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Day 0-127 我創造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新認識的人的邀約,聯想到我過去所認識的人也是如此,而我沒有透過呼吸放下我的不安,而是同時聯想著“北部的人就是這樣的性格”來企圖使我理解、判斷這個情況,或是使我做出決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新認識的人猜疑,並且抗拒成為“被騙的”、“被傷害的”、“被愚弄的”,而沒有了解到,我不願放下被人當成愚蠢之人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被愚弄是對我的地位與價值有關的,即是我接受並容許我在與另一個人士的關係裡是我高於對方的,我較對方安全的,即是我接受對方聽從我、信任我、被我愚弄,而不接受我相對地被愚弄,相對地變成較劣勢的位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想像我被人利用、欺騙、輕視時感到心悸、胸口疼痛,而這個反應/感受與我想像我要與素未謀面的人相會時相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不能處理好這個狀況,我會是讓人擔憂的,而沒有了解到,成為我的擔憂的是因為我在心智裡浮現我過去的行為模式,屬於我成長經歷以來深受影響的習慣,那些我所容許的、抗拒與不願意重溫/看見的、那個我定義為失敗與自卑地表達應對,而我如今抗拒面對、選擇、決定去與他們會面,顯示給我看我仍然存在對自己的不滿意,我仍未接受自己、欣賞自己,改變自己,釋放過往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了解到,我害怕被人傷害、恥笑,事實上我已經相信並接受並實行不尊榮我自己,不欣賞我自己,爛虐我自己、持續壓抑我自己,當我一聯想到過往我的行為模式,我在做的是立馬接駁到“我是誰”的狀態裡,定義和想像我會再次的實踐那些不堪的、失敗的行為,然後再次被人議論、訕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放棄相信我所投射出去的、對自己的惡意,那些我容許我對自己的輕蔑以及不願親近,變成我堅信他人就是如此看我,演變至我一生容許我自己抗拒再次出現、再次做出一樣的行為,恐懼看見我再做出一樣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親自見面是不必要的,而沒有了解到當我這麼對自己說時,我在某種程度上是為了告訴我自己而這麼說的。而且我更沒有領悟到,我真確就是在逃避面對我對自己的不信任,我不親愛我自己,以至於我認為並相信我所表達者皆會帶來負面的後果與反應。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呼吸,並且向我的buddy尋求更深入的解構方向。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