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Day 0-142 害怕失去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都跟其他人聊好多事,跟我住在一起卻沒有提到這麼多事,而感覺自己是比較沒有價值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跟其他人聊的內容是空洞的,不是出自於真正自我的表達的,因此是虛偽的,是他基於恐懼失去朋友所採取的習慣的說話方式,而跟我在一起則不需要說這麼多無意義的話,而感覺我是比較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說的一些事情,包含他的感受和用詞,都是不負責任以及無意義的,而認為她在那一刻是虛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在我旁邊故意跟他的同學聊得很開心,以突顯出他跟其他人相處比較風趣,開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喜歡在我面前假裝自己很多人要跟他聊天,而讓我感覺她藉此在我面前展現、證明他是如此正常、如此成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在我面前故意洋裝他沒有我說的那些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在我面前跟其他人說話的方式沿襲他之前我認為不夠恰當的說話方式,並且企圖顯示其他人都可以忍受,只有我認為不恰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故意在我面前證明他自己的表達方式是恰當的,是不需要改變的,基於別人都可以接受,也喜愛這種表達方式而作為參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固守他的表達方式並且企圖在我面前證明他這樣堅持的正當性,讓我感到不舒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在我面前企圖證明自己而繼續固有的行為頗讓我感到不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說話的方式讓我感覺不應該,而且增長他無謂的空虛和不誠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怎麼樣說話一定代表著他當時正處在什麼心理狀態,而感到對他的輪迴行為模式感到不耐煩。

我明白我非常清楚我形容a的那些心理過程和動機、背景,因為那都是基於我自己的心智所聯想、串連起來的理解,我透過我的心智能夠理解的範圍去理解a這個人仕,然而我在參與對此人士的好壞評價時,傾向把這些能量與責任投射、推咎到對方身上。而沒有了解到這是行不通的,因為在這裡參與的一直總會是我。

我明在這裡我所不信任a,以及我相信我被他如何看小,被如何挑釁,是因為在我裡面完全可以想像、並相信我會如何被對待,如同我會如何想、如何惡意對待、挑釁、排擠他人,而我在我裡面還未處理這些體驗,還未寬恕並且停止,因此我投射我對他人的惡意迴向到我被別人同樣的輕蔑對待,而感到抗拒,拒絕和憤怒。

我明白我察覺到,甚至對他刻意要偽裝自己不讓對方輕易戳破自己,或是不願意面對自己的錯誤,是因為這樣自己就能夠保留一絲尊嚴和隱私的這部分十分敏感、查看如此細微、深入,甚至還參與了負面的批判、負面的能量,在於我參與了我對自己認識、記憶的部分查看這個行為,而我批判這個行為,基於我對自己這部分還有強烈的迷佔,以至於我還未看到我這麼選擇的真正過程,和過程中的理由、我所採用的藉口,因為我尚未一一釐清,因此我對自己並未全盤的理解和寬恕,而我僅僅是透過記憶中聯想到我對於價值是非對錯的批判教育/習慣來批判、甚至否定這些決定(從這些行為、選擇的表象,參與我對自己在做選擇時分離出來的我的形象而定義好壞,就像是我分離出一個女性的形象去代表我從做過的事,而我批判這個我的化身的女性作為分離,現時看起來我就是在批判過往做這個決定的我(那個化身的女性)而與我現時的自己沒有道德上的關係。而這裡很有趣的是,我逃避面對道德的譴責,但是在這個恐懼裡,我沒有意識到道德這本身的極性,甚至是恐懼本身,我都未起身覺察,並站立停止。)

我明白我害怕失去別人,因為我害怕失去我定義中生命美好、順遂甚至得意的感受,我害怕不能再夠體會我幻想中我應得的那些幸福、羅曼史,我害怕我會孤獨、失去熱情,失去保護,失去在這社會生存的希望,而在列出這些害怕中,我同時一一產生一些畫面,和一些在其背後的真正感到需要、想要的那些理由。朋友的幫助、享受朋友的幫助、享受朋友給予的讚許和同時無條件的付出、渴望相互扶持的愛人,渴望擁有與之匹配的能力、渴望一個積極的伴侶,讓我的人生可以保證幸福順利,渴望擁有光明而且參與感的未來,渴望我成為一個真正處在正面積極的階級,渴望我擁有一個最喜樂、富足、熱鬧的人生。而我同時會存在著樂觀背後極大的恐懼。那是在我終究脫離樂觀之後,為了所謂:查看現實,而跌落的極性陷阱。我極度恐懼最糟的狀況就是這些期許、慾望無一實現,那在我的心智中並不是從零開始,而是失去一切,失去那些我幻想我應得的掌聲與光明未來。所以在這裡看見一個明確的點,就是我在這極性幻想中,我很明白我是毫無真正的行動,我看見我自己的,我看見我期待、祈願一個新的運氣,接受被動的幸運,接受我應得的命運,而我一直都看得很清楚這一點。

我明白當我看到對方輪迴他的行為模式而感到氣憤,不耐煩,厭惡時,我實際上是把他看做是一個無法脫離掌控、無法掌握自己的那股悲傷、悲劇的畫面,我把這股能量放大直到他佔據我看到的世界,我把這股悲傷和憤恨投射在這個人的圖片上,他的行為舉動,他的面部表情。在這裡我把容許自己沈溺在輪迴中不為自己改變視作受到心智的支配,而無法理解、或從這痛苦泥淖中走出而感到不快、壓抑,不耐。在這裡我看見我還未寬恕我不為自己站立、沈溺在自己的懶散、不為自己站立的那些時刻,我對我沒有為自己站立的那些時刻產生情緒,感到後悔與積累的後悔所感到的悔恨痛苦。因此我看到a重複的牢困自己時,我很快地用我自己的體驗來理解對方,甚至重溫這種不快。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投射一些行為模式、動機的窺探時,給回我自己,把這些參與在內的內容寫下來回歸到我自己,明白這是就是我在我人生中所體驗的,所認定的,這是我在我裡面還沒有原諒、寬恕的回憶,那些體驗,那些記憶。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看見對方在輪迴產生她的行為模式時,明白我最近並未寬恕這幾日以來所積累的自我貶抑,在其中我看見我在某些時刻其實察覺我可以離開這個卡困,然而我並沒有,而這些覺察在我心中產生評判,認為我沒有即時為自己站立是糟糕的,而沒有明白我可以在此刻的覺知選擇站立起來,而非透過我的投射批判他人,而繼續的不做改變。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