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Day 0-122 我感到孤單

今天跟我的朋友去逛一中街。
然後在這過程裡我看見我對他看不慣的地方,以及我的反應。
現在我以產生過的念頭來描述這個過程:
又再講別人(我)是廢物!-->我聽了不爽-->他沒改-->他繼續做了我不喜歡的事-->真是沒有用心在看自己的問題耶。
走路沒默契-->跟你真不合-->真沒勁-->你真差勁
一直叫我進去問-->我不想-->你幹嘛一直推我去問-->這個過程好無趣-->你到底會不會跟我逛街
我不想進去-->我看見因我膽小-->我不想接觸人-->我想逃離
我要進去了,你不知道在講什麼,所以我回來問你講什麼-->然後你又說你在叫我進去,什麼啊,我本來就要進去了啊-->你幹嘛啊,奇怪-->好像是我想要逃出來一樣-->明明是因為你叫我-->那你還這樣說-->一定是本來要講什麼-->所以你為什麼這麼奇怪?-->哎,我們真的好沒默契!
啊,終於你也有想逛的-->不是在配合著我-->這樣他就不會無聊了-->所以他跟我出來逛也沒有說不自在-->我對他來說是沒有壓力的-->我所感受(揣測)到的他並沒有產生-->那就好

所以你這樣有點主見就好了啊,不然我們一直這樣沒默契很讓人不悅。
你說這條已經逛過了,另一個方向的路則是回家,那不就是在指你想要回去了嗎?-->真沒勁真沒勁真沒勁!-->你幹嘛要這樣講話啊-->真不爽-->我還有選擇嗎?
我這樣的語氣有聽起來不高興嗎?-->我歎氣是故意的吧?-->我現在就像夏X穎?-->他聽到我歎氣會覺得不安吧?-->他擔心我覺得他很沒勁吧
你到底在講些什麼?-->你是不是有時候真的表現怪怪的-->你講話的方式很不自然-->你覺得尷尬嗎?-->真受不了-->你很多這種時刻都被我捕捉耶-->你知道你很可悲嗎?

你的娛樂根本不能真正使你豐富-->真可憐-->你以後會了解的,在你死後-->你會否認吧?-->原來你也會說這種話-->你自己也承認你還是只想要看見你想看的-->你不會體驗到各方面的事,因為你所設計的人生裡不會讓你真正去觸碰現實-->你太相信你的選擇-->我這樣有很表現出我的反對嗎?-->我是以我的“意見”與對方競爭嗎?-->你真的無法接受跟你不同的看法。
我不想再跟你提到我跟我女友的事-->你總是與我競爭你我的價值觀-->你無法聽見別人的想法-->不要表現得只有你是對的。
我們以後會漸行漸遠的吧,因為你需要的榮耀我不會參與-->我這樣做也不對吧,如果是joe他會怎麼做-->我覺得他會說這不是你接受或是尊重的問題,等等之類的-->我剛剛像是在跟他爭論吧-->最後我們應該算是意見不合然後分開吧?-->我會沒有朋友嗎?-->我還有誰可以說我的看法?-->如果說了,我也一樣會看見我們的差異吧-->那我就失去所有朋友了-->我有關係嗎?我害怕嗎?-->我不應該感到擔心的吧?-->哎,我應該感到孤單嗎?-->這是心智,我不應該感到孤單-->我只剩joe他們可以真正知道我在幹嘛-->我在孤島上-->我孤單。

