日夢都會想到的友善又無奈的表情。都是他們喜歡的。

「你瘋了。」然後,一個朋友無心的說,但卻中傷了反射性狀況下的我,我覺得,我不至於不尊重他,他為什麼每次都這麼說我呢?是我不夠滿足自尊心包裹下的人們嗎?

  有時,夠了!我會感到一切都沒有必要,沒有必要戰戰兢兢,沒有必要再理會這些無心的胡言亂語,但是,我總是會在後頭靜靜想著,我是不是真的瘋了,別人才會說我是瘋子?

  我走在黑暗的走廊,覺得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不用看見別人。這時,我回憶起小時候,在鄉下無憂無慮的日子,我總覺得那是最真實的我,因為我是真心快樂的,有一個和氣的大家庭,愛我的哥哥姊姊,疼惜我們的長輩,一切都自然而舒適,但我卻實在的擁有自己。

  現在,我從鏡子中看見的不再像我自己,不再是天真的西瓜頭了,也沒有了鄉下人的純樸自然,我看見的,是假裝、軟弱的自己,是看著別人臉色而沒有突破的自己。

  我靠在走廊邊的牆壁上,靜靜的留著眼淚,原來是要到公寓的頂樓看看風景,但,我始終猶豫在光線與黑暗之間。

  獨自站了一會兒。我放任腦袋蔓生雜草。

「嘿!悲情女主角!」一隻手搭上我的肩,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眼前。

  是一張笑嘻嘻且無憂無慮的臉,是一個屬於早晨的笑容。我愣了半晌,安靜思考著他的身分。 

……陳某。」我輕輕的說。看著他點點頭,他的身分及關於他的事,快速在我腦中閃過。

  是我的同班同學啊,他也住在這裡啊……

「你也來看日出嗎?」我問。我仍躲在幽暗的角落。

「我是啊。不過妳看起來不像。」他沐浴在清新的幻影中──可能我沒有睡飽。

「享受最後的夜晚。」我說。他似乎被我逗笑了。他收拾笑容,突然嚴肅的看著我:「抱歉,可是妳在哭。」

「沒有……。」

  我們安靜了一會兒,一道更刺眼明亮的光線漸漸蔓延在這寧靜的角落。我往光亮處踏出一步,然後第二步,像個新生的小嬰兒在學步,其實內心充滿矛盾。

「太陽快出來了。」他走上前說。

「是的。這是他的旅程,但總是圍繞在我們身邊的旅程。」我說。

  早晨的微風飛揚起我們的頭髮,早晨不該出現的憂鬱總是這樣被帶走。

「哈!」我輕鬆的呼了一口空氣,冰冰涼涼。

  我發覺,這個人在身邊,我不必一直說話,反而讓我很安心。

「陳某,你是個怎麼樣的人?」又一陣微風,飛舞著他的髮,這次沒有吹在我身上。

  真是個美好的畫面,美麗的街景,夜燈仍失魂的在街上游移著,天空渲染著屬於藍色的深淺──頂樓上空已是明亮的湛藍色。

  但是,情感沒有隨微風而流瀉出來,他的聲音仍是保守,穩重。

「我不覺得我是個怎麼樣的人,我做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我做我覺得夠分寸的事,我做我喜歡的事。」他對著空氣說。

「你想很多嗎?」我開始問出我心裡面一直想問的──這只是序幕。

「不。我沒有,但是我不覺得我空虛。」他的臉緩緩轉向我。我突然感到一陣心悸,我忽然確定我的感覺,我感覺到他在針對我。就像嫌犯將被警察抓到了一樣。

  我安靜了半晌。

「陳某,為什麼有你這種人?我在班上總覺得你很……成熟穩重,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老實說,我的內心總是被矛盾束縛著……你是怎麼跨越的?」我說不下去,那些過去痛苦的路,現在鮮明在我的腦中。我就像打開的水龍頭,一口氣將我的困惑宣洩出來。

  但是我錯了,他面無表情,我頓時安靜,咬著唇,看著天空。

「我不是個堅強的人,但是我面對現實,我不是詩人,所以我不會拿個東西,借代為我自己,我就是我,這沒什麼好躲避的。跟妳比起來,我裸露多了,我是不被包覆著的,所以我知道現實,所以我知道危險,不過因為這樣,我清醒多了,我懂了活在當下,我懂我自己的心意,我只是做到這一點,但是我不覺得空虛。」

