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Day 0-171 情緒的集合體-我自己

我覺得現在喉嚨不適合說話,覺得我無法呼吸。
我覺得我的頭嗡嗡響,胸腔和肩膀後方有種往下拉的力量。
我覺得我現在會浪費我的生命。

我覺得我的眼睛要瞎掉了,一直看電腦,我的身體和我的時間都在錯付,我不應該現在坐在這裡。
我不可能透過書寫來解救我。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看見了“slow down”的字詞在我裡面出現。
慢下來然後現在開始做事情。
要做什麼事情?

停止一直去想,停止那些念頭像是趕羚羊一樣一直追趕我。

然後看看那些回憶。那個一直出現的畫面。

我一直出現:我的專業知識不夠!
我想起我目前去三間公司面試,面臨到的問題,知識上的困窘。
我答不出來的問題。
我看見我還是容易選擇一個信念:只要我都準備好,我就可以有自信,只要我都準備好,我就可以讓一切正常發揮,就算遇到我不會的東西,我也能夠有自信地表達出來。

而我也看見,以我記憶中的那些問題,我相信“只要我還沒準備好”,那當我再次遇到這個問題,我將會先產生自我批評: 啊!我忘記了!我忘記準備了!我怎麼又沒準備呢? 然後我在我心中產生一股不信任,相信我只有掌握知識,才能掌握信心。

相信只要我看見”我遇到了一樣的問題,而我沒有改進“,那麼我在那一刻將是:不足的,整個人都沒準備好,失常,我的狀態不安全,我開始不穩定,沒有把握。

在我裡面知道我沒有在上一個面試遇到時就開始著手解決,並產生這個信念,認為這個問題我被問到第二次了,一定是很重要的問題,而我都沒有準備。“我真是大意!我真是散漫粗心!我真是自我感覺良好!我真是糟糕!”我已經在那個當下極度的焦慮,一直反覆想著:我表現不好,我表現不好!

然後再回想這個片段時,經常也會出現 飲料店店長的面試通知,以及美容助理的工作職缺,想著我乾脆去做那個好了,應該不用準備那麼多專業知識就可以去面試了。而我仍然相信,只要沒有知識上的需求/匱乏,我就不會這麼沒有自信。

一方面我仍存在強烈的不安全感,跟焦慮中。
仍一直抱著“只要我回答不出我認為最基本的問題,那麼我就表現很差,我就會失去這個機會”

還有我認為“最好這次面試就中,我就不用再跑出去拋頭露面的繼續找工作,我就不用這麼辛苦/悲慘/難看”,以及“一直找工作,人家會看得出來我一直找工作,時間久了我還在路上奔波,連路人都看得出來這個人在找工作,那很難看”

覺得 要彌補我忘記學過的知識,很煩,感覺很多,感覺處理不完,感覺一面倒的壓的我喘不過氣。

覺得我在這裡一直看書也不是辦法,覺得我困住了,覺得我如坐針氈,同時也坐不住。焦慮和心悸使我無法安然處於當下,我覺得我一直在浪費我的時間,等待爸媽回巢的雛鳥,如此我就不用再繼續面對自己的行程,而是跟著爸媽做他們做的事情/放鬆/娛樂就好了,我就可以軟爛在那裡,不用面對我的內疚跟我的自我批判,相信我是擺脫了焦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在這一刻只有“趕趕趕”,跟“工作讀書工作讀書”的恐懼,而沒有看見我的生活不只有這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將我的人生限制在一個工作的範圍,而沒有看見我一天中可以活出的潛力、機會是更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 “要看書而且我沒有時間了”而感到焦慮、擔心、害怕、恐懼,而沒有在我實質上藉由容許我看影片拖延我的時間來不用面對我的現實責任 時停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個念頭告訴自己我還有很多時間,而沒有去查看、在那背後很小、很微弱的聲音/覺察 明白我實質上知道/覺察著我 基於 現在可以不用做/反正還有很多時間/我覺得我最後可以成功的,現在不讀了也沒關係的,來試圖逃避 我在面對讀書時產生的焦慮/不安/煩悶/害怕/擔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面對我所處的課本/環境/書本,感到困難/有一股力量在阻擋我,信念告訴我我沒有能力去讀它,我可以跳過,或是像現在這樣飄去做別的事情,沒關係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認為我 要讀的東西太多了,要彌補的知識太龐大了,而感覺/成為這無力,並且容許這個無力感,成為與我的焦慮對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知識 我難以去克服/征服/控制/掌握,相信我準備不好,相信我可以持續這個狀態,持續這個感覺還沒準備好的狀態,忘記時間感的等待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在面對“面試官”的時候,我讓自己說出討好的話而同時在我裡面與自己的表達對抗,產生自我批判,並且自己在這個內在衝突的狀況下“想像”並相信自己的形象看起來是笨拙的,條理不清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的語氣或是表情並不“因我而溫和、眼睛並不因我的存在而睜開/睜亮”而去懷疑/批評自己表現不好,沒有準備好,不夠出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談吐或是我的存在,或是想像的氣場根本就太弱,而讓對方可以對我口氣沒有“為之一振”,讓對方沒有意識到我很重要,我很厲害,我很特別等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當對方沒有對我有禮貌,或是和善面對我,就認為自己的力量不夠,認為自己的樣子是軟弱的,可欺的,認為我的不夠臭臉/不夠惡劣讓我變得如此被輕視,被認為很簡單,或是很脆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輕視,被人看低,被人決定命運,被人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那個腦中出現那看低的眼神,目光,和我踹測對方會有的言語感到憤怒,覺得自己的價值被質疑,被否定,不被尊重,不被看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的價值不被看見,而沒有去看到在這念頭之中我沒有任何的解決方案或是方法在我裡面出現,沒有任何為我自己站立起來證明/實現自己價值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這資訊之中,而不相信我自己有能力/能夠去為了自己去看見自己,去體驗並實時地活在此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做不到,無法在我的學科裡發揮,無法掌握我的知識,無法宣稱我學會了什麼,而沒看見我是針對我的學科有無法掌握 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無法掌握我的專業知識,認為我做不到,無法表現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自己很不積極,批評我自己就是沒有勇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個知識我無法學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這個念頭所建構的限制裡,相信/預測我的人生就只會是這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限制我自己活在這些抗拒裡,害怕改變,害怕我一旦改變,我就沒有辦法再回去,我自己的舒適圈,害怕改變了我自己,我就要負擔更多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