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Day 0-123 信任是一種風險

事件專論: 一個女生來找我一起吃晚餐,我不認識她,所以我很驚訝。接著我開始懷疑她不是這個班的學生,她會把我誘拐出去,然後外面會有跟她合夥的男生,他們會夾持我然後傷害我,甚至我想像我會被那些男生強暴。
事實:我仍然跟她出去,一路上警戒著她的舉動,直到回到教室,我才稍微放鬆,但是她的種種大方行為,使我在與她開始熟面後仍然保持遲疑和警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對我熱情大方是有目的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對方正在計畫著傷害我的事情,因而對我大獻殷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對方將會如何傷害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被傷害,害怕回應對方而被牽著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會被牽著鼻子走的,相信我在說出話的那一刻後,我將會被有目的/有心人所掌握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無法為自己救援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難以拒絕別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滿足別人的需求而當我並沒有相同的感到被滿足時,感到被利用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別人都是會為了自己而去掠奪別人/討求渴望滿足的慾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的出發點都是可疑的。都是表裡不一的。都是不說實話的,都是帶有私心的,都是帶有暗示的,都是帶有後果的,都是帶有慾望的--當他們前來邀約或要求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無緣無故對我好,是沒有道理的,是不可能的,必然是為了他自己的,並且從最純然心智上的獲得--正向情緒感受來形容解釋那些物質上的確沒獲利的人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那個被選中一起吃晚餐的對象是我的這個事實是不合理的,我不可能遇到這種事的,因為我認為我是一個不吸引人的人,而且我無法真的為對方帶來什麼好處,因此我抗拒面對並接受對方的邀約。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發現和看到其實我沒有自信能夠處理這樣的狀況,跟一個陌生的人吃晚餐,因為我沒有自信不信任我自己、不欣賞我自己,所以我也不相信別人會對我有興趣或是欣賞我,更因此不可能相信會有人靠直覺的選中我跟他一起吃飯(雖然事實是當時教室只有我一個女生lol)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一個無趣和詞窮的人,或說一個沒勁的人,所以當一個人來找我時,我害怕讓對方感到無趣而又離開我,或是對我有負面的評價,或是拿我跟其他人比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一旦被人拿出去跟其他人比較,我的形象就定型了,我就無法再自欺欺人了,我就必須被刻板印象對待了,我就受限制了,我很難再改變了,這將會壓抑著我,將是很痛苦難熬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了解到,我抗拒被人評斷,是我抗拒面對別人的固有印象下進行改變,因為我已經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我自己造成的刻板印象中,以自欺欺人的方式安穩地活著,而畏懼在進行改變,畏懼變成更好的人而打破我當成家的刻板印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畏懼被人看見我在改變,是因為我畏懼被人再次評斷與比較,我畏懼再次接觸刻板印象,即使是打碎原有的。然後再自己想像別人看到我改變時將又給我套上什麼刻板印象。我畏懼在別人的刻板印象中活著,更害怕別人一直關注關於我的刻板印象,關於我怎麼一直變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拿去跟其他人比較,然後認為我不會成功。我抗拒被人認為我是在掙扎的,我是在迷惘著尋找成功的方法的,而沒有了解到這都是我對我過去的評斷,然後當我看見這點後,這變成我新的恐懼,我投射別人其實一直到如今也都是這樣如過去的我所這樣想我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被人認為是較差的,較失敗的,旁門左道的,而沒有發現到我其實是渴望成功給別人看的,我預設了我所喜歡的結局,那就是我會成功的活出我自己,然後我會超脫於這些身邊的人,相信到時候我將會更好,不在意這些。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