所以今天這樣的體驗,讓我最後回到家,產生孤單的“念頭”,而我在心智層面,則產生了“我看見我能決定要不要感到孤單”的想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回家一定要趕快書寫是必須的。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了解到我這種認為我一定要趕快書寫的念頭是一種心智呈現而來的慾望,實際上是我“想要趕快去寫下來”,因為這樣“對我的狀態比較好”、“可以讓我“會及時的救了我自己”,去把書寫視為拯救自我的工具,目的是為了讓我”不受傷害“、”不會跌落“,即是我害怕受傷,抗拒跌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是一個見識短淺的人,因而對他的言論產生抗拒和批判,並相信他此刻的言論,其存在的意義只是為了與我對著幹,而沒有了解到我抗拒聽見他說的內容,是我最大的恐懼--即是我抗拒被否定,或是被認為做得不夠好--而轉向去責怪對方給我產生了這樣的困擾,把我的責任以情緒的形式推卸到別人身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定義對方是一個固執而且獨斷的人,因為透過這樣界定對方,我有藉口把他使我不悅的事件當作他的人格問題,而不用去看見其中我自己面對了什麼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讓人感到反感,因而時常檢視我自己在其中的心智反應,以及處心計較著我這樣做恰不恰當,而沒有了解到我沒有活在此刻,我在此刻所活著的是我慾望我能夠做出體面、正確符合desteni”希望“或”會認可“的行為,而沒有真正活出我自己的自我主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又再開始誤解我了,並相信這是他的問題,”因為他就是透過不真正理解別人才逐漸養成自己的固執與自我感覺良好“,而沒有看見是我自己”認為“他在誤解我的,而我也接受這個認為,並產生了情緒反應而感到慍怒,因此事實上我所感受到的被冒犯以及憤怒的感覺,都來自我自己,而且僅僅是我對我自己的”推測“產生反應而已,而我可以停止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在我眼中之所是,必然是由他在否定我的過程中所印證的,包含他篤定地說我是如何如何,篤定地說我固執,或是我要求他別一直說別人是廢物而他都不改等等,都是顯示他自己的自以為是與固執。我透過這樣的判斷界定這個人仕,因而在下一次相似的事件中帶有這樣的定義去套用在他身上,而可以讓我不必面對我自己的恐懼、抗拒,因為我只是持續的看低對方,或是持續地以這個定義去看對方,那麼他說什麼我都不用相信,而我也不會感到難受,那麼我將”平靜沒有事情“甚至也不會有負面的情緒產生--相對還有正向的感受,這都顯示我畏懼看見以及遭受挫折,這即是我自欺欺人的做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跟他會無法再繼續做朋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跟他會無法再繼續做朋友是因為我不能滿足他要的光榮與面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想要光榮與面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無法接受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無法接受我,是因為我們會意見分歧。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承認我看見的是我不想處理與面對與別人意見分歧,因為在其中我抗拒競爭彼此的觀念,以及我聯想我會在競爭與認為自己不該競爭之間產生衝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與對方意見分歧,將會讓我們漸行漸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參與產生我的意見與我的廢話,其中這些言語是我填充我們之間相處時的”尷尬“所產生的,因此我本能停止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希望對方感到尷尬而開始找話題。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了解到是我接受並容許我去相信並成為--別人尷尬的話我就會尷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感到尷尬是我的責任,這是與我有關的,因此我需要試圖防止它發生,如果他真的發生,就相信這是我失敗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尷尬而使我尷尬,是表現出我的無能的,以及否定我的價值與能力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感到受挫的尷尬的責任推咎在感到尷尬的對方身上,並認為這是錯在對方太容易尷尬,並且批判他不夠穩定。而我就不必面對我受挫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沒有話題或是不被認同是困難的,難以繼續溝通的,是無法連結的,而沒有了解到我已經參與的情緒反應,如抗拒以及推卸責任等,因此我可以深呼吸回到此刻,停止參與在心智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沒有朋友會被看見的人否定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會被別人認為是不成功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被人看衰對我是有害的,而沒有了解到真正有害的不是別人怎麼看我,而是我怎麼去成為相信我會是受害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到這世界能理解我的人很少而感到難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有人理解我,是基於我慾望生活能夠減少不被認同的恐懼與煎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活在當下,而是渴望有人能夠認同我而使我不用再為自己站立。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的呼吸,覺察我在念頭中去成為的推卸責任以及情緒反應,並透過呼吸停止參與在其中,然後真正看見我在參與著什麼樣的談話和互動,及時調整我自己在相對穩定的狀態。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