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Day 0-151 我的憤怒

我對我的新室友,也是我的高中朋友產生很多反應,現在在寫下事發經過的過程感到抗拒。
我先在此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放上作業的內容,而在這一刻我可以不用去面對書寫與室友衝突過程的抗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再寫一次與室友產生衝突的對話過程是很痛苦的,而這個痛苦決大部分來自感到無聊、麻煩、艱難,而沒有去看我實際上正在想要逃避面對我與室友的衝突,因為那個體驗被我定義為傷腦筋的、很糟糕很棘手的,而這樣定義這件事情給了我自己藉口與理由去拖延解決這個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企圖欺騙我自己,假裝這個念頭快速通過可以忽略,並在這忽略中一同忽略我正在悄悄進行拖延。

好,現在我承諾我自己,去面對這個抗拒,我在此主導我自己,在我的呼吸支持下寫下我與他衝突的經過。

他:你電鍋那樣放是故意的嗎?他下面卡住了。
我:我沒有故意。放的時候卡住了。
他:喔喔,我想說下面卡的很緊,我弄不開,以為你是故意的。
我:恩。打不開我回去再弄好。
他:嗯嗯。

另外說明所有我會起反應的理由/藉口/分心的理由:我們之前在賴上打字吵得非常“激烈”,而那時他不僅再次說我剛愎自用,也指責和篤定的指控我吵他睡覺是我故意的,加上我也已經定義,和對他產生情緒反應,認為他說話很衝,表達能力很差又自以為是,所以任何他表達不明的舉動都會讓我起反應,使我開始不悅。

因此這裡我想要為我自己解構與寬恕兩個部分,一個就是我的痛點:我被說剛愎自用對我的意義;另一個是我對他的成見,我已經接受和定義他是我認為的表達能力很差又自以為是,而容許我對他產生反應,這一部分會以上面的對話內容進行解構。

第一部分:“我被說剛愎自用”對我的意義
在這裡我即遇到很大的抗拒。深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認為剛愎自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接受對方指控我剛愎自用,即我相信他們是錯的,我才是對的,因為如果我去接觸他們的指控,我便會看見我不夠好的地方,那我將不會再認為我是對的,而我將會感到我整個人都是被否定的,我會是被放棄,沒人要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有人反對我,不認同我,而一旦我也接受那個人對我的指控,我將會完全地失去支持、價值,我將會失去我的尊嚴,我的存在的價值,我的威嚴,我將會如幽靈一般成為空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成為幽靈,害怕自己不在這個系統存在,因為我相信並接受我自己的價值在於別人是否認同我,我接受我自己成為一個人基於我要靠別人的認同我才能確定我所做的是好的,我才是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再次被說剛愎自用而感到憤怒,並認為對方只是故意這樣說要刺激我,要打敗我。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到我在這裡仍產生反應,並明白我仍然存在對自己不信任並尚未解決問題,因此我對別人仍可以毫不猶豫地指責我一樣的問題而感到痛苦。我參與了對自己的批判,在那一刻為自己沒有“儘早”改變以致此刻被人加以攻擊、諷刺而感到抑鬱與憤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輸給別人,害怕我代表失敗,害怕我註定會被人如此諷刺挖苦與冷嘲熱諷一番唾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會失敗,接受我最後會失敗,並主導我去走向我所定義的失敗,也就是我長期選擇裹足不前的狀態,並與我的幻想極性兩面前進產生巨大的衝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並認為我應該要盡我所能去改變成為一個狂暴的施虐者,利用我的權力與力量去蹂躪、糟蹋那些質疑我與在爭執中打擊我並得意洋洋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對方認同並相信我是他口中所貶低的樣子,我抗拒我被對方矮化,我抗拒我作為一個失敗者讓對方成為成功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恐懼並相信自己是較差的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已經是我被別人所認為的那樣,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不願意為自己站立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之前我已經看見我剛愎自用的點,已經覺察並負面定義我自己剛愎自用、在逃避並跳過這個覺察時我產生自我批評,認定我是一個不勇敢面對的人,而沒有看見我在自我批評的時候,我正在創造多維度的自我投射,自我分裂內在負起責任的角色,而我可以不用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承認我有剛愎自用的自我定義,即是我看見我的人格會傾向於做一些武斷的結論,擁有一些說一不二的觀念和思維模式,因此我一直看見我這些行為對週遭人的影響是什麼,這些行為如何影響他們對我的看法,而我也其實接受並明白我正在被如何看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那樣看待代表我整個人不完美,不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是不完美、不正確的,害怕我的存在是個麻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接受並作為這樣的人格模式,而給自己藉口去以這個人格角色存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給自己藉口而不去活出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失去,害怕眼前的一片空白,我害怕沒有指引,我害怕我的心智消失,我相信我存活因為我的心智存活。

我明白我憤怒是因為對方直接指出我剛愎自用,而我已經在過程中接受和定義我是一個剛愎自用的人,而且也定義被別人說剛愎自用是可怕的,是對我存在的指控,並相信那是在否定我的人格意見,否定我參與過的決定,而沒有看見我容許“我被否定”這個概念存在,即是我接受並容許別人甚至我自己能夠以自由意志否定我或認同我,我也接受並認同這是不穩定的狀態,我接受並容許我一而再地為了自己的名聲奮鬥,甚至與別人競爭。