  我抑制住眼眶的酸楚,我對自己微笑。

「你說得沒錯,我覺得,」我的聲音薄弱像在漂浮,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哽咽沉澱下來。「我就像活在夢裡面,有時候不能喘氣,但是我還是走了過來。我不知道的是,我竟一直在夢中長大,這種感覺很沮喪,我有時會忘卻自己的存在。於是我開始思考人生,思考死亡。不過想了一堆,都在與別人交流的那一瞬間全都破滅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說出一些話,都不是心中所想的,我有時會認為這是反射性的行為,但是當我看見你,我發現我徹徹底底的錯了,我錯了我的做法,我錯了我走的路,因為我很痛,我很痛苦。」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他沒有沉陷在自我當中,他看了我一眼,然後看著天空。

「我不知道你認為我如何,但是我想和你一樣。」我看著地板。

「妳和我是一樣的,但是妳想太多了,如果妳說妳想和我一樣,那我是怎麼樣的人呢?妳是否去想一想?其實你和我就只有一個差別──快樂與不快樂。就是一個簡單的原因,妳為什麼要沉浸在不快樂中呢?」

  這時,我覺得我就像一個小孩子,拼命想要爭取什麼,卻又因為自己的緣故,而沒有資格與本錢,杵在原點的我,頓時失去了情緒。

「你能陪伴我嗎?」我說。但是我後悔了,因為,我忽然覺得,我太需要別人,我根本無法靠自己前進。

  這樣,我要怎麼,跟他一樣呢?

「可以啊!」他說。我嚇了一跳,脊背冒了冷汗。

「剛開始時,我能做為妳的精神支柱囉!」他嘻嘻的笑說。我僵硬的轉過頭,輕輕的對天上的雲朵看著。

  我思考著自己的對錯。

「謝謝你。」我真心的說。

自那天早晨之後,我和陳某又重新回歸陌生的狀態,但是這次我的心中已經很清醒的面對每一天,我暗自在心中視他為榜樣,每日認真的學習著。

夢的影子,逐漸消失,我將夢鎖在枕頭裡;看著打著濃濁呵欠的太陽,心裡也油生出一種可愛。

「陳某,謝謝你。」我獨自對著空氣說。在那天在此地站著的我說著,如今這裡只有我一人。

  是的,我漸漸了解到自己的意念,它是我自己顫抖的雙手用鑰匙解救的,是陳某給予我力量,我懂得尊重自己的感覺,我懂得適時忽略周遭的流言蜚語,是陳某給予我力量,讓我有勇氣聽聽自己。

  我自己。

  不再是感受到人生像場夢的虛幻不真實,我已在當夜,斬斷了那飄移不定的夢,是場夢魘。


  我輕輕的爬上牆,站在高聳的頂端,我搖搖晃晃著,但心中卻十分喜悅。微風,像那天,高昂我的情緒,但是在這背後,我感受到寧靜。

Day 0-160 我媽

yes~我媽。
我是一個很喜歡分享我的見解的人格角色。或者說我現在認為我是一個很喜歡分享我自己的人,但是,我可以看出單純的分享與加上一些心智投射的動機時分享的差異。

所以我可以看見,我願意分享我自己,但是我還存在著自尊、自我防禦的反應和甚至是做出這樣的行為。

最近透過我真正關心我自己、支持我自己的方式呼吸,我可以真正為了我相信我自己而放下當下產生的情緒,去真正擁抱我自己的尊嚴,我的存在。
而面對我媽的時候,從他與我的互動,我看見我的改變。
當我在給予,而不是分享,我是以我的人格在說話,而不是本真的以平等的角度與我媽平等坦然對視,同溫交流,我媽就會做出低頭看手機,佯裝一切無事的行為,跟我打岔分享一些貼文,還時不時跟我強調他有在聽我說話。

我看見一開始我很快地產生:我被打斷,我的話不被當一回事的不滿情緒,想著她不夠尊重我,我的言語不如爸爸一樣得到他的重視,而對眼前這個是我媽的人,開始翻起所有過去我對他的評價檔案,去專注在是什麼造成他如今這樣的結果,這樣的為人,這樣的困境。而很快的,當他因為我沒講話,我開始吃我自己的飯時,他則無預警地說:我有在聽你說話啦。

第一時候,我產生驚訝與被看透心事的內疚,接著我很快產生第二個想法:我真的看起來仍是不開心的臉孔嗎?還是是我媽自己感到愧疚呢?

