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Day 0-138 不心痛的分手

昨天她進來房間,主動問我我們現在是什麼樣的關係。我愣了一下,因為很快的我在思索我原先不在這裡告訴她的考量,和她現在在這裡問我的"衝突"。然而很快回到當下,在她的面前,我發現我看見現在這一刻,她已經事實上做了決定,就是她想要理解,確認我們的關係。

而我在此刻基於我自己的考量,如果繼續做出我原先的決定,那麼這個當下我是不誠實的,因為我明白這個決定將是建立在拖延,不用現在就要承受這股預期的壓力的出發點。

因此我愣了一下後,回到此刻的我與她,我開始去看我眼前的她,她的臉上所表現的表情,以及我與她現在的互動。

她說她覺得我們現在這樣很奇怪,她不是很喜歡。我嗯--了一聲,然後我坐了下來,將椅子往後滑動,讓我由下而上,保持一個距離的看著她,接著我把視線落在我右前方的書桌,然後我再次看著站在原地盯著我的她。

在那一刻我做出了毫無隱瞞的自白,把我在這一兩天自我書寫後整理的決定告訴她。在那個自白的時刻,我不帶情緒,而是一貫溫和的說出我的領悟,和實際上我們如今遭遇的各自人生不同的事件中我為我自己的考量,以及我引出我在這裡與她家人的相處,所獲得的體悟。

於是我們接著開始聊起她的家人,以及我對她的觀察和看法。在這裡移動的每一刻,我感覺我是一直與她在一起的,因為我擁抱了我與她坦承與真誠享受與她對話的當下,因此在這一刻我充分與她相伴,與她分享,然後她的反應也是穩定的,我想應該也是在這個氛圍中,是如此的投入在兩人的交流,無所情緒和負擔的單純相伴彼此,因而排解了對於失去的恐懼情緒的發生。

而在這一刻,我也發現我和她的關係,可以不會帶有負面的情緒和記憶,我和她的關係未來有更多的可能,也能夠隨時與她同在支持著她,因為我和她在房間相處的這一刻,我們像朋友,但卻不會遺憾。理由如我前面所說的,我們之間排除了失去對方的恐懼,因為--在這個享受的當下,我體驗到了那是由自己所主動要實踐的目標,我會一直以這樣的出發點,以這個當下我們如此對等的享受著彼此的經驗和自我誠實,自我探索,來繼續與她保持一個支援,守護的關係。

晚上,她要求與我同床,我問她原因,原本我以為她是顧慮到在叔叔阿姨房間睡覺擔心會打擾他們,但她說可能是因為她要與我分道揚鑣了。我笑著說:ok,but no touching~ 因為我不想給我們有更多反悔的機會,這是最不利我們的決定--回到不健康的依賴與放棄自我改變的責任。

晚上我們聊了非常多關於我和她,與她和她朋友,和她與她家人的關係。
我躺在他的身邊,他的肢體表達出他對我的不捨,但是在“心態上”,我們已經還是接受了分開的決定。

續-
對我來說,雖然已經正式分開了,但是我還在他家繼續打工換宿,在目送她走之後的當天晚上,我在房間環顧一周找到他放在衣櫃上的衣服,我發現那是他留在這裡唯一的東西,接著我想著他此刻正在我們台中同居的地方收拾著他的東西,想到未來我收假回到台中住處,那裡也不再會有任何他的東西。

我們真的要各自生活了。
回顧這幾天有她存在的時刻,那種存在感彷彿如影隨形,他自從昨天離開之後,就一直重複出現在我的心中,不斷的重複播放一整天,在我工作的時候,在我乘著車放空的時候,在我吃飯的時候,在我洗澡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腦中只是一在反覆地浮現:我與他,我與他,我與他,我與他,我與他....我與他的一些回憶,我與她的各種時刻,我與他的結束,我與他之間那種依依不捨卻又如此美麗的放手。

容我在此刻沈浸在心智中,我對於這美麗,而又永恆的決定,感到想要卑微的示弱,但卻最終要強裝鎮定地實踐承諾,因為在這高度祝福,與兩人真心渴望各自進入各自的下一步,去獨立的好好處理自己的事情之下,其實也沒有反悔、回到過去的不負責任的理由。

