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Day 0-124 我認為某些人不值得被友善對待

觸發點: 垣的聲音-->被肯定-->溫和欣喜的正向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垣是一個虛偽的人,他在人際關係上都做得差強人意,因此他不值得親切的問候,更不值得因為親切的問候而露出被肯定的笑容。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被親切對待,必然是知恥的人才應得的,不知恥的人被親切的對待只是更加的不知道自己的羞恥。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被親切對待後溫和欣喜的反應視為是肯定自我的暗聊的行為上的反應,事實上是我沒有發現到我正在投射我自己擁有的邏輯在這些人上,即是當我被一個我所接受並認為對我的價值有認可能力的人對我展現包容與親切,我將會感到被讚美的、被支持的,因而感覺我自己應該在本質上是比我先前所想的還要更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價值是會在別人的一個肯定之間去“提醒”我自己我是誰的。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了解到,在別人的一個肯定之間,我讓我不用看見我的問題,而去一昧的相信我是更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接受我自己,不相信我自己,不與我自己親密,以至於我相信並採信別人眼中的我,並不去看見我在這其中對我自己的了解是多麼匱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基於我自己的邏輯,而潛意識的相信這些人也是這樣發展他們對自己的看法的,因此我相信他們不應該獲得這樣的暗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樣的人是需要受到現實的考驗和折磨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樣的人是需要受到現實的考驗和折磨的,因為我認為他們會逃避自己的問題,然後繼續製造一樣的問題,不可能變得如他們所想得自己那麼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別人認為自己是更好的,尤其當我看見對方仍然擁有我所看不慣的問題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有我看得見的問題的人,是不值得過得好的,是不能繼續自我感覺良好下去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容許對方的問題將會貢獻給社會很大的問題,因此他們應該謹慎而感到羞恥,事實上我在做的是,我正在投入去思考對方如何如何不應該,和沒有看見我其實是:見不得別人就算擁有的缺點比我多,但是卻過得比我順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問題都在我的掌控之內,因此我的問題必然是少的,而沒有去看見在這其中我已經容許我自己逃避去整理我自己的問題,以及面對、真正來處理並寬恕他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投入的思考、檢討並認為他們一定都在逃避自己的問題,而沒有了解我此刻的行為,即是我投射我自己所擁有的對自己的逃避在他們身上,並認為他們都這樣(分散我的責任和注意力),而不願意去誠實的看見,真正的承認:我自己已經是這樣(逃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像垣這樣的人,是輸於我的,差於我的,因此不可以過得比我好,這相同於我不能接受他的自信程度--比我高的,或是--他的羞恥和低於人的自覺是比我差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為了羞恥所要付出的改變和行為的責任,透過我的指責去分散到外面的人身上,我投入我自己在批評別人,而在那一刻我便不用面對自己。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