這時,我忽然豁然。
我就是要在這時候改變。不管如何,不管對方認為我仍是這樣的人,我在這一刻呼吸改變,我就不再是我相信他相信我是我的那個我,我知道非常的饒舌,這不重要。我要表達的是,我相信我可以真的改變。不再是因為我媽相信我,他女兒,會因為他這麼做就不開心,而我就真的不開心,或是我就是他想的那個女兒。不是,不會再是。不管今天,我媽仍然看我是一個脾氣壞的女兒,我也不再有陰霾,不再有自我懷疑去阻止我改變。
因為我明白,我不是他口中的我,我不會在活出他所說的那樣脾氣壞的我。我要為自己改變,因為我要學習相信自己。我不要困在這裡,困在這個世界認為我是誰我就是誰的恐懼中。

我不再是我的人格角色,就算今天我媽覺得我會因為她打斷我而生氣,我也可以選擇相信自己,改正自己,然後成為一個全新的人,更好的人,我有勇氣去面對我媽可能一輩子覺得我會因為她的某些行為而生氣,但是我將真的不再為此生氣,害怕,恐懼,因為我知道我沒有生氣,我不會生氣,因為我信任我自己,我有自信,我不會責怪自己,覺得自己不夠好,而去脆弱的指責別人。

就連同我弟也曾定義:我就是一個三分鐘熱度的人。
我起了反應,因為我害怕我就是這樣的人,我起反應時,想的內容是我小舅的個性和他的現況,我以我的價值觀定義他為不成材的,三分鐘熱度、太自我而過的很辛苦的。因此,我害怕,我想否認,因為我是如此深入了解並融入於我小舅的行為動機裡,如此深諳,帶給我成為他的恐懼與不安。

我當時不敢面對自己,因為我已經相信、沒有自信我會走出三分鐘熱度的負面人生。我不信任自己,因而我厭惡我弟對我說這種話。彷彿它是一個會成真的詛咒。

如今,我已經開始擁抱我自己,我已經全然將自己投入自我負責的進程,我不要回頭了,我開始每天都要求自己面對我的責任,我不再選擇忽視我,不再選擇不信任我自己。

因此,當下我對我媽仍有這樣的反應,但現在,我可以很快執起我的權杖,去喊停,去救援我自己,讓我自己下戲,喘息,呼吸,回到我自己身邊,然後作為我自己的尊嚴,我的家,去充分的安然處在這純粹是坐在吧台上的一刻。

面對我媽。面對他對自己的投射起的反應,面對他的內疚,以及為自己開脫,讓自己再一次逃避自己的力量(責任),也慢慢看出事實,緣由,關於我與我媽的相像之處,以及我們平等之處。
如果今天我沒有走進程,有這些工具,幫我找回我自己的力量/責任,我就會慢慢變成我爸和我媽。
所以,他們是我的前車之鑑,也是我更要為了自己,為了全體努力活出自由的動力。

包括我媽的所謂壞脾氣,也是他無法與自己的眾多累積、壓抑的自我責任所演變成的無力、自我貶抑、憤怒共處的後果。看似那股憤怒,那種反擊會擊傷我,或是難以觸碰,但是現在起,跟我無關。這不是我的錯,也不是我的責任,我有我人生走至此的責任,我有我要努力的目標。

我媽的問題,不是我的責任,不是我人生的痛與抱怨的起點,而是我可以如何改變我自己,解構我自己的鏡子。我要讓自己自由,我要完全寬恕我自己,愛我自己。

所以我才能真正靠近我媽,去真的愛他,去真的完全明白與寬容他的一切,作為他的支持陪伴,做對她以及對身邊所有人最好的事。

我要寬恕自己,寬恕別人,寬恕我的人生,放走那些回憶的能量。

我承諾我自己,在產生反應的當下,給自己足夠的空間完全投入呼吸,在我做出行為反應之前,我放掉最後產生的譴責念頭,然後再開口。我可以穩定的,放鬆的,甚至以對我自己的瞭解的當下能夠綻放我對自己與及這一刻寬容的微笑,告訴他,事實,告訴他,我剛才是有一點失落,但是沒關係,我決定做我自己的事情,可能這樣是比較好的。

