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Day 0-121 我抗拒被看低/我害怕意見分歧

觸發點:對方表示不認同我的人際關係經營方式。

反應:認為我被否定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對方表示不認同我的人際關係經營方式時,我便認為對方的意思是否定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懷疑我自己可能真的一意孤行,我可能做錯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做法的正當性被對方否定了。

我認為在過去對方就一直對我的人際關係經營的方式有意見,並相信他曾經說過他認為我應該要如何做比較好,總之我認為他認定我在這一塊是不夠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對方真的對我的人際處理方式有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對方對我的不認同視作與他交往的一個缺失/條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對我的人際處理方式會影響到他對我的耐心與期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長期把我當成孤僻的朋友,並認為我是比較有問題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把我當成一意孤行的人,而會在攸關他的人際生存利益時會拋下我的。

我在這情形會產生的暗聊:
1.你就是看我不順眼嗎。對我有很多不滿嘛,那你為什麼不說?為什麼還要跟我做朋友?就是因為我們最聊得來嘛!
2.你就是那種在團體裡會選擇拋下我的那種人,因為你害怕。
3.我不羨慕妳那一套,而且我也不覺得我這樣不好。那都是因為你太需要人際關係的支持了,而這讓你顯得懦弱。
4.你活在你自認為的生存法則裡,但我不想。


1.你就是看我不順眼嗎。對我有很多不滿嘛,那你為什麼不說?為什麼還要跟我做朋友?就是因為我們最聊得來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定對方對我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承認並看見我認定對方對我不滿,是因為我認為他曾在一些態度或行為上表現出碎語以及演繹嘆息,而這對我而言是干擾性的,使我感覺我被對方感到無奈、對方對我有著暗示性不敢於表露的“意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基於我不去回應他的暗示性表示有“意見”,而對我產生不認同/不滿的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基於我沒有滿足到他的期待回應而對我感到不滿,繼而自行認定我是一個不聽別人說話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對我沒有如他期待的回應他的暗示性表現而使他不滿,與他繼而認定我不聽別人說話有直接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會認定我不聽別人說話,來自於我沒有解讀他的暗示性舉動。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承認我是基於我蓄意的不予回應,而認為對方必然有所失落,繼而惱羞成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沒有資格令我去解讀他的暗示,因而蓄意的不予理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暗示的言語是自以為高等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不予理會對方的暗示性言語顯示我不屈從於對方的自信,不用承認對方的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如果自己的暗示沒有被接受,等於對方根本不願意去理解/看見自己的感受,因而表示對方等於專注在自己的思維中,不會自行聽別人的意見。

2.你就是那種在團體裡會選擇拋下我的那種人,因為你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