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Day 0-154 什麼是自我寬恕

我在上星期六與d成員聚會時,發現我的一個現象,就是我會在某一刻看見,我正在說大便。我正在不誠實的說著一些人格慣性的語言,而我能在那一刻覺察到了:我在說謊。

不管是我當時的聲明,我的態度,我的舉動,都反映在我的身體上,我在顫抖,因為我感到壓迫,緊張,亢奮的能量在我身體徘徊;這一刻的我,基於緊張,生存的恐懼(大家都看著自己時,如同huunting的情景,人類會有本能的生存恐懼),因而我進入了人格角色的慣性說話公式,那浮誇、不穩定的情緒能量,再次上演,這個顫抖的狀態很快地引起我的注意,讓我留了心,也意識到,這一刻的不是我,我在說謊,讓這一刻的我是偽裝的。

幸運的是,我在當下便很清楚這個變化,因此我很快地記住這個片段(就像take a note im my mind那樣)。
另外,正好,當天在聚會後另外發生一段對話。
我手機裡一個朋友跟我分享她跟女生的對話,並跟我嚷嚷她覺得很可怕,為什麼她跟女生總是會聊到歪掉,走向性的話題。

而我連結到過去我和她之間經常發生的談話內容,也常在聊關於伴侶、性飢渴、性興奮等話題,因此我開始聯想並判斷她當時跟我分享這段話時,她是帶著上癮與沈迷、興奮與各種情緒能量的,我開始感到十分明確的不舒服的感受。

我當時發現往我自己裡面看,我是不想要參與這個情景的。
或者更深入的說明白,我對於他所給出的話題,我彷彿是在受難於:我不想要參與、變成、進入這樣的情緒裡,我害怕陷入那個空虛話題與情緒的漩渦中。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相信,我有可能會進入這樣的體驗,也就是對我而言,再次與他進入這對性渴望的無病呻吟裡。這確實讓我感到十分恐懼與抗拒。

但這個部分是我當時沒有及時去看見的,不過這也是一個頗深層的點就是了。
當時我很快的是接駁到一個覺察,我發現我在面對改變,因為在那一刻,我正在決定,我要不要繼續跟以前一樣回應她,然而前提是我感到不舒服,同時也在腦中出現拒絕她的話語。

因此當我跟我的buddy聊時,我提出了這兩個事件。

我覺察到的部分帶給我的感受是,我能夠看見我在說狗屎的話,也能夠看見改變的起點(看見我可以決定不再參與那樣的對話),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像是醍醐灌頂的視野,讓我深感震撼。

而我的buddy協助我去看見,我對於與朋友之間的關係感到沒有把握、沒有自信,甚至有時是沒有連結...嗯,其實是從未感覺我在建立一個連結,因此我經常感到水深火熱,其中還有我對於友情真情的渴望與不得的失望和感傷等情緒。

我的buddy joe帶我去看進去我自己: Judy,你能否看見你在朋友關係上想要得到什麼?
我說:我想要一個很酷的夥伴。
接著我沈默了。
當Joe要求我在深入的去看更深一層的答案時。

接著我在這股沈默中,感謝我自己(thanks god)我保持穩定的呼吸與專注,我嘗試去直接說出我的變化。
 “ Joe,我發現當你要我再看深一點,我眼前出現的是一個特定的過去的回憶的一個人、一個我曾經的朋友。”

cool, that's OK, 你看見什麼?

我看見,不管我怎麼對他不好,他都會來找我玩。我想要一個可以無條件接受我的人。就像他一樣。

這句話,在我說出來的時候,我同時開始哭泣。
我知道,我說出了我真正的祈願、我的希望,我的渴望,我的夢想,我一直在追尋的目的、終點,就是我想要有這樣的人出現,他可以無.條.件的包容我,接納我,不批評我,溫暖我,就像當初那個我定義為無私的朋友看著我的面容。

我發現說出這句話,竟然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終於說出口,終於讓他見世,終於讓他離開我的物質身體,終於讓我自己聽見這句話。

包括我現在正在打這篇文章,我還是持續在感受說出這句話,身體仍然在哭泣。

所以因為我說出我的真相,我在那一刻也明白了,過往我為什麼,以及我所說、所書寫寬恕的:我不願意包容、接受我自己,這些內容在我裡面的真相。

因為我在那個朋友的回憶中,已經建立一個人格,就是我會被別人包容,無條件的。因此當我長大,開始經歷背叛、失去、而且並沒有每個人都如我的執念真的在無條件接納我時,我開始追求,我開始消極的盼望,等待,而這讓我對於我此刻的狀態,我目前所處的友情、關係感到不滿意,不能接納,不接受,抗拒,厭惡,厭世,不信任我自己。

因為我等待,在等待的過程中,我總是覺得自己還未被認同,還未被懂我的人發現、接納,因此我在更深層的意識裡看待我自己是不完整的,不對的。

另外我也分享關於我認為有時自己說話自己都感到厭惡,我覺得我並沒有作為真正的我在說話,而我同時知道在說話的,是那個已經長期在主導我的那個我所建立的角色。

我實際的感受是,我機械的,被困在(trapped)這個說話公式裡,我能夠預測、或是作為一個內在的我去感到無趣、無聊、無奈、翻白眼的知道我等下要說什麼。

而這讓我一直感覺自己是小的,受自己的擺佈,可悲可氣。

當我一樣對著Joe說出來時,我一樣也非常震驚,因為我非常明白,這是我第一次對別人說。
包括:我常會換上 life coach的角色,以前小時候從來都是別人對我訴苦,而我用我自己想的人生大道理去“指導別人”,“教別人”,這影響我的就是,我把我自己建立在一個騎虎難下的姿態,而且自尊在這個時候也已經建立作為我自我的”價值“。因此,我長大後漸漸發現,我總看見自己說話帶著主觀色彩,以及武斷的精神,而這其實並非我想要的效果,但是我經常作為這個角色去表達我自己,同時我內在又看著這個表達生氣、無奈。

光是親口說出這個部分,就已經讓我足夠shock。因為,我從未想像過我能誠實到這個很深層的真相。

下一篇繼續,我要整理本篇的內容,做出寬恕的主題。
不過在這裡,先呼應一下這篇文章的標題,我主要要以本篇說明什麼是自我寬恕,是因為在以上的描述,我想表達我是如何透過期望朋友無條件地接納我,以及我如何平常對我自己說話以致自己的聲音、態度、存在感到厭惡,就是因為我從未去深入看見我的真相,我不理解我自己,所以我變成指責、抨擊,首先都是先懷疑自己--也就是我從未給自己寬容,如同當初那個朋友對我的那樣。我從未寬恕自己每一個當下,從未如那個朋友對我的方式一樣對自己。

無條件的寬恕,然後無條件地在下一個呼吸,繼續找我自己玩,繼續回來說:Judy, i love you, uncondition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