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Day 0-136 拆禮物!我討厭的所有人格特質的懶人包就在我身邊-2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喜歡偷懶,因此很討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為A先生負責他能做的工作,並相信我在做的工作是可以沒有必要出現的,因為我已經預設並期待A先生必須做一部分的工作,如此才不至於“他做的少,我做的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站在那裡看著我們做工作很礙眼,彷彿他無所事事,彷彿他在藉機偷懶,自己腦補自己“很忙地在監工”。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在裝忙,然而事實上他只騙過自己沒有騙到別人,所以在別人眼中他只是站在那裡,然後慢條斯理地做一些舉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他慢條斯理地移動,在我們工作室緩慢地提供援助,是自以為是的,是自以為掌握節奏而貼心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定A先生偷懶的慾望造就他持續自我欺騙“他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幹得很稱職”,而對於他絲毫未覺他的行為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應該為他絲毫未覺得自欺欺人感到羞恥,和他應該要有自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自我感覺良好的行為十分要不得,十分惱人和刺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太過固執,會失去快樂,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憤怒A先生固執己見,造成我不快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不為自己的懶惰找出解決辦法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替A先生工作等於替他負擔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我替A先生工作,他就可以不用負起責任,而且我相信他也樂於不用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A先生不喜歡承擔責任,相信他會以各種方式去覺察責任的沈重而閃躲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A先生在旁邊慢條斯理的協助,是拖延自己工作上責任的手段,並且透過“協助”的角色來自欺欺人“他在這裡是有用的,他是有存在的意義的”,因此我相信他是不肯為自己負起全部責任,而只想要得到別人對他的讚美而得過且過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定他是一個好大喜功的人,喜歡做表面功伕,然後不願意嚴謹做事的人。

我明白上述我對於此人的指控,和我的見解,都來自於我對“我自己的人性”的了解,也就是說,我是清楚地以我的出發點,和我的經驗去判斷我看見的行為,並且如此的深信不疑,因為這些行為的合理性和它的理由,都是我曾經明確給予過的。
我明白我對於這些行為產生反應,在於我看見這些行為實際上是如何的不負責任,也更加能夠辨認行為背後的動機,然而我並沒有原諒這些不負責任的動機,因為在我裡面定義這些動機所製造出來的後果是“虛無的、徒勞的”,甚至斥責這個行為沒有考量到的後果是製造更多愚蠢的結果,因此我不接受也不寬恕這些我曾經允許過的念頭和行為。

我明白我並沒有實際的去體驗到或是從經驗中得到教訓,而是在接受這個新的“概念”中同時直接摒棄並相信我曾有過的那些動機,和不負責任的念頭是惡的,是不好的,因此囫圇吞棗的將它推向一個“自認為不好的領域”,在那裡存放我對自己了解的部分的否定,然而這很明顯的那些東西還是存在在我裡面,因為“我只是把它放在一旁”,並沒有接受並寬恕掉這些經驗,因此一個事件的觸發,我仍會存在這投射去看我所見的世界。

我明白我如此明確地指控A先生必然是如此如何的打算以至於發展出我所見的行為,是因為我精確的以我自己的角度去描繪了這個人,我如此深入如此肯定的認為我理解、看透這個人,然而我並沒有發現我是如此的精確地看透我自己所擁有的特質。而我不願意去反省並看見我自己本身仍然存在這樣的投射,我現如今還是存在這樣的傾向、這樣的選擇,我還是關切著、存在著“希望別人為我負擔起責任”的願望。我斥責對方應該負起責任以減輕我的工作量,那是因為我已經合理化的相信對方應該做的更多,而我應該做的比現在更少,在這裡顯然地我的出發點也是想要減輕我自己的責任,在這裡我定義工作是渴望能減少的,是應該要減輕的,它是消耗我的利益和我的時間的。我事實上在這一刻同時衡量著的是:我如果全做了的話,我可以做我自己的事的時間和空間將會減少多少。因此我在那一刻相信並定義我是受懲罰的,我是受磨難的,我是受到迫害的,我是被相對犧牲的,我是被約束的,相較於工作,我還有更想做、更想要去享受的事情——而那顯然比工作還要讓我偏愛的。

我明白在那一刻,我給予自己藉口去不享受在這一刻,因為我定義這份工作在這一刻是不享受的,是比較差的,所以我產生負面的感受,也是基於我相信對方在同時獲得相對比較好的享受——他得到他的輕鬆,並且以我不能體會的方式享受這份偷懶。而因此我責怪我不能享受是因為別人剝奪了我的享受,我責怪別人造成我不能享受,然而事實是,我自己渴望並且期待、存在著不必負起責任,我如此敏銳地覺察著這股慾望,只是我一直忽視並且欺騙我自己我不存在這項“陋習”,然而我如此頻繁的投入並且成為這些憤怒,顯示的是我一直都存在著這個不負責任的傾向,而對方的行為只是讓我這個覺察有了具體的投象,我看見我心中的傾向就是會如此的演繹,所以我才會如此肯定對方一定是如何如何想的...只是那從頭到來只是來自於我的推敲——無關乎是否真與對方心中所想吻合,因為這不是我的責任,也不是我應該負起的責任,我的責任是在這之中的我自己,而不是負責指責別人,然後不用去看到自己。
我明白我在那一刻因為相信我應該擁有哪些輕鬆,而我卻沒有實際得到,而認為這一刻變得“難以忍受”,這完全不是真實,事實是我可以在每一刻感到享受,與我的呼吸在一起,與我的物質身體一起移動,一起在這裡做著“工作”,呼吸在這一刻,在這一刻體驗我自己,繼續推動我的下一刻。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看見A先生站在那裡看著我們工作時,我調整我的呼吸,停止參與那些觸發的暗聊,明白我的反應即是投入了我不享受在此刻的藉口,而且企圖要推卸這些責任到別人的身上。因此我呼吸並停止,回到我此刻的物質身體與我自己的移動,確實的活/工作/移動在這一刻。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看見A先生開始談論/抱怨/推卸責任時,明白他可能正遭遇相同的迷困,並且沒有找到最好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而陷入這樣的衝突裡頭造成對自己的後果,因此我可以靜下來並明白這是他正在承擔他所創造的後果,如果我能夠確實的協助他進行解決,我可以簡單地提醒對方,而如果對方不願意接受,那也是那一個當下他所做的選擇,然而這與我的出發點時時刻刻沒有交聯,我可以不投入這一刻的藉口而選擇不用在這一刻活出為自己負責任的人生,總之這時刻與我自己的出發點是相關的,無關乎他做了什麼決定。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