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Day 0-125 我煩躁時真確是在拖延

我寬恕我自已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認為這是對方的錯,關於他態度不佳而使我感覺不好,感覺被看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對方提到這個手機門號是我“媽”辦的的時候,我基於過去任何場合被提到與我媽有關,是關於我一直與我媽綁在一起的一些擁有權與獨立與否的問題,我便馬上揣想對方把我當成小孩子。而我詢問門號合約到期之事便告失敗,櫃員向我說明怎麼處理,但我發現我不知道還能跟櫃員提問什麼,在這個狀況下我感到尷尬。事後,我把這樣的尷尬與失敗結合我認為櫃員提及到我媽而使我感覺到不被尊重,加上我認為他只是隨便地把處理的SOP說一遍,但是我根本就不懂,因而對這個櫃員感到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並相信櫃員的確是在看輕我的,並認為她所代表的門市很囂張。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被看輕感到不悅、抗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對方是基於看輕我而隨便跟我說明如何處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能夠真正低於別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對我的看法能夠影響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必須要是正常的,被人尊敬的,不被別人竊竊私語的,不特別的,符合社會冷漠的,否則我會招人評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去了解到,在這裡我容許了我自己去活在由別人所定義的我中,即是我基於畏懼、抵抗面對更多眼神,因此傾向活出我所認為、觀察到的常規,已去逃避碰觸改變這一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改變自己,做自己的表達很困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用各種藉口去使我不做改變,讓我繼續躲在空虛的安全感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失敗是很可怕的,我會被笑,被笑是很可怕的,被關注和被評論、被評分是很可怕的,而沒有看見我自己容許自己活在這個規則裡,是我容許它成為我的表達的,也因此我仍然依循著這個習慣繼續的做我行為的標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經過長期的容許,要放棄對於被嘲笑、被評論的恐懼已經越來越難,而我仍然選擇不去改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會被人看輕,是我媽的錯,並且想著是因為他沒有自己搞清楚,而仍然一直要我去問使我這麼沒面子而感到惱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媽什麼都不懂,基於我認為我此刻什麼都不懂,並去聯想因為這是遺傳,所以我媽一定真的什麼都不懂,才會這樣把事情都叫我去做。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了解到,我在責怪我母親的同時,事實上是基於我把使我憤怒的理由找到投射與藉口。實際上我唯一真正看見的是我不懂,然而我產生負面能量並幻想我媽也都不懂,而把這個事件的罪責歸咎在他身上,而與我沒有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我在當下已經感受到我無法放棄這種羞辱與失敗的感覺,而使得我沈浸在抱怨以及發出“憤怒的碎念”中,並明白此刻的我並不能最好的解決問題,然而我享受在推卸責任的程序中,沒有/不願為自己真正站立起來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了解到,我煩躁時真確是在拖延,實際上在我克制自己並呼吸的那一刻,我便可以回到這裡,我可以“選擇”放下,然而我並沒有,因此我便沒有在那一刻解決問題,同時那一刻的拖延,又在我裡面產生急躁和負面的情緒,使得我性格急躁的一面,又加深我的煩躁,如此的循環。只要我一停止,放棄那累積的負面能量,我就能夠真確地活在此刻,做最有效益的事了。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