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Day 0-128 如何進步

自從開始投入desteni的研究,我沒有懷疑過這個選擇,以及檢視我是如何的投入。

平常我僅只是隱約的查看到有些人並不會將自己完全的投入進程,而我一直看不明白,我這裡的“看”表示我未曾深入地看見其他人在做什麼,我像是:他們都在躊躇什麼?喔管他的。因此我沒有花太多注意力在這個現象上,最多就是找個理由解釋他們的選擇:因為他們在拖延,沒有別的。

而今天我跟desteni上的人真實的見面了,我聽到一個destinian說他對於desteni還是半信半疑的狀態。我聽到這裡很詫異,因為我沒有預期他是這個狀態。在此之前,我們分享彼此的自我寬恕,我沒有想到這個可能。

所以我聯想到,OK,那麼我如何再次看那些遲未走進程的成員呢?他們也是半信半疑嗎?為什麼他們會半信半疑呢。以及那為什麼,我就從沒有懷疑呢?

有什麼在阻礙著我?那是恐懼,我恐懼我一直對自己問問題,因為我擔憂我在滿足我的心智,我擔憂我在懷疑自己,我擔憂我走入心智的圈套,然後我並沒有為自己解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我正在比誰還要出色/優秀,並想像對方正在懊惱我正在追上他、或是超越他了。而沒有了解到,這並不是真的,這是我自己投射出去的畫面。事實上我本質上並未真的比他優秀,因此這只是我自己心智的判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我是被人承認、被別人認可的優秀/成功,其中我可以看到事實上在發生的是我渴望/需要得到認同,需要從別人的認知中去肯定我對不對,錯不錯,是否優異於他人,是否錯於他人,而沒有了解到我並不願意慢下來查看我自己,查看我裡面的成長、改變,去看見我自己的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欺騙我自己我並沒有渴望成功,即是我欺騙我自己並沒有渴望別人的眼光,渴望別人讚美我,而不用去改變我自己,改變我去讓我開始接受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領悟和了解到,我基於自己的視野去尋求認同、同時我也要求別人應該做到如我一樣的位置,否則我便不願意去理解/認同。這是我自己接受我自己不用去考量、認識其他人的經歷、背景,而寄託我自己的慾望和情緒反應在我自己的目的。因此我並未實際看見其他人的需求,而選擇以我自己的慾望/自我利益去看這個世界,那麼我就不會真正達到我的目的:透過別人與我的相同而來肯定我自己。因為實際上我以我的角度,是看不到有人與我相同的。事實即是如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已經不必再書寫下去,而沒有慢下來面對在我裡面的自我欺騙,即是我產生了對書寫的抗拒,而想要草草結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認為我是對的,基於我被他人肯定我的書寫非常誠實/實用,因此我是優異的,我是正確的,我是領先其他人的,我是認真勤奮的,而沒有停止並領悟到,我仍然未停止、放棄去接受高於他人的力量,我享受著肯定我自己高於他人進而定義我自己的人格,嘗試藉此認識我自己、為自己找到定位和我的力量。

我明白我此刻必須慢下來進行書寫;此刻的煩躁顯示我無法繼續但也無法放下這個書寫的進度/程度,在我定義裡已經接受並承認書寫是一個有價值的東西,他等價於dip pro免費補助的條件,等價於我對於我有否書寫的安慰藥,因此當我煩燥時我傾向於趕緊交差了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我是一個誠實的人,事實上在發生的是,我已經把誠實與“成功的好方法”連結在一起,給予他正面的能量去讚美我自己,認同我自己,並以此作為我的理想角色。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身體感到煩躁、疼痛、不適時,停止自我寬恕,進行呼吸,或是充分休息之後再回來繼續書寫。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到疲累時,我停止書寫,並且停止發佈,持續做深呼吸,直到我回到物質穩定,或是我的身體不再疲憊。

-更-

OK,今天回來重新看這篇文章,的確給自己適當的時間去休息,是必要的。在昨天的體驗裡,確實地感受到物質身體已經不能再支持意識穩定的運轉,思緒開始晃動,一閃一閃的斷訊,在我的胸腔有急而且重的力量引導著我的上半身軀幹向下解體,讓我想要趕快關機。

所以我只能確實的承諾我自己:趕快去休息。
所以昨天的主題是探討我在改變的過程裡,我如何正向的定義了自己。
我看到我的穩定,產生了懷疑和不安,同時也有驕傲和優越感。我懷疑自己,以讓我有安全感;我驕傲放大自己,以讓我重新理解定義我自己。

所以我已經很清楚看到我的心智想要什麼。我想要理解我在做什麼,我感覺我失去了對自己的掌握,我遺落了解讀自己行為的節奏。而這發生的原因與事實就是:我減少了在心智中的參與,轉而增加實際行為的改變。

因此,我要承諾我自己,重新給予我的心智存在的工作,停止用心智去定義我自己,轉而給予心智一個新的功能:分析的工具。透過我的物質身體同時拓展我能做什麼(身體力行),配合心智拓展分析的潛能。

因此這將是一個新的方向,而我現在也已經看到了他可能的問題,但是這個我預設的問題,同樣是我“現在”的恐懼:我恐懼我誤用/誤解了心智與我一體的關係。但,不要恐懼犯錯,也是我新的課題,現在我領悟到的是:嘗試吧!拓展自己的常識,然後開始創造吧!

-再更-6/23

再看一次我的書寫,發現我仍然自欺欺人…
我是不想面對她們沒錯,因為我害怕要面對自己所自我厭惡的部分,我的自我膨脹的自信,是我自卑下所需要/祈願的產物,實際上我產生這些自信,是因為我需要這些自信,而不是我真的,欣賞我自己,肯定我自己。
這樣的自信是與我分離的,他是肯定不穩定的存在在我的能量裡:因為我想要擁有它,想要它一直在我裡面,在這個出發點,因此我不是這自信,我跟這自信不是同等一體的,甚至這個自信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