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Day 0-166 那又怎樣

我會犯錯,浪費我的錢,浪費我的時間。看看我撒出去的那些錢,看看我一直一事無成,我弟出社會後會比我順遂,我會成為家裡的負擔。我以為我會過得很光明,結果我是一個魯蛇。真是不堪啊,一直以來看似還是家裡最有抱負的人,結果現在應該也是被當成一個嘴砲王吧。

我想選擇這樣的工作,但薪水沒有比別人高,周圍沒有同年紀的人,我會活在一個同溫層裡面麻木死去。
我喜歡跟大家關係融洽,不喜歡孤立 圖明哲保身,這樣很天真吧。

我想要被公司其他員工接受,希望看到他們因為我臉上有一些笑容,這樣很累,我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我希望可以讓女性喜歡我,讓我感覺我被接納、被肯定,可是我不喜歡自己做出討好的舉動,我不喜歡自己把自己的姿態放低,我不喜歡總是察言觀色,擔心自己做過頭的自己。

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我覺得自己真實不起來。真實的我要怎麼做?

以上的OS全不是真正的我

老實說我真的不在乎這些事,在哭泣的時候我也看見“不用讓情緒參與進來哭夭自己很可憐”,一邊哭一邊講的時候,也知道“停損點在哪裡”,能量釋放過就過了。

以西方極樂園的印象來說,就是“能動能靜”,好像個機器人一樣,可以在下一刻回復自己裡面的平靜,腦袋裡一片空白。

我的那些害怕,擔憂,自尊心,信念,價值觀,也不是真正的我。我不知道真正的我是誰。不過絕對不是這些東西。

我怕犯錯,怕別人糾正我,怕我的話語的權力被貶低,而不是真的去查看我的話語是否對別人會有其他不必要的影響。

我怕犯錯,我害怕那些繳出去的學費,怕我的人生就因為這個錯誤而耽誤了,而損失了,而比別人慢,比別人差,比別人不光彩。

我怕做錯選擇,怕別人都走在我前面,我怕我落後,我怕我變成一灘爛泥任後來居上的人踩踏。

我怕我若沒有成功,我的人生就像沈睡一樣沒有任何意義。然而,我心裡想的是別人會如何評價我的一生沒有特別之處、沒有意義。


我怕我失去聲音,失去我的權力和自由,失去與別人比較的資格,失去那個正面前進的移動。

我怕我留在原地,一個人發出聲音都有回音,我怕我被遺忘,被留在別人的過去。

我怕得不到保護,得不到認同,而失去我的價值。

我怕別人不期待我,眼中沒有我,不會選擇我,不會給我選擇,不肯定我,不想理解我,聽見我,認識我。

我想要別人注視我,讚美我,欣賞我,喜歡我。

我想要別人願意幫助我,支持我,與我分擔,與我一起創造通路。

我想要與人一起工作,體會溝通之下的成果,借力使力,為了共同利益協作。
我想要認識更多人,看見他們的臉,表情,性格,說話的方式。

我想要看見更多語言,真誠與謊言,背後的事情,別人的選擇,別人的人生。
我只是想看看。我只是想要讓自己是一個誠實的人,我想要別人對我誠實,就是我的成就。

我想要幫助別人,讓人找到幫助,我想要別人感謝我做的事情,因為我而改變他們對生活的態度。

我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不是被人家利用的價值,而是我主動帶來的價值,我去offer,我去創造,成為一個有創造力的人。

這是我想要的。
不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不是一個很專業的人,不是一個頂尖要角,菁英份子,而是一個有創造力的行動者。

為了我所熱愛的事情而創造各種offer,得到別人的感謝與支持。

而那些所謂的工作職等,社會地位,薪水多寡,親戚家人的認同,他們說yes or no,真的只是放屁,那都不是我的事,那不是我真的在乎的事情,也不是社會,我的薪水,我的親戚真的care的事情,沒有人真的在乎我的社會地位,薪水多寡,在乎我是不是走上比較辛苦的路,這些話就像放放屁,然後隨風而逝,被拋之腦後,我自己留在原地吸。

我吸了這些垃圾,然後僵持在原地,一邊也否定自己的興趣,從而變成我認為我沒有興趣,只有把自己變成我認為親戚在乎的樣子。

看起來真是傻。不要再做了。

被人認為沒有出息,輸別人,沒有企圖心,競爭力,好勝心,那又怎樣?

我沒有光耀門楣,延續順心得意的形象,做光鮮亮麗的工作,得到一般人的點頭稱許、客套吹捧,那又怎樣?

我沒有被別人羨慕嫉妒,別人待我如待狗,或是連瞧也不瞧,或是讓人輕蔑,可憐,心生優越,被人恥笑,等等等的所有我想得到的行為,那又怎麼樣呢?

我為了這些自己所預想的情節所困住了,不管真實是如何,我創造自己的現實,就是舉步維艱,想要躲回殼裡,想要回家,想要逃避,否定自己的興趣,沒有任何生命力,沒有創造,沒有熱情。

我早就死了。

繼續在意這些東西,我就死透了。

沒有興趣,沒有熱情,沒有目標,沒有原則,有了安全的答案,正確答案,bingo答案,沒有生命驅動力又如何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