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Day 0-132 工作上我不願意檢查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完成翻譯文檔時,接受了“交了交了,我完成了”的念頭,而在這之後我又產生“但是前面有一度分心,要檢查一遍文章”的念頭出現與之對立,但是我看見我偷懶求快,不想處理可能存在的問題,我像是問我自己“你有這麼急嗎?一定要現在交出去不可嗎”而另一個聲音出現:不管我就是要交,我結束了我結束了,我一天之內就做完了,我好厲害我好厲害“而我同時也看見:我在過去許多事情上都會屈服於這種急切想要擺脫工作的傾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如果tanya看出我字裡行間的“不夠嚴謹”和“散漫”,他會如何看待我在這工作上的評價,而感到害怕。而沒有了解到,我渴望我能夠偷懶,逃避在這工作上的責任,而想要透過別人的認可、誇獎去終結我這份責任。在我心中定義快速而有效率是好的,而我在我裡面幻想我的結果是好的,然而在打字的過程當下,我是十分明白在哪我是有囫圇吞棗的迫切而不願意仔細校準我是否有逐句翻譯,而且我明白我應該,但甚至我造就了連我有沒有漏翻都不知道。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人點出、看見、認為、發現我其實工作過程並不嚴謹,其實我會偷懶、其實我在這裡有應付了事、有草率,我幻想我的結果可以矇混過關,我幻想我可以滿足所有審核我的人:我幻想我的能力無論在我如何的投入都會是成功而且無問題的,換句話說,我幻想我可以不讓別人知道我那些小心思,我接受這心智並成為這心智,並容許心智作為我的保護,期望別人不會看穿我的懶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檢查感到不耐煩,怠惰,對此感到耗時、麻煩和無趣,並幻想在這過程中我將是如何體驗著煎熬和無趣,那煩躁的能量在我體內萌生,接著心智裡那個聲音解脫了我,他告訴我:沒關係,你的文章沒有問題,一定會通過,一定不會有重大問題。然後我就迅速投入並成為這個念頭,同時也活在愧疚和不安之中,因為我仍是存在著對自己狀態的未掌握性感到不安和焦慮,然而恐懼在這裡產生,我恐懼我會被發現,而我在這容許中將會無可辯駁,那我就會處在最糟的情況,就是不僅我的文章真有問題,而且也被人發現我囫圇吞棗,虛應了事,以及在這過程中我如何容許和成為這懶惰。我害怕被當成是懶惰的人,因為我已經很長時間刻意的壓抑自己或是欺騙自己不會讓人發現自己的懶惰,因為--我看見別人是如何評價和對待懶惰的人,懶惰的人在這金錢系統和他一生中將會是什麼結局,我看見我也是如何的厭惡和批判懶惰的人,以及我如何決定要如何對待我認為懶惰的人--粗魯,無禮的對待,因此我看得很清楚的,在這裡我恐懼被別人這麼對待,因為如果我被這麼對待,那麼等如我不被人尊重、重視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不被人尊重,因為我相信如果不被人尊重,我就會失去別人的信任,以及失去我的機會,我相信這正能量以及道德的標準是如此強硬而且強大到足以摧毀成為懶散的我,及我的世界裡所有人都在兢兢業業扮演著道德的標準,以期能夠符合這世界的規則和標準。我在這裡指的道德標準是你必須在工作上扮演認真、盡責、把公司當成與自己一體,把公司的存亡當成自己的存亡--至少表面上演得像一點,因為你已經接受和相信這麼做你會得到推崇和讚賞,你會被看見然後你會變得出眾因為你比旁人都更加守住了工作上的至高情操--你完美地成為這世界的棋子,然後你就會出類拔萃、出人頭地等等的我的假想。所以這是另一種壓抑了自己在懶散這方面的能量,因為我不再是能夠與文字建立重新定義的關係,所以我在此要求我自己去做到的,都是強迫我去扮演,強迫我去基於恐懼和冀求獎賞的慾望而前進,這一切我只為了在那前方我所想像會有的順遂和金錢和更多的能量和權力,而因此這是我自己所容許和接受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檢查將會使我體驗煎熬和無趣,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抗拒改正我的“錯誤”,或說我曾陷入心智放縱自己不明所以的那部分,我抗拒去觸碰和改正那一部分,因為那對我心智而言是如此艱難和難受,心智告訴我有更多可以分心的選項在我面前等著我去做。