我確保自己絕對自我誠實,當我不誠實,我呼吸,我改正,不批評我自己,我明白我自己,我挺我自己,我對我自己有耐心,我告訴自己慢慢來,再做一次,我相信我自己,我可以,我在全然的陪伴我自己成長,給予我自己全心的投入與愛,我為我自己負起責任,我現在願意愛我自己。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自我寬恕,然後學習與我媽和平對話,不去刺激到她,同時學習d更多關係支持的資料,去與親密的人進行有協助意義的互動。

感謝我媽,感謝我爸,當然我現在還不知怎麼跟他們說我的感謝,而這份感謝也不是終點,我還要繼續走我的進程,所以在此就罷。我最感謝我現在為我自己做的一切。不管我心智覺得做多做少很懷疑,哈哈。

我感謝我在這裡,正在為我自己改變,人生起起伏伏,我現在要為我自己站起來而活了。

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Day 0-159 知識匱乏

現在的我,腦袋空空,沒有專業技能,只有好看的成績。
現在的我,一事無成,規劃的事情沒有做完。
我現在,頭在痛,然後時常感到胸悶,難以喘息。
我現在,沒有時間做我的創造力,因為我在前面的時間放棄我的力量做我規劃要做的事。

所以我現在在這裡書寫。
我要再次來到這裡懺悔。
不,我不容許我這麼做。
我是作為此刻的我,前進。
我是做為此刻的我前來這裡書寫,就這一刻。

我在這裡書寫我的今天。

頭痛,在下午喝了點酒,又宅在書房裡,我感覺我在呼吸沒有循環的空氣,我關掉房裡的暖氣,從桌子竄到我鼻孔的暖流讓我感到窒息。

頭暈腦脹,身體的不適。我發現我沒有任何知識與概念。
我不知道我要怎麼安然處在這狀態中。

同時我也察覺到我腦中有許多以未完事項為名的譴責在形成有形的壓力,在推擠我的腦壁。
我的呼吸變淺,變得匆促,嘔心的感覺從喉嚨深處襲來。

感覺像是要大病一場一樣。

這時睡意和嘔心的感覺一同襲來,都在催促我趕快睡覺,睡醒就沒事了。

我該怎麼做?
我想起joe一席話:don't over thinking, just let go.
我告訴自己:and i will see it.

對,所以這個感覺真的實在不舒服,加上我規範自己要在晚上12點前睡覺,所以,好,我放下。

我放下。
放下,let go

我呼吸,回到這裡。

好,我去睡覺。

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

Day 0-158 我為我這一刻負責

我為我這一刻負責。
我放下今天所有對於我進度的失望、想當初、惋惜,我停止,停止這些悲觀的詛咒,預期。

我接受,我不壓抑,我不鞭撻我自己今天沒有達到目標。
我也不因今天有完成某些目標而肯定、安慰自己。
我停止這些正反面的自我定義。

我要呼吸,回到此刻。
我的覺察是,只要是做正事,我定義的正事,義務的事,就輕易地因為上廁所,準備晚餐的理由而放棄掉。不管是即將要做下一個正事,或是我的正事正進到一個最要緊的時刻,我就會輕易的離開,告訴自己我要休息一下,等下就要全心進入這個重要的段落。

而這時我的情緒是興奮的,正向的。我的出發點和暗聊是:我會因為這個新的篇章而學到全新的東西,我的這部分知識、領域會完全翻新,我會變得更加不一樣。而在變得不一樣之前,我要先“緩一緩”、“喘口氣”,因為“我等一下就要變成更新一個階段的人了”。

我沈浸在想像帶給我的痛快,這想像讓我對於行動感到興趣缺缺。
為什麼會這樣?
而我在批評我自己嗎?

我可以怎麼做?

