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Day 0-137 我沒有改變我的決定

剛才與我的女友度過不錯的學習騎機車的時光,在那個時刻我投入在這互動中,沒有更近一步的親密,只是純粹的享受在我的每一個表情的表達中,而我享受在這友好的互動裡,我們純粹因為我的表達以及我們在這時空中的移動而享受著。他笑著看我越發熟練的前進,而我也對於他的微笑回以微笑,並真確地享受在這一刻的愉快中。

我們之間的互動是純粹的基於我們所進行的活動而牽動著,我純粹在那一個時刻與他一起體驗、共享這個空間,我沒有去思考我們之間的距離,而是看見我們只是基於所見所觸動的感受而笑著,而注視著,基於這一刻的我們彼此而互相關照著。

我相信他關心我騎車上路的安全,那一刻他的表現是純粹的,不是因為要關心我而說出他的擔憂,而是他真的在那一刻希望我是安全的。我在這之中看見我之於他是一個真實平等的存在,在那一刻我感覺到我是被真誠的關心著,而不是扯著嗓子說著自己毫無印象出現的擔憂。

所以那一刻我看見這樣的我們是平等同一的,十分真實的,我是在那一刻被他真正的如同自己一般的考量著,我們是平等、對等的存在以致於是誠心的希望、並想要對方能夠享受、能夠喜悅。

然而在這之中我檢視自己那股隱隱透出的留戀,那是什麼樣的情緒。
我再次害怕我傷了他的心——因為我已經決定要與他分開。

我害怕傷了他的心,因為我已經預見了他可能會有的難過反應,而我看到後將會是心痛的,將會感到這是我傷害了他的構想,他的夢想,他的幻想,他的願望,我會讓他無法自制的想著自己是被拋棄的,然後感到痛苦、受挫以及手足無措。

我同樣感受到那股畫面所帶來的衝擊,我彷彿也能夠體驗一回那種我想像的他會有的情緒。說穿了,那都是我自己會選擇走入的想法,因為我有這樣的傾向,這樣的經驗,這樣的心理,這樣的性格,這樣的背景,這樣的過去。

然而就這股心酸隱忍之外,我看進去我自己,我也看到一個未來,一個作法,一個選擇——就是我們成為彼此的支持,但是不再是以這樣伴侶的角色,而是各自為各自的進程負起責任,我負起獨立、誠實面對自己所有各種藉口的責任,去真的沒有藉口的做出改變,而他也自行發展自己的進程。

在剛剛那樣的相處過程中,我沒有預期會出現的煩惱,煩惱我如何與他保持距離,然而又不要讓他感到太過挫折與不安,剛剛的互動是如此簡單而又單純的,我以一個人的角色去投入與他在一起的時光,而他也回報給我相同的方式。

現在這個時刻,這個時機,我們已經確定要分開住了,而且他的經濟狀況和與我的金錢關係,都已經開始做切割,以及這陣子我們這段時日的空白...和我這幾日與我自己相處、以及與他親密關係的生疏和對於這生疏我的安然,我已經能夠接受,並且勇敢地做出這個決定,並且也決心要進行這項決定。

在這裡我感到欣慰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沒有感到內疚,也沒有感到不安和失去的痛苦,也沒有感到罪惡、自責和糾結。因為在這裡我沒有責怪分手是誰的責任,也沒有定義這是一個怎樣的處境,我會想到別人怎麼說這樣的決定,在這樣的時空和這樣的環境,我在對方家裡工作兩個月後跟對方分手,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況?是哪裡出了問題,是工作上一言不和,還是我在這裡的體驗不好?

或許這個事實會變成別人難以理解的現象,會讓知情的人八卦,甚至是針對我的不諒解,甚至我女友本人也會對我不諒解,但是我能怎麼做把這種誤會降到最低呢?也就是我如何真確地表達我的決定和這個決定的原因呢?

首先,我自己要釐清的是,為什麼我決定要分開呢?我此刻的心情是什麼?我的狀態穩定嗎?

如同文章一開始所展開來的角度,我是在剛才頗享受與他相處的時光的,但是那種體驗不是作為伴侶所需要的那種支援,而是純粹的兩個存有在學習的過程中所迸發的樂趣,所以這並沒有給我帶來反悔以及迷惘,而是讓我更加看見兩個人如果在對等而且穩定的狀態,可以如何發展出更多的互動,而我放下與他相綁的那層定義,放棄那些對於與他在一起會有的對於金錢的恐懼與擔憂,兩個人之間不存在這些羈絆的“假設狀態”,這給我從未有過的輕鬆和自由,我能夠更加彈性以及無所謂的考量他的狀況——因為那是他的事情,那是他的生活,那是他的決定,那是他的責任。

雖然在這裡我也必須檢視我在這裡只是在逃避我對於金錢的恐懼,我愉快因為我看似暫時脫離了擔憂沒錢的未來,在這裡我的出發點是:我可以不用擔心我的未來會被錢所追著跑,因為——我不再有這樣的伴侶,這樣的羈絆,這樣的隱憂,這樣的責任。我又是那個小康家庭的大女兒,我又是那個不用擔心沒錢的有錢人了。

所以這裡我彷彿獲得自由之身,因為我看似不會被金錢所打擊了,我也少了那份危機感,那種缺錢的恐懼、不再是我所依賴,也不再是我所想要逃避的問題。比如我如果還跟他繼續在一起,那麼我們在關係中的金錢支出會繼續,而我會繼續活在對於金錢的擔憂中,也會持續以金錢去衡量我與他作為伴侶的關係的品質和價值。

此刻的我並沒有真正走出改變,因為我有很多藉口,比如依賴,不用負起責任,持續期待對方替我減輕負擔,然而我縱容我自己不去為他考量,失去與他對等相視的能力,而導致我們在關係中陷入膠著。

再次,像是在跟我自己強調,這是一個好的時機點提出分開。而我能做的是,讓他明白我真正的考量,以及我真的決定要朝這個方向改變,我希望能夠與他形成確實互通的理解與共識,讓他明白我這次的提出分手,不是威脅,不是負氣,而是誠心的祝福我們各自的未來,是我願意與他持續的保持今天如此平等對等的相伴,相識,相互支持。我開始期待自己一個人面對這一切,在這之中去真的獨自面對我已經在這段關係中所養成的依賴習慣,這對我而言真的是一個嶄新的目標,也是我所真誠祝福我自己和對方的。

這幾天再繼續看看事情的發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