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Day 0-99 我在意別人是否與我不對等

今天心智狀態一直處於算計的模式裡,一有人找我說話或是幫助我,或是我顯露出“溫和”的語氣對人,別人有了看起來正面的反應,我就產生正面的感覺(feeling),對我自己的行為與存在有了肯定。

而在下課的時間裡,我要維持我有自己的事情做,可以感覺得到我在說服我自己投入偽裝,自欺欺人的投入。我定位我自己就是在班上不健談的人,甚至我在任何陌生或者不利的場合,或我認為不夠“溫和”、寬容的環境裡,我都不必付出“投入”的努力。我安於處於獨自一人,貨是被動,這使我的處境處於最邊緣的安全,其實這並不會帶給我安全,只是我個人太過畏懼被拒絕,或是被利用。

所以只要低於我最畏懼的這兩者(拒絕,利用),其餘不利的後果或是處境我都會自欺欺人地度過,來壓抑我所承受的尷尬與痛苦。

在放學的時候,我在班上的朋友從他的位置走過來,拿了一包餅乾給我前面的同學,以及一包海苔。我開始注意他接下來的行為。我看見他並沒有一樣與我分享,我頓時聯想到我以往是如何對他大方,繼而聯想到人際關係我所理解的樣貌,認為對方是基於他對誰“比較有好感”而來做分享,因此我是弱於其他人的“用處”,我沒有足夠的利用價值,所以我不吸引人付出,儘管我認為我有付出,但是可能已經變成雞肋可有可無。

立即我的穩定開始瓦解,變成緊繃的偽裝,我的心智敏銳的觀察接下來對方的行為,並判斷為對方對我的態度。

我看見我走出教室,對方並沒有走過來,也沒有任何表示,我有了:我並不是重要的,我是次等的,相較於另一個朋友,我不被選擇。的念頭。

我走回教室察看對方是不是還在教室,動機是要讓我看起來“是有伴的,是在等人的”,而且我還保存一份狐疑,想要再確認對方是否並沒有忽視我就離開。因為我並不真確的相信與採取我那短暫的判斷。

教室裡沒看見她們蹤影,我感到尷尬與怕被別人認為“我被拋下”而立急欲下樓離開,一路上我感覺我的嘴唇顯露出我的短處,感覺我的嘴唇暴露出我的局迫與偽裝/壓抑/隱藏/尷尬,因此我不時收我的下唇,收下唇又讓我覺得“動機外露”,因此我又會刻意放松,深呼吸一口氣。我經常是如此的循環,過往遇到人際關係上的窘迫就是會出現針對嘴唇的問題。

在行走時我不時產生“我個人的價值低落、我被拋下的事實、我總是被遺棄”的結論,並且是因為我“總是不慍不火,冷淡不夠熱情、沒辦法勉強自己面對聊不來的對象不感到壓抑”
所以是我自己不敞開真誠,一直以“照顧、貼心、溫和”的假面待人,才會讓我總不是同學們會選擇的選項。這是我在心智與記憶裡的總結。

我在意別人是否與我不對等,是因為我認為我壓抑自我“相較與好朋友聊天時的開懷與自在,與同學總是客套而使人厭煩”的真實情緒,而且付出“制式化的關係裡的情義”,因此“我應該有在你們之中存在的價值”,我應該要被你們顧慮,應該在我所欠缺的社交上面被你們所連帶擁有照顧。這樣對我才公平。

當我得不到我所提到的需求,我產生“我的付出根本就不被考慮,我還是輸在別人的虛情假意”的念頭,認為我是受害者,被利用而且還被別人暗自不安。我篤定對方也在內心出現“拋棄我”的選項,而我的另一個念頭:”因為另一個朋友對他的幫忙也很多,所以我才會沒有得到一樣的禮物“,這延伸我的另一個暗聊:我平日的付出從來不是對方所要的,因此我的壓抑與偽裝完全帶不了我的安全和好處。

沮喪在我裡面形成,也萌生”做我自己“的想法,動機是:反正我知道我怎麼難受還是會被拋棄,不如不要掙扎,還可免去尷尬與不堪的痛苦。

這是一種逃避所帶來的沮喪情緒,連同我在面對我內心的低落以及看見別人與我相形見絀的得意與快樂,我會想到:“我要呼吸”而帶給我一種逃避的滿足。

我的室友也常使我“思考”我們之間的對等關係。
我認為我對他們是出於“禮貌上”的慷慨,面對看見他卻將慷慨“回報”給班上“比較優秀的感覺,帶有正能量與良好的社交位置”的同學時,我看見我被遺漏,我專注在我相形之下被遺漏的事實。

我一樣的認為那是因為我沒有利用價值。面對室友對別的同學的輕快語氣,我認定那是“他為了擁有穩固的朋友關係”而付出的“趨炎附勢、虛情假意、迎合偽裝、害怕寂寞”,對於室友發出這些言語,我特別的敏感,甚至會激起我的心悸與心智反應,儘管只是不斷重複的暗聊:不敢寂寞、偽裝、假、可憐、迷困、哈哈哈真可憐,等。心悸可能是在於我短暫的感到不公平的失落和不滿,或是那正是說到了我所認定我不足或是我所需要的回報的態度與內容。而這建立在我在知情他正在“社交鞏固關係”的前提下一直的聆聽,竟是在這樣的對談裡得出我所認為我應得的“反應和對待”。這是我的不甘心和延伸出我的輕蔑、忿忿不平與對他人追求歸屬的行為的鄙視。

鄙視的行為是因為都是我沒得到的,我得不到的,因此我透過鄙視來通通以“我”在拋棄的角度,使我欺騙我自己的自我懷疑與失落、難堪等情緒,彷彿我能在下一個瞬間重生,轉念成為凌駕於這一切“迷惘”的存在,彷彿我了解並不參與這一切的追求與渴望。

我關注於與對方的不對等,無非就是我不願意成為次等的輸家,我不願意沒有收成反使別人因我而感到優越。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