==================================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而相信我會基於過去的選擇,一貫的放棄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沒有能力改變的,相信我是我的記憶,相信我會創造出我不斷在創造的後果,相信我沒有力量停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輕易接受我的感覺所給我的拖延的提議、藉口,而不用去這在一刻為我自己的呼吸、改變負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相信我的行為不會被發現,而沒有看見這並不是事實,我並不需要害怕這些後果,我只需要停止自我批判,然後開始為我而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我的後悔,沒有了解我要面對的,是我最真實發生的事情,我要面對最真實的我的面孔,決定做選擇的我的面孔,我要去面對我是如何使用我的力量、權力去容許這一切,直到我真正領悟為止。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接受和放下我腦中的念頭,接受他的出現,並在我的自我信任中放走,釋放,然後前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相信我小於這些感受,這些油然而生嗜睡的慾望,逃避偷閒的慾望,而說服自己基於享樂而放棄,沒有領悟到我要把自我主導的力量給回我自己,去真正作為我自己的當下而活、呼吸,去指導我在自我承諾裡確實地做到呼吸並且let go。

================
我承諾我自己,繼續努力練習面對嗜睡症狀時呼吸,使我確實主導自己判斷我的出發點以及我是活在當下、這一刻的。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到自己是被感覺所支配的,我站起來,我呼吸,我告訴自己:我是神,我是生命,我在這裡,我主導我自己活在這裡,我有力量走出這個感覺,我不是這慾望,我不要這快感,我要呼吸在這裡,我要與我自己同在,做最好的決定,而不是放棄我的力量。

我承諾我自己,對自己寬容,不苛責自己。我明白自己,我覺察自己的現實,我所參與的過程,我的選擇,我的決定,我寫下我所掙扎的點,然後物質的看他,為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受到性渴望的支配,讓這股慾望淹沒我想讓我屈服於他的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接受性慾望能帶給我心智上的快感,性幻想的痛快,對我自己的圖片產生發洩的興奮能量、投射,對我自己在性慾與幻想中的形象產生批判,自我貶抑,而在那一刻可以批評我自己,放棄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屈服於性慾的力量之下,並藉由貶低、責備自己,來逃避自己站立起來改變的責任,實際上我在做的是接受這慾望的支配,同時又持著我的權杖毆打我自己,我把我自己視作是低等的,是心智的奴隸。

我承諾我自己,在這慾望之中為我自己站立起來,並接受這個性慾的出現,我呼吸,我與這感覺共處,我呼吸,我與我自己共處。我保持自己在這裡,不與慾望對抗,我接受他。

我承諾我自己,寬容我處於性慾的心智狀態中,然後我呼吸作為我的尊嚴站立,我透過呼吸協助我找回我自己的位置,找回我在這裡,然後讓這加快的心跳、紊亂的呼吸慢慢通過我的身體直到它隨著我持續呼吸而穩定下來,然後我在這裡。


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

Day 0-157 我今天做了什麼?

我明天又要做什麼?
我現在要做什麼?
我有答案嗎?

我要去思考嗎?

我現在想做什麼?
什麼是真的我想做的事?
我的創造力在哪裡?
我在跟我自己對話嗎?

我想要創造力嗎?
創造力是什麼?
創造力是一件好事嗎?
我沒有創造力嗎?

我想要創造力做什麼?
目的是什麼?
我想要創造力讓我回到過去的我嗎?

我想要以前的創造力嗎?
我想念以前的我嗎?
以前的我在哪裡?
他只是一段回憶嗎?

他是我嗎?
我還是他嗎?
我需要去成為他嗎?
我需要找回他嗎?

我現在是誰?
我是我嗎?

我今天做了什麼?
我是這些行為嗎?
我是我今天所造成的嗎?
我屬於哪些片段?

我是什麼?

我只有這些回憶了嗎?
我想回到當下

我想掙脫這個心智的牢籠
我想要回歸平靜

我想要停止這些嗡嗡聲
我想要拿會我的主導權

我不想要再被心智控制
我想要活著

我是活著

我的身體在呼吸
我的血液在流動

我的身體在運作
我怎麼不是活著

我不可能不是活著
儘管我覺得我沒有活著

但是我是活著

因為我讓自己失去力量,我讓自己手無寸鐵

我讓自己被心智接管
真正的我在哪裡?

