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Day 0-150 我對室友的背聊

我和室友獨處時,他的所有呼吸的起伏和他的動態中都可以引發我的暗聊。而我看見一直以來我都覺察著我的所有念頭,包括我也看見如果他現在開口了,比如說:你幹嘛、怎樣,或是向我反應我現在與他的疏離(沈默),我會是口是心非的偽裝自己:超脫這一切、我是平靜地看著你不做批判、這是你的人生,我沈默只是我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等等。而我覺察到其實我知道我在偽裝,我一直不停的在評斷他。

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被對方發現我故意對他冷漠或對他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面對我正在故意的事實,抗拒誠實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看見我並沒有改變,仍然存在一樣的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看見我如何批判所造成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與人正面衝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與別人起衝突之中定義那樣的經驗是恥辱的,是輸了的,是被當作低下的,是暴露出弱點的,是會被人排擠的,是會被壓迫到系統底層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活在系統底層,害怕無法生存,害怕沒有尊嚴,害怕被人輕視,害怕被人欺負,害怕被人放棄,害怕被人丟棄。我害怕吃去別人的支持。我害怕沒有人支持我,我害怕只有一個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勇敢,害怕獨自與自己行走,我害怕作為一個獨立自信的人,因為我相信那樣的人在別人眼中是沒有價值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由別人來認同我,這樣我就永遠不需要獨自面對我自己,我就不用處理對於孤獨的恐懼,我不用改變我自己學習與自己獨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別人對我的行為和想法能夠傷害到我,能夠讓我無法存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一旦被視作不必被尊重的,我就會被限制住,我會無法表達我的看法,我會面臨別人的輕蔑和忽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我被人忽視,我就會沒辦法出頭,沒辦法主導,沒辦法控制,沒辦法發揮,沒辦法有成就,沒辦法活出我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行為和念頭是確實的,相信他們是事實,相信他們足以證明我沒有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這些判斷、評價、限制都是我給予的,都是我的決定,都是我在那一刻相信並容許:我要贏,我要對抗這些惡意,我要反擊,我要贏。我反擊因為我相信我被傷害了,我相信唯有透過展現我的力量,我才會被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沒有尊重我自己,而是時時恐懼自己不被別人所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不會真正被限制住,我可以在一瞬間放下情緒和背聊,以及所有藉由心智所定義的一切,回到現實。

慾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變得友善、穩定,開放的面對室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樣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解決我的卡困點。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到這裡我一直在“想”,而沒有實行,我變成壓抑、欺騙我自己我可以的--只要我沒有表露出情緒,只要我沒有說出這些暗聊,我就可以忽略這些反應,然後以外在的樣子去欺騙我已經改變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變得友善、穩定,我就會讓室友產生距離感,讓他變得覺得不認識我,那麼我就不會被室友傷害。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變得友善,穩定,開放,我就可以把室友當成普通、比我低下的人,那麼不管他做什麼,都是合理的,而我都可以不在意,處於一個超然的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的每一個行為都在挑釁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在嘲笑我生活樂趣不如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在與我比較,因為我相信他覺得我們的感情已經變了,好像在冷戰,而他要展現他過得比我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室友一定是因為亟需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因此才會四處尋找關係排解寂寞,而不能忍受、也不能處理我與他之間的矛盾。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沒有能力修復關係,只會尋找別人的憐憫或認同,而認為他是比較低等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變得友善、穩定,開放,那麼室友就會知道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友善與穩定讓我更加高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友善與穩定讓我更加高等,而我的生活將會一路順遂。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渴望體驗正向能量,然後得到力量去看低別人,羞辱別人,從中認為自己都是對的,而不需要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也抗拒、恐懼處理我對他的反感,我看見我恐懼面對、處理、改變我所投射出去的指控,我恐懼被反擊,我恐懼被否定、被反過來指控,我恐懼那些經驗裡的恥辱感,我恐懼損害到我的自尊,我恐懼失去一切。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到我的那些指控,其實都是來自我自己,我恐懼不被人重視,因此我認為對方在挑釁我故意讓我感受到惡意,我恐懼沒有能力修復關係,因為我認為我沒有能力,而這讓我感覺我是不夠好的、沒有准備好的、有缺失的、會出問題的,而一直不敢解決、提起、主動改變我和他的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拒絕,相信別人若拒絕我,就是否定我的價值/在別人心中的地位,否定我此刻所有行為,我所有在此之前的行為都是較差的、都是不夠好的。

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被對方無視、被無關緊要的消極處理,而對他感到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無關緊要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在我心中是渺小的,只是物品而已,而且不能忍受他們的離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的自我定義和問題投射到我世界裡的人,而抗拒給回我自己而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沒資格對我冷漠、沒資格讓我感覺不好,而沒有看見在這裡顯現的是,我在對我自己的念頭起反應,像是對著鏡子一樣,我對鏡子裡看著我的我發脾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看見我在相信別人就是在對我冷漠、就是認為我無關緊要時,我正在活出“遠離這個人、淡離此人視線”的行為,也就是我最能肯定的是,我正在基於期待落空的憤怒下,把這個人視為一文不值而將她像是利益物品一般的放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期待別人要主動來解決問題,而不是我來處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由我來處理表示對方很消極,而沒有看到在這裡我期待別人先來處理,而我其實樂於處於消極的位置,因此我唯一可以知道消極的人是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判對方並相信他一定就是如此,而沒有去看唯一篤定的就是我正參與在這個念頭,我正在如我所肯定的一般參與著、與這個人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個人行為舉止都充滿了自卑,讓我產生不耐煩和憤怒,認為他所有行為都很辣眼睛,都很不堪,很怪異,一定是處於什麼心理狀態等等,而沒有去看,我批評他不為自己站立,並且感到厭惡與不齒,是我從他的形象中去看到我自己的人生,我看見我對這樣的經驗仍然感到恐懼、帶有情緒,我看見我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這個自卑,與失去力量的恐懼一直存在在我裡面。從我在她身上投射了“不為自己改變的一團混沌”部分開始起反應,我看見了我在這裡還未有效的全面為自己站立。我在不為自己站立的過程中遭遇當下產生的恐懼,和我不為自己站立的衝突,累積成自我怨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看見我投射在這個人身上的所有看不慣,實際上是我看見不願意負起全責改變的自己,時常屈服於心智慾望的自己,時常在恐懼的主導下放棄自我主導而懊惱的自己,遲遲未突破恐懼的自己。

我此刻明白唯有從改變自己開始,我的世界才會改變,我才能停止批判,停止抑鬱,停止這一切的狗屎念頭。
我明白唯有站起來去突破我的虛無恐懼,我才能解決我的恐懼,我明白我只有面對和獨立負起責任,才能夠解決問題。


我承諾我自己先處理我自己,推動我自己去創造更多參與的行為,在面對對方的遲疑和猶豫時,我保持我自己在呼吸中,專注在物質現實,一步一步地按照現實的最大成效做計畫。
我承諾我自己先處理我自己,與室友保持現在的狀態,慢慢來。目前最重要的是訓練我自己時時在覺察我的情緒和背聊時,停止,然後釋放,回到物質現實。

我承諾我自己對室友產生反應時,記下我當下的情緒和我在那一刻的覺察,查看這一刻我再次參與了什麼自我貶抑的部分,明白我在哪裡還未改變,紀錄之。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