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Day 0-131 批評別人做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到朋友對於我的留言沒有回應,而認為她們是沒有用處的朋友,藉以在我心中報復性的貶低她們,並期待她們會知道她們這麽做會得到我怎樣的批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某一個朋友是刻意的不回應我的留言,而認為我比她還不計較,進而批評她小鼻子小眼睛,不能成大事,並且聯想到我過去對他行為的評判/定義,進行訕笑/輕視,而沒有在那一刻覺察並停止,我正在體驗著極性裡優越的感受能量。

我明白我在評判/定義身邊的人,並且沒有釋放這些我針對在這些人身上所看到的點的能量。今天我挑戰我自己克服我對她們的抗拒,問她們要不要買我們家的芒果,然而我並未進一步寬恕我一直以來對她們的成見,不過在這些暗聊出現後,這些暗聊再次呈現給我看我參與了那些能量,因此也是一個禮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些人都是短視而自戀的,而沒有從我對她們的評判裡停下來檢視我為何這麼定義她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她們都是短視而自戀的,因為她們做著她們認為最有利與自己的利益的事,而排擠不這麼參與的我。在這裡我把我感覺到被排擠的不舒服情緒歸咎於她們錯誤的選擇,是她們價值觀被洗腦了才這麼做,但是也覺得她們活該因為她們一定其實也不快樂,而感到沾沾自喜。而我認為她們自戀的點在於我看見她們如此的在她們的選擇裡扮演自己的人格/交際的角色,看著她們怡然自得,眉飛色舞,我便認定和相信她們已經自我欺騙到一個程度,自我忽視到沒有"尊嚴"的程度,而沒有了解到在這裡我已經參與在能量中,透過我的批判宣洩我不接受我自己,不支持我自己而在看見自己不被他們接納時感到"被剝奪的"的負面情緒。

我明白在這裡我透過知識來遮掩/逃避我自己的卡困點,我實際還未放下我對她們的行為的不滿,而事實上那將是我不滿意我自己的地方。今天我實際上感受到的"沒面子","不安","焦慮"和難過的感覺並沒有非常活躍/明顯,然而更多投入在對她們冷嘲熱諷,在這裡我可以看見我如何進一步的透過知識防衛我自己--我更進一步的自欺欺人了。我其實仍然介意我沒有看見她們在接納我,而我希望她們能夠用我喜歡的方式真實的對待我,不過在這裡其實可以看見,我在那一刻並沒有信任/自在我自己,也因為我這個需要別人認同我而讓我感覺好點的傾向並不是真的,實際上我在面對她們時,就算是用賴也一樣,我並沒有在那一刻呼吸作為與我在一起的我自己,因此我在別人眼中看到不被認同,不被接納的感覺,都是我自己在反顯給我自己的提示。

我明白我批評她們做作,無法真情相挺發揮朋友的作用,在這裡有幾個點:第一個點是我認為她們做作,這並不是事實,而是我自己定義的,然而我是相信並且期待她們就是如此,而且不會發揮朋友該有的作用,舉例來說:她們還沒回應我,或是我看不見她們在手機那頭如何處理甚至思想我的留言,而我已經先定義她們不會跟我買,她們會當作沒看到,而這顯然地就是我所期待/想望的不是嗎?而接著這樣的暗聊帶著我的情緒,使我在情緒下會很自然地或很輕易的放棄/接受,甚至是主動的接受/主導說:沒關係,算了等等的決定。然而這一切我從未真的去走出去問,或是再去接觸她們--再去了解她們的決定和她們的出發點,因此在這裡我做的所有決定,都只是在我腦中完成的。在這樣的習慣裡,我無法真正解決待解的事情,也壓抑/累積了我的情緒和我的成見。

第二個點是我已經定義了朋友存在的意義,即是我投遞我的責任在朋友身上,期待她們會讓我得到利益,或是她們應該讓我輕鬆點,因此我就不必那麼地負責任,或是我可以輕鬆點/偷懶,而沒有平等如一的看我如何創造這個意念下的後果,即是我也是不願意去看我自己利益以外的事情的,因此只要我的方便無法透過朋友實現,我便會感到困擾和不滿,然而這本來就不是真的。

因此在這裡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投遞我的期待/成見到別人身上時,我呼吸並停止,回到我自己,並寫下或唸出我這些評判暗聊,檢視我在批評什麼,在那裡顯示我在批評我自己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