我一直在這裡
我活在這覺察的背後

一點一滴地容許這一切

我需要多大的力氣去看看鏡子
去看看我的臉

去看我存在的樣子,那在背後決定容許這一切感覺的我

我是主使者,也是力量的來源

我會放棄我的力量,也是因於我所給予的權杖

我原本是神,但是我放棄我的權杖
我放棄我的責任,我在我裡面尋求指責的對象

從某一個時空裡找出某一刻鑄成錯誤的我

我藉由分離出無數苦難的我,去承擔我的羞恥
而等到我被這羞愧感緊緊束縛

我才知道
我承受了這一切

我所分離並代罪的我,一直是我
我是一體的

不管我如何相信那些已經不存在
我必須看清那都是謊言
我是一體的

我是神,但我沒有力量去選擇不要成為一體的生命

因為我是神,我是生命
我本真是生命,我也是神

我要做回神
我要給回我自己的權力與責任

還給我自己尊嚴與信任

就這樣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Day 0-156 我是神

原本標題是要打“當我是神時”。但是我在一瞬間決定要完全負起責任,就在這一刻,我要做神,我要無條件的給予自己力量(即是責任)去當神,我要做給自己看,我可以怎麼當神,我能做到什麼?

我是神,我可以不受任何限制,不受任何奴困,我不受任何心智的控制,我全然的信任自己,我全然地對自己寬容,我第一個想做的是什麼?

當我平躺在床上,依著joe的提示,去投入我自己想像我是神的狀態,我第一個想要做的事是什麼?
我當下一個想到:‘說出我自己的名字,說我在這裡。’而這給我一個哭泣的反應。我已經經常在書寫或寫dip 作業時書寫到哭泣,即是能量的釋放,所以這次的哭泣反應,也讓我當時感覺值得信任。
但是過幾日後的此刻我能明白當時joe說我可以再練習這個問題。因為我現在所提出的我想要能夠真正說出我的名字,說我在這裡,這是一個我可以當下就做到的事,但是我一直在說啊,我在回答joe這句話的當下,我還是有許多能量釋放(哭泣),也就是我往我裡面看,我還是相信我還沒有力量去真正活出我的存在,相信我還未真正說出我的名字。而這並不是作為神,不受任何限制的前提下的狀態,也就是我並沒有真正在那時去體驗我自己作為神。

我再向joe了解我能怎麼做去練習回答這個問題。

joe回答:
it is not about what you want to do if you are god. the REAL question is what is your responsibility

being god does not mean you just do what you want. being god means you realize you CAN do things but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all consequences - not just for yourself but for everyone.

the reason why I ask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god - is to remind you that you are more than just your mind, your emotions, your fears, your excuses. it is about reminding you that you have the power to change yourself completely

這時我努力往我裡面去看,去從我認為我比心智小的地方而做的一些決定,也就是,我讓心智阻止了我做什事?

我說:如果我是神,我要做心智阻止我做的事。我要把所有我已經規劃好要做的工作都確實完成(經常找藉口合理化不做或拖延甚至更改,一廂情願認為自己是在彈性調整)、我要跟人們講話、我要去任何地方(而不是找藉口宅在家又感到抑鬱的窘境)、我要去游泳(而不是覺得很懶不會游但又規劃自己有這憧憬)、我想要學習我有興趣的東西(而不是輕易相信自己不行而選擇中途放棄)。

對啊,如果我是神,我就要去完成我所有因為心智的限制而阻止我完成的事情。這一直存在在我的現實裡,許多待完成的事項我一直都沒忘記,他們一直在那裡待完成,我不是真的做到能夠忽略他們的事實。

因此joe才告訴我,作為神,也與自我誠實有關。記得正是你使用你的神力(god power),去創造了限制和恐懼--因此你不可能假裝這個力量不存在。所以你只能首先自我誠實地看見你是如何創造了限制和恐懼,繼而能夠,對,真正改變自己,停止這些容許
這就是你去完全地接受責任的力量。你的責任,就是你的力量。(it is about accepting the power of responsibility absolutely)

