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Day 0-149 我生氣因為我不尊重我自己

這裡有兩個點:
1.我認為對方不尊重我而生氣。對方沒有做出讓我感到被尊重的事,所以我感覺我不被尊重。
2.我看到對方在做我不喜歡的事,而感到生氣,不喜歡。

第一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沒有意識到我的需要,就是沒有把我看得很重要,而藉此連結到我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首先是我自己基於恐懼關係的破裂因而選擇壓抑我自己,在這裡我即已經不尊重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在等待別人給予我尊重,因此在這裡,我放棄自重的責任,而不站起來面對我的恐懼--說出我的需要、與別人正面溝通--改變現狀。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自己裡面的衝突歸咎到別人身上,而因此認為這是別人要負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斥責和懲處對方,讓對方為我的不自重負起責任。

第二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怎麼可以如此自以為是的做不對的事,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自以為是卻做不對的事,是無可接受的,因此我必須反對他、譴責他、糾正他、遠離他。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在這裡我所起反應的,是我害怕那些我所投射的我,我想要遠離對方,即是我想要遠離那些我所厭惡的自我的一部分,我恐懼再次成為那部分的我,我選擇抗拒、遠離、產生憤怒--都是我尚未為自己改變的點。

我明白我所憤怒的,是我未能夠真正改變,我對這恐懼產生憤怒,我抗拒因為恐懼而生的後果,因此我在這裡生氣的實際上都是我自己的未為自己站立。

我明白我恐懼與別人的關係破裂,是因為我相信我需要與他人的關係以證明我的價值,也等待這段關係給予我價值、被接納的感受,而事實上在那一刻,我便沒有接納我自己,我自己不打算接納我自己--就算自認為只是在那一刻等待別人認可而已等等的藉口--我實際上都是在逃避自己的責任。

我明白目前我所持有的是知識,但是我還未真正活,真正進行改變,因此我承諾我自己,實際去創造我與朋友的新關係,實際說出我的需要,而不是順著恐懼壓抑我自己。

我承諾我自己,去面對我的室友,以及我身邊所有的朋友,並同時更多參與各種活動,與我自己獨立前行,利用各種窗口充實我的世界,並每週有一個進度去推展我達到我前往德國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