我明白當別人指出我剛愎自用,我立即接駁到的是我感到恐懼,我害怕被別人認定我是怎樣的人,那我將是這樣的人,我害怕被動的接受我的人生、我的定位,我相信我就是剛愎自用的,並且相信我無法改變,因為這就是我了吧,相信經由別人肯定的定義我、評判我,而去判斷他的言語來自更強大的力量,足以為我的人生負起責任,而我明白我在這一刻沒有為自己站立,因此我還是我相信的那樣是負面的,是一樣糟的。

我明白我此刻容許這些自我否定去指導我去活在衝突中,基於恐懼而為我自己反抗,維護這接受並作為剛愎自用標籤的我,彷彿我在保護的不是標籤,而是已經成為標籤的我。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的自尊與人格模式出現想要主導我的時候,我深呼吸並停止。
我承諾我自己,練習與其他人溝通、說話,表達我的想法,並且在溝通過程中我的自尊與人格模式出現想要主導我的時候我深呼吸並停止,我深呼吸並停止,練習跟人說明我需要一點時間處理一下自己,然後我做深呼吸與說出我的暗聊以物質地抓取我參與過的能量,我釋放這些能量讓我回到穩定。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回到穩定時,重新把我帶回事件當中,查看我的反應,並在我自我明白、自我信任的狀態去為這個事情做最好的考量,並練習清楚的表達我所看到的點。

第二部分:我對對方的成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很軟弱、卻又剛愎自用,相信他一定是要緊抓著自我的意識才不至於完全失去自己、失去活著的理由,而沒看見在這裡我的信念來自我想要這麼相信,我想要這麼解讀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剛愎自用的樣子很討厭,那個使我起反應的點是我相信他在藉由放任自己產生各種偏頗的信念而讓他可以有所依據的活著,而不用去真正接觸到自己的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只是想要得過且過,要別人認同自己存在的價值,而不想去碰觸、真正改變自己,害怕自己,厭惡自己,企圖想要裝飾自己,用希望與自我欺騙來掩飾自己的問題,想要從別人身上得到認可,進而確認自己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厭惡他想要企圖美化自己,幹自己,並對那樣的行為感到噁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厭惡他看不清楚自己的世界,而相信他是自私的,他是不可信任的,他不懂的愛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他會害到我,相信他的自私與欺騙會傷害到我。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把我的價值分離到他對我的反應上,並相信我的價值會減少,因為我認定他所謂的友情是虛假的、他不真的懂的如何欣賞我、信賴我、接受我、依賴我、受我控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相信我的價值會被對方貶低而感到生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會沒有價值,因為我相信只要別人不需要我,我就沒有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控制別人,想要被需要與被讚美、認可的正向體驗,而沒看見我正是藉由這些正向的評價去建構我的人格,因為我已經接受我人格的存在,所以我必然渴望更多的正向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給回我自己看見我渴望掌控別人,去得到我存在的價值--去肯定我的每一個基於人格所驅使的行為,去鼓勵、認同我作為人格而活的身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被放棄,害怕我作為一個人格身份被否定,害怕失去人格身份,我害怕作為自由、為自己行為負責的自己,我害怕真正擁抱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不夠好,我做不到,我沒辦法做我自己的主人,我害怕為我自己的人生負責,我害怕承擔我行為的所有後果,我害怕失去控制而無法預知我要面臨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承擔後果,而相信只要我有心智可以躲藏,我就可以不用、我可以自我欺騙而不用去想起、看見、面對我所造成的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誠實面對對方作為我的鏡子,我從他的表情,表達中看見我如何作為一個人仍然容許我以何種嘴臉去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存在自尊並且以我的正向經驗在持續供養、依賴並容許他作為我存活的安全感,並且為了我的信念和相信我存在著作為我的生活意義的立場而辯護,並且沒有為自己站立去勇敢地停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相信別人會真正欣賞我,相信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自我利益而對我產生正向感受,而批判他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別人自私自利,而沒看見我正是如此負面定義我自己的,因為我給自己理由不去信任我自己,不去改變,不去欣賞我自己,因此即使我知道我要怎麼做,但是我仍然沒有改變,而明白我正在提醒我自己我並未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各種心智過程容許我去拖延、自我欺騙,並且確實地容許我以自我美化去麻痺、迷佔我自己,對自己進行自慰,而這個情緒就在我自慰之後出現,如同物質上的自慰後的情緒,那是我仍然沒有改變,我仍然仰賴虛幻的能量不穩定的活在這一刻。

我承諾我自己去確實的在每一刻縱容自己拖延、逃避的念頭中站起來,並以我自己的力量主導我自己停止,面對並處理每一個如地鼠出洞的念頭陷阱。

我承諾我自己在面對對別人的批判時以自我覺察與自我明白給回我自己,告訴我自己這都是我沒有改變的地方,並停止批判,以我的自我主導拒絕將這些問題再次拖延。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