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很激勵的時刻,對我的人生而言,這是我遭遇過最不可思議的分手,因為這是如此平淡而又雋永的,當你發現對方正閃爍著眼中的光芒,緊緊的擁抱這一刻的你,他對你不捨,卻又能夠聽你笑說以後分開的祝福,你在他的身上看見他也選擇勇敢獨立,選擇接受這個決定並且認真投入現在工作上的考驗,這其實是一刻也停不下來的時機,既然放手,就放了,這個時機,不會再牽起來,因為這個時機,和未來我們各自道路延伸分岔的程度,使得這個分開是如此的合理。

他有他的經濟、家庭壓力,我有我的未來還在規劃,相聚即是強求,不如做遠方互相支持的摯友。

他真的是一個非常了解我的人,我在接觸desteni之後開始跟他分享我的想法,我各個階段的心態,我們之間的相處,也遭遇失衡、平衡、衝突、停滯,但是這不能停止我對他的依賴,以及在這這段關係中我已經停滯在不負責任的部分很“長”一段時間了,對我和他都不好。

我今天整個人陷入重複的:我和他的各種念頭和一些回憶的回放,我知道這是機械性地反覆出現,因為他主控了我一整天的注意力和我的心情。我也有慾望想要昭告天下我跟他分手了,換來更多人對我的關注或是關心,來企圖填補、刺激、變化我這機械性的、被這個念頭充斥一整天的麻木狀態。

但是我發現我不能好好的表達清楚我的心情,我想到了書寫。我需要對自己書寫。我需要對自己傾訴,我,我自己,吳劭萱,這個一直與我在一起的存在。他的身體正體驗著失去所引發的情緒而產生的痛楚,心酸,無處宣洩依賴的痛苦。

我開始在面對看著前女友的賴,但是不再有理由和時機去頻頻問候,因為我的出發點非常的簡單,就是想要趕緊去回到我所習慣的生活,明明在真正分離之前,我們有好幾天沒有聯絡,而我也絲毫並不感到痛苦,但是此刻我定義了:我已經不再具有這樣的資格、和這樣的理由去依賴、耍賴、問候,而感到我對這權力失去的撕裂痛楚。

對,我制止了我去基於耍賴、失落、依賴的心態去問候她,儘管我關心了他,但是看著她開始實踐分手後的距離和風度,我也感受到被推著前進的那股暗示,心中不禁一嘆:哎!我想必將會欲言又止一陣了吧。

欲言又止,那是指我想要抱怨、耍賴,或是說些不負責任的話、逃避在這一刻承擔起責任,而說一些廢話來填空當下,拖延正事的慾望。我定義自己:再也沒有人聽我說這些話了,我也沒有人可以訴說了,而感到極大的痛苦。

但是這樣的痛苦還是要克服的。
我現在能夠做的,還有亟須想做的,就是停止再重複想著分手的事,停止陷入這不明所以的迷佔中。

劭萱,你可以的,呼吸在此刻,感受這一刻你所體驗著的,你所活著的,你所遭遇的,你所經驗的,這來來去去的回憶,讓她流過你的身體,通過你的心智,然後回到此刻來。

你沒有失去什麼,你只是夢醒了要繼續承擔起之前放下的責任,這段感情起於對自己的不滿足和空虛和不了解,但是終結於真正決定站起來為自己改變人生。這是對我自己而言非常大的支持,而今天我又多了一個支援我的朋友,我的前女友,我們會一直陪伴彼此,如果我願意的話。

明白這個宇宙,從沒有互相依賴以求生存的存在,我和她與其他人無異,只是共同經歷了一段回憶,但是這並不代表失去與他共築更多回憶會讓我失去某處的永恆或命運,因為最終我們都是一樣的回到原點。

如今只有真正的走我接著的人生,好好的與我自己親密,愛惜我自己,我才能夠活出不會後悔、心酸、遺憾的生活。

祝福,也祝我自己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