我明白在這裡,在那一刻我都是有站立起來說不的能力,而在許多時刻我成為心智而接受了能量的引導,我在那一刻放棄了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利,在這裡我壓抑並且不願意面對、甚至貶抑成為懶散的我自己,那一部分成為懶散的我,我害怕為那時成為懶散的我所做的事負起責任,因為我害怕被別人認為我是懶散的,這裡我有藉口認為我並不是所有時候都是懶散的,即在這裡我很清楚看見在每一次面對心智導引我去變得懶散之前,我與心智是分離的,他提供方案建議我,而我接受,我們就是如此的關係,因此在這裡我是看見的,即我不是懶散的人,但是在這裡我欺騙我自己不去接受和承認和害怕我會被人看作是懶散的,是因為我不接受那一部分懶散的我是我,我相信當別人說我是懶散的,那他一定會以偏概全,他一定會認為我遇到什麼事都會是懶散的。而這讓我害怕,因為我又回到前面所說的恐懼:我恐懼我不被人尊重、我不被人採用和信用,而我不接受被全然的當成是懶散的,是在這裡我相信我可以控制我自己,或是我相信我“可以控制我自己只要我想”,因此在這裡可以看見這是狗屎,這是我成為這信念和成為這拖延,讓我可以欺騙我自己一個人,然後繼續覺知我的懶散和欺騙,處在這衝突之中,而感到焦慮和抑鬱。

所以這裡很有趣的,我不接受我自己,包括在那一刻成為懶散的我,我抗拒承認我在每一刻都渴望著懶散,因為我對這拖延感到舒服和上癮,而從我批判別人懶散時所升起的不滿和厭惡,即是我是如此看待懶散的,從我自己選擇成為懶散的動機去看的,因此我批判我的動機,我不欣賞我的動機,而在那一刻那個動機已然成為我,因此我不欣賞我自己。

我明白我懶散的動機是我不願意在那一刻經驗我自己,我不願意活在那一刻,因為我已經定義在那一刻我將是難熬的,然而事實上,我沒有去做研究我的身體狀態去看一看我物質上能不能做。心智帶領我到想要在這一刻瞌睡,在這一刻漫無目的的滑著youtube,然後體驗這“無法控制”的“虛度光陰”的行為,我跟從心智“繼續滑,繼續看,繼續找影片來看”然後跟“你該停了,你還在看,要看到什麼時候”的念頭拉扯,在這一刻反而對我的身體而言是痛苦的,因為我的頭開始疼動,我的胸腔感到疲勞,我不在我的呼吸裡,我像是只活在心智中的一團肉,活在好奇的慾望,和八卦的慾望,窺視的慾望等等。而在那裡心智消耗我的身體,這遠比我一開始因為不想面對而讓我有想睡的錯覺還要可怕,因為在進入這上癮的舉動中時,也就是我開始瘋狂看著影片時,我對我所處的環境和我的肌肉僵硬和我的脖子痠的這一刻是完全沒有感覺的。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面對工作想要虛應了事的時候,我念出那導引我進入懶惰的話,比如我唸出:你就直接寄啊,沒關係的啊,然後在那一刻停止,回到物質,練習捕捉我的心智聲音,然後在物質說出的那一刻,我呼吸回到物質的此刻,並且查看我裡面和我的身體是什麼狀態,能量如何在我體內移動。

我承諾當我做出不檢查的決定的那一刻,我大口呼吸然後大喊:停!然後給予自己充份呼吸回到物質,然後在這裡誠實的以我自己在書寫過程中的覺察做決定:關於我是否需要再檢查一些我不確定的地方,或是我並未確實投入的地方。因為我確實知道我在哪裡沒有很專心。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