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Day 0-135 覺得沒有活著

我的嘴唇現在是不健康的,有被油脂包覆的厚重感,我記憶起來應該是早上的蔥抓餅之後維持到現在。

這種油膩的感覺應該是會被吸收消化掉的,但是到我吃完午餐,而且午餐也吃不太下,斷斷續續吃了一個多鐘頭,這種油膩感始終在我的嘴唇上,在我呼吸,空氣在我嘴唇上通過時,那種隔閡、不自由,甚至是束縛的感覺,直直地透過嘴唇到達我的胸口,而我癱坐在一個地上,彷彿我能看得見我正呆坐在那裡呼吸。我“知道”我活在這裡,我“知道”我的身體現在在這裡與我在一起,但是我還是感覺到來自外在的束縛。

我與我的女友在一起,昨天他無預警地出現在一扇門後,開始了我忙碌又毫無進展的暗聊。我在這一兩天已經更加的釐清並且接受我自己作出的決定:與他分開。在這裡我排除了對他的埋怨、憤怒跟衝突,我此刻對他是懷有歉疚的,因為我還未跟他說破,但是我已經很確定我的決定,我也開始計畫著這個時機的未來。

但是他此刻與我同處在一個空間,還是造就了我此刻一部分的壓抑。另一部分是因為今天沒有工作,而我在這個鄉下沒有事做,就會有“很無聊”的感覺,我相信我“被困在”這間房子裡,加上外面在下雨(現在則是下午大陽天),因此我哪裡都去不了。我感到受困的,加上我的嘴唇油膩使我呼吸不順,我在這一刻感覺我不像是活著,而像是在喘息著。我現在決定先去刷牙,看能不能洗去那種油膩感。

現在我刷完牙回來,薄荷的涼爽的確帶給我一些清涼的感覺。而這種沁涼的感覺稍微緩解了我的焦躁。

這一兩天的焦躁感也來自於我感覺我的近視好像加深了,看遠方的字已經開始有些模糊。而視線的局限性帶給我“無法專注活在此刻”的錯覺。彷彿只要我無法對焦,我就無法投入這個世界,我的注意力等於我的視力,如果我無法集中我的視力看清楚一個物體,那我就無法在這一刻體驗我與那個物體的關係。

這就像當你的眼睛失焦時,你不能確定你是否有好好活這一秒,所以你會要求自己集中你的眼神,去努力瞪大著眼睛看清楚你眼前的東西,來感覺你有抓住在這一秒的這一刻。

然而當我閉上眼睛,我就不用奮力地去看清楚一個東西。我只需要專注在我的呼吸,感受我的心跳和我身體的移動。而這一切就不再那麼緊張,迫切了。我能夠慢下來,因為只是感受我的身體,而沒有接收更多圖片去發展/觸發我心智中的定義和暗聊。

而現在我的物質身體開始在消化稍早的食物,我的肚子的腫脹感,撐開胃部的感覺正在慢慢緩解,而這種消化的節奏促使我更能夠回來掌握我自己的呼吸和我的耐性。

現在在閉上眼睛持續的呼吸中感受我身體撐脹的感覺漸漸退卻,這是一個無限延伸的舒適感覺。而我在剛剛一個瞬間“想到”我此刻、或是之前所感覺的侷限的感受,來自於我腦中大量的念頭,和我覺察到我的行為的規律、機械性。我不斷滑著臉書和一些特定的網頁,然後再來感到倦怠,然後我打開比較少光顧的網頁,想要看看不同的資訊,然而看了之後反而更加感到注意力渙散、更加抑鬱,感到更加無法消化吸收。然而就在我閉上眼睛,開始投入我的呼吸時,那侷限的感覺在我持續的呼吸中並不存在,因為我就是呼吸在此刻,我活在這一刻,我投入在這一刻,所以這並不是一個被定義的一刻,我只是去活在這一瞬間,然後只要我不要思考進入念頭,這個體驗會持續然後支持我繼續活在此刻。

所以我的生活短暫的出現了“沒有定義、沒有註解”,我說短暫的意思是,因為在下一秒,我又繼續定義這一刻我的生活是“無事可做的”,然後又在那一瞬間“感覺”我“很無聊”。但是這是很有趣的,因為我可以不無聊,只要我不定義、投入並認為我現在很無聊。

所以就算我現在待在一個房間裡,足不出戶,但是我還是可以自在的在這裡呼吸每一口氣,如果我想要出去走走,也行,沒有真正的理由阻擋我去任何地方,從來都沒有,我可以在任何一刻決定我是否享受在這裡,與我自己的身體、與我的呼吸在一起。

謝謝,現在可以繼續這樣穩定的在呼吸中與我自己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