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Day 0-140 過去的負面記憶重新複製貼上

叔叔在我們沒有達成共識下,先行幫我下訂昂貴的芒果乾,我起初在跟他詢問得知價錢後,我告訴他見面時再跟他談要幾包。但是他已經在昨天先行幫我下訂四包一千。我向他反映我只能買兩包。他仰天搖頭說才一千而已,沒什麼啦!
後來我的腦中一直想著可是我明明就有考慮的空間,我沒有說定我要四包,只是在詢問過程中他有提到四包一千,而我也只是聽而已並沒有提到那我要四包。
我回應他:啊我又不是你,一千對我來說很多耶!我又沒有在賺錢。
之後我就一直在想著:我只要買兩包我只要買兩包!!
但是我又恐懼被對方認定為不夠阿莎力的人,而且他聽到後也訕笑著回應我:喔你這樣以後的老公會很難過喔!這樣我知道了齁~
我解讀為他在指我小氣。
我聯想到我之前的室友也跟我發生過類似的衝突。因此我再次出現一樣的擔憂:我擔憂被叔叔認定我為在金錢上小氣、寒酸不夠大方的人。而且縱觀這整個事件,如果是這個社會所推崇、所鼓勵的行為會是什麼呢?我感受到的是:我應該一開始就收斂我的不滿,然後假裝大方的說:好啦,沒關係啦,但是我希望之後要說好才能買哦!這樣事情就解決了。

但是我就是會去想到和介意這整個事情我是被強迫的,我是被迫、不得不掏出錢買的,這給我的感覺像是失去掌控權,也失去金錢,失去一千塊等於失去許多生活上的花費。

所以我無法放棄然後妥協。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知道對方為金牛座後,聯想到我與之前某室友在金錢上的衝突,使我陷入害怕被認定、被指責為小氣、不夠乾脆阿莎力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對方否定,而失去對方對我的幫助和支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被這個世界淘汰,因為我在這個社會應該做的是年輕人應該大方、乾脆、不拘小節、世故才能獲得眾人青睞、效仿、學習、支持,而我基於自己的經濟能力不願意在這個狀況下阿莎力的付出我的金錢,那麼就會有惡性循環,不得青睞,不得更多的成功跟財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需要世界對我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存活在這系統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願意負起責任去真正的對我自己大方、慷慨,而是期待、需要別人對我大方,慷慨,,才能夠從外面世界尋求對我自己的價值的支持,才因此害怕失去別人對我的大方、慷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獨立負起責任感到恐懼,因而仍然渴望、需要別人是能夠幫忙自己,願意幫忙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不能夠成功,獲得眾人的推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別人讚美我,推崇我,舉薦我,宣揚與驗證我是一個大方、慷慨、阿莎力、有成功潛質的人,等待別人主動基於對我的信賴與喜愛來給我幫助,而不願意回到自己去真正考量、看見這一刻的我是誰,然後為自己負起責任、獨立、誠實、實際,腳踏實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夠與我自己親密,不願意獨自面對自己,害怕承擔起責任,並且以各種藉口去定義獨自承擔是卑微、較低等的,是人際關係差的,是錯誤的,有別人願意來幫我才是顯得我是有那個身價和價值的,因而抱持著這樣的期待去等待別人伸出援手來證明我的身價,而非自己自主起來行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這等待別人證明我的價值的過程中,不願意與我自己同在,而是活在心智之中,計算著我是否被別人重視,或是被人認同,而沒有回到我自己去穩定我自己,最重要的是,確實地站立並呼吸,在呼吸中要求自己主動解決問題,主動探討問題,主動把事情完成,主動參與在事件當中,主動掌握身邊的資源,主動學習未知的領域,進而充實自己,而不會陷入拖延所延伸的抑鬱,自我貶抑,自我懷疑,不負責任。

我明白這在我強烈想要拖延,等待別人來幫我做事的傾向並不是真的,當我投入在這之中並在那一瞬間決定拖延,我就會失去在這一瞬間負起責任和拿回掌控權的機會,然而我可以在一個呼吸間就停止這個慾望,就是僅僅的把我拉回物質現實的呼吸之中,讓這股慾望和傾向自行流過,釋放那慵懶或是不情願的感覺,當實際去做後,就會發現,這真的可以做到,這真的可以停止,這不是真的,這只是一個可以停止的行為。

我明白我需要別人喜歡我,需要別人支持我,是因為我不夠支持我自己,我相信如果我沒有支持,我就無法做事。我看見身邊的人都會有朋友可以陪伴或是幫助,而這讓他們看起來確實安全、安心甚至強大不少。然而在我自己裡面開始相信如果我沒有這樣的支持與陪伴,那我就無法做到像他們能在互相幫忙下做到的那樣。因為我不相信我能夠做到,甚至是感到不情願未來我要獨自去學習怎麼做那些事。我相信了我是無法學會某些事的,我相信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很快便放棄--因為我害怕失敗所帶來的更多自我不滿足。

我明白我一直都懷疑並且相信我自己是一事無成的人,我是毫無生活技能的人,我是毫無縛雞之力的人,我是需要被鼓舞的人,我是需要被試著接納的人,我是需要特別緣份以幫助我的人生走上正軌的人,我是需要貴人的人,我是需要善良的人的人,我是需要笨蛋圍繞在我身邊無私對我好、無私幫忙我的人,我是需要比我還要溫和,還要隨和的人來對我奉獻的人。所以在這裡我看見我從沒有正式的站立起來,並且勇敢的站起來承擔起事情的責任,我渴望從別人身上得到對我能力的讚美與鼓勵、和欣賞,但是我也渴望別人能在做事幫為我代勞,全面地為我工作、支持我、對我奉獻,幫我度過關卡。我想要得到別人無私地對待,我想要別人對我做出各種包容跟慷慨。

我明白我想要別人對我無私、慷慨,因為我需要證明我自己是一個有意義的人,那是一個心理層面的需求,我想要別人對我展現無條件的愛與寬容,藉此證明我是有能力的(讓一個強者為我做牛做馬,幫我承擔責任)以及我是具有力量的(我可以使別人心甘情願為我代勞),從而確認我在我的生活中、我在我的人生中,是一個有才能、有用處,有某種地位的人,然而實際上我知道我並沒有我的內在對話中說的那麼牛。我知道我裡面是空的,是空虛而且不實際的,然而我可以躲在心智繼續幻想一整天,然而實際上我就是停在那裡,沒有改變。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認為我需要有人陪我一去做某事,或是一起完成某是,我呼吸並停止。並停下來書寫,研究我在這裡的出發點。並明白我在此刻的出發點其實是:我並不想與我自己獨處、獨立,獨自進行某事,認為與別人一起做可以“更有趣”、“更不孤單”、“更不惹眼”、“更不奇怪”、“更有安全感”而非享受在此刻,享受與自己獨處,享受與自己一起行走,安於與自己同在,或是在那一刻享受自己。

因此我承諾我自己停止並看見自己的出發點後,繼而承諾自己在這一刻呼吸並重新校準自己回到將要做的事件,在呼吸中制定紀律,負起自我的責任進行這個事情,並且保持我在呼吸中覺察我與心智和我與我的呼吸的關係。

我承諾我自己,下篇開始討論我與金錢的關係。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