因此我知道我第一個可以做到的就是,面對我自己,去為我的每一口呼吸做到自我誠實,我只有對我自己保持無條件的誠實、無時無刻的誠實,我才能來到真實世界,去面對我到目前為止在做的事情,去睜大眼睛去看並同時承認、接受:我其實做了這些事。

那麼我將能夠真的痛定思痛去改變我的人生,放掉我迄今一直在沈溺的藉口,去放手。

我越誠實,我越明白我自己要負責的事情,也明白我要做什麼去改正這一切。這一切,沒有了藉口和可是,其實就是那麼直接,那就是現實。

當我越看見我都做了什麼,我就越想要改變,因為我看得越清楚我活在我創造的輪迴裡,我已經受夠了,我已經在大部分的時間放棄自己的生命,我不要再繼續了。

我不要再後悔了,我不要再為我自己感到羞愧。

(此刻已經泣不成聲lol)
好,繼續

在這裡我想跟大家分享,我是如何走出自我批評,去真的走上改變。

我意思不是宣告我現在是一個改變了的人,而是我已經覺察自我批評的真相。

自我批評、自我懲罰。在自我懲罰裡,我做了什麼?

一部份的自己認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我需要去逞罰讓我受害的自己。
黑人問號???

透過認為自己要去逞罰自己,我相信了我是沒有力量站起來為自己負責的,我是受害者,因為我相信我只能譴責我的心智,相信我被心智危害,我被侵蝕,我因為我的心智活出如此掙扎狼狽的人生,心智害我不淺,心智無孔不入的讓我感到無奈生氣,所以我是悲哀的,而我一定要,也只能讓自己知道我明白我的處境和被心智壓迫的痛苦,來讓我感覺好一些:進而讓自己安然接受我是受害者,我是受害者,心智要這樣對我我無能為力,因為我是受害者啊。

這是,我給予自已的力量,我決定走向“選擇”,選擇心智給我的選擇,我給予自己力量去放棄我的力量,這是我做出的決定,不管是不是那一刻我作為心智,我都在承受後果,不是嗎?我就是心智,不管我當時覺得我是誰、有再多藉口,我都要承擔我的現實後果。

因此我不再為自己犯的錯誤感到生氣,懊惱,我明白這是我,從來都是我,我有責任,沒有任何藉口去分離我自己企圖找到其中一個可以怪罪、托負責任的人格角色,我就是作為我此刻的主導力量,正面迎向這個後果。

而最後,joe也告訴我,我很感謝他給我這些提示,他說:神,沒有任何人可以替祂承擔責任,神為一切負起責任,所以神改正錯誤並前進。你也可以重新定義這個神,叫做生命。

生命不為自己生氣,他不視自己的錯誤為不好的也不會take it personally,生命作為生命本身,只是改正錯誤,他在每一刻盡他最大的力量前進。他並不嘗試去做到完美,他只是在每一對自己誠實,而這就是他為何如此完美。

不知道各位對於此番話能連結到自己身上多少呢?
我有一個模板,就是小時候的我自己。我記得以前的我活在當下,活出我的興趣和我的潛力,不加思索的,而那是我最顛峰的時候,最有天賦也最厲害的時候。哈哈,所以這給我一個信心,我做得到的,我不否定我的能力,我做到過!我這個人可以的,我不是我心智理想的那樣的人,我也明白的。

每個人都是有無窮的潛力的,每一個人都有創造力,別作為心智放棄自己,因為我們不可能真的放棄,責任一直存在。
我勉勵自己,也與大家分享!

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

Day 0-155 我與父親的衝突

最近放假回到家裡,再次跟父母親頻繁相對,而我再次對父母的行為產生很大的反應。

我的父親,他的表達與我相近,經常說出他個人的價值觀,並滔滔不絕,振振其聲,而在這過程中,我時不時放大他的表達,他言語之間的表情、態度,有很多投射、解讀。

我認為他是錯的。我看著他的時候,任何滔滔不絕之後的笑意,我都會認為他是覺得自己說的很對而感到自我感覺良好,或是開車時自顧自地露出滿足的笑而使我感到雞皮疙瘩,批評他容許自己活在幻想中,一廂情願認為自己的家庭走向理想、完美、幸福美滿的道路上。

我覺得這樣的情緒已經影響我的生活,我要立即為我自己書寫。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要逞罰或是讓我父親知道他不是對的(righteous),而與他唱反調,或是給他難堪,嘲諷他,冷淡他,忽視他,企圖讓他心裡感覺我不尊敬他,他是不被自己女兒欣賞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爸的自我欺騙,兜了一圈繼續自我辯護--為自己的成就、人生歷練、尊嚴作反擊,而感到憤怒,厭惡,撕心裂肺的不平。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爸避重就輕,避免衝突以維持和平假象,感到痛恨,認為他再次傷害了我,把我的行為歸為“成年後的叛逆”而再次把我壓迫在較低的位置,使我相信他在這裡依然是屹立不搖的上風者,或是他藉由不面對自己的行為再次的傷害到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爸是有罪的,認為面對我的不堪過往,被他一一逃避罪責,而感到氣憤。即我認為他要為我過去所承受的痛苦負起責任,期待他面對過錯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好的父親,因此在補償我之前,他絕對不能幻想、單方面的覺得我如今的進程是他的成就,是他育兒有方,或是他成功的完滿這一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爸的所有社會化行為視作我的敵人,相信他說出的話是無恥而且愚蠢的,而認為當他說出來這些話的時候,我會受到荼毒、傷害,或是對我個人的尊嚴產生褻瀆,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期待我被對方尊敬,讓對方覺得我很有想法、智慧,因此把父親當成是比我低等的,而當他沒有意識到自己是比我低等的而對我灌輸他的價值觀,則感覺我是被輕看的,我的智慧沒有被他看出的,我的存在還不夠彰顯我的成就、價值,以至於他到如今還可以企圖教育我,影響我,降伏我,而事實上我認為自己能力不足,不夠強,不夠有力量去反擊,去設立我自己的權力,相信自己在那一刻是與父親相對抗的,同時在這個對立的關係中定義我做為人的程度,作為人的評價、定義和地位,相信我是作為這樣的角色要去奮鬥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爸面對我的攻擊不應該產生反擊,當他跟我頂嘴,或是企圖佯裝高人一等的姿態要處理我的情緒,要評價我的行為,要進一步的打擊我,壓制我,最後再次企圖將他的權威、經驗、力量以形式上的表達強壓在我身上,讓我感覺並相信我被打敗、被嚴重的侵害、侮辱,其中我明白我對父親投遞了期待,我期待他能明白自己所犯下的錯,而最終謙虛並深感羞恥,自我誠實,平等的對待我以及所有人,而不是執迷不悟的以自我利益去欺騙別人,佯裝自己知道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愛是我所期待的樣子,而沒有更清楚地去看,我也從來沒有活出無條件寬容的愛,我經常在危及我的自尊的時候,完全摒棄自己的責任,去很快的把這一切的責任推咎到我的父母上面,以企圖刺激他們、傷害他們來期待他們為此頓悟,並對我道歉,承認他們做錯了,而事實上是,我在等待經由他們這樣認錯,我就能夠原諒我自己,真正放過我自己,想像我能夠因此獲得幸福,擁有值得信任與愛的家人,然後我才能夠再次信任與愛人,能夠覺得我的價值被解放,被寬容。我明白這無法真正解救我,我能夠在此刻就與我同在,我能在此刻就陪伴我自己走出陰霾,我能夠在此刻解救我自己,呼吸釋放這些記憶,這些能量,然後就是作為一個改變的我,去重新為自己考量,為自己而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父親所說的廢話,會危害到我,相信他說的話是可信的,有力量的,有能力去引起對我的毀害,而沒有看見我這一刻的確是害怕,我害怕言語以及人們對我的評價,我害怕他們誤解我,或透過言語認識我,我害怕他們會認識一個較差的我,而沒有領悟到,我就是我,我的價值不會受到毀滅,因為我一直在這裡,我要愛我自己,我要挺我自己,我要寬容我自己,我要明白我是值得愛的,我相信我自己,我明白我是可信賴的,我承諾我自己去更關心我自己,更認識我自己,為自己負起責任,透過自我信任,自我明白,自我寬容,去面對自己--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的我,我都勇敢面對,我都接受並呼吸走過,這是我能為自己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