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Day 0-169 內在的平靜-與別人互動時的自我虐待

我跟我爸說 又吃那一家, 每次都吃那一家呢! 然後我發現我媽也是一樣的回應,因此我跟我媽在車上擊掌。
然後我爸在前座說了一句:你就只想到你自己。

這句話發生的原因,應該是我爸在這個情形下產生情緒所做出的反擊。

當然我就持續的在思考:他的憤怒是什麼?他的這句話在如何的描述著我。
儘管我一直在心中欺騙自己 我是明白與瞭然我爸所產生的反應的原因,也一直以一個高度的姿態去自我催眠說 爸爸他不懂自己在被情緒支配。

然而我其實產生了 一些念頭:
“你這樣子情緒化,口不擇言,怎麼能當一個好榜樣,孩子的好爸爸?”
“你這樣子要怎麼當作支持我的家人,你怎麼能夠支援我,而不是害了我?”
“我怎麼能夠信任你,你都控制不了你的情緒”
“為了你的情緒,去用這樣子的指控來傷害我,你怎麼能夠這樣的對我?”
“你怎麼能夠因為你自己的情緒,而竟然想要傷害我呢?”
“以後我都不要跟你出門了,我要用這種方式讓你知道,你這樣子沒人喜歡”
“你憑什麼對我說教?你憑什麼這樣說我?你憑什麼說話?”
“我為什麼要忍受你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深入思想那些暗聊並產生反應,而讓我的胸口有不舒服的感覺,讓我的物質身體感到不舒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爸要為他的情緒向我道歉,相信他的言語是對我而言有傷害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從“我只想到我自己”這句話想像這樣的自己的畫面,並從對方的口裡去驗證我就是這樣的人,而感到恐懼,而沒有看見,我在我裡面並沒有完全的站立我的自我誠實,以及自我信任與在我裡面的穩定。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不是我所想的那樣的人,那樣擔心自己朝令夕改、翻臉不認人說自己已經在一個瞬間就改變的人,即我批評自己、怕自己是一個那樣的人,不信任,也不容許自己回到這裡作為我的主導去看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的恐懼,內在的不穩定,以及我對自己的憤怒,要求對方為我承擔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自己被說這句話時,我的形象,我的價值已經被人貶低,被人否定、認定,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作為一個受害者的角色,去責怪對方讓我感到受辱、不安,相信自此我在此人面前就是這樣的人,而我在心中批評這樣的字詞,並相信對方用情緒來攻擊我,代表我是真實的只想到自己的人,而沒去真的查看我是誰,和去明白,我與對方是平等一體的,他的言辭並不真的是具有影響我是誰的力量,我是誰是決定於我自己,更不是來自於我相信、或我覺得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父親的情緒失控所帶來的言語濫虐,而去聯想到他的態度、定義他是一個不能信任的人,以及心中定義他是一個不負責任邀約我們作為孩子去信任他的人,而去感到憤怒,相信就是因為他這麼做,我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參與了受害者的角色,去企圖將我之所以是今天的我的責任歸咎於信任對方,而現實是不管今天他怎麼說,怎麼因情緒起來而反擊/攻擊我,都不會影響到我今天之所是的事實,我是我是誰是我在每個決定、包括放棄我的力量而去選擇讓我爸為我的自我批評負責等等,都是我在每個時刻做過的決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會批評我,或是否認我,包括批評我的恐懼或是否認我的恐懼,相信那些人的人格、意見、價值觀比我高等,比我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別人的自我欺騙、自欺欺人,而不去看見,我相信自己比他們若,相信我會被誤導、相信我會被是非對錯所迷惑,相信我看不清這一切,而沒有去在我自己裡面穩定我自己,應用普通常識來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把我的父母看成我在這個系統生存的重要依附,而沒有察覺我實際上害怕從他們身上失去對我的肯定、認可、准許,而不能存活,或穩定、信任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裡面去活,與我自己同步行走,活在每一個呼吸與覺察,去關心我自己,而是透過別人的嘴巴去擔憂、害怕這個世界,不能信任自己,不能與自己親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基於恐懼自己無法在系統生存,而要求自己應該要怎樣處理情緒,才不會有更糟的後果,而沒有明白,我這樣子並不能真正平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我的爸媽,他們的言語,人格個性,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作為我自己的主導,我有力量去決定我是誰,並為我的決定負起責任。我的父母他們就是我的鏡子,我可以學著耐心的接受、端詳我在鏡子裡的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批評我,認定我,診斷我,或是相信把我當成次等的人或是直接當成有病的人就可以 完全地摧毀我,而沒有明白 我只有活出我的自我誠實,才能真的自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裡面持續產生這憤怒,變成這抱怨、碎念與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那些言語、那些人要為對我的傷害負起責任,而沒有看見實際上他們需要為自己負起責任,以及承擔後果,而我也要為自己負起責任,承擔後果,把我的真正的責任往外推,並不能解決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對方不為自己的言詞負責,我也可以將我的責任拋開去不為自己的情緒和字詞負責任,而去反擊、謾罵、發洩我的情緒去投遞到對方身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我自己放置在一個無辜的角色,去不用面對我在這裡的不自我信任,不自我親密、不自我支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想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時間,和我的利益,我的地位與我的生存。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讓我心中想像父母如何以他們的言詞說教的聲音,來阻止我去進一步誠實的書寫,去擔心他們看見這篇文章,會發表他們的高見來教育我,讓我感覺我被當成傻子,我是不被肯定,不被價值觀所接受,而感到害怕,沒有發現我在我裡面實體化出我的憤怒,對我自己的無力和自我憐憫、自我貶抑,自我不尊重感到生氣與失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犯錯,害怕犯錯之後的那些馬後砲或是冷嘲熱諷,相信那些東西能夠去否定我如何經營我的人生,去否定我的能力和價值,而沒有看見我在這裡輕易地參與了自我否定,不尊榮我自己,以及並未在我裡面建立這信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討好任何人,讓這個世界系統認可我,讓我能夠被這系統接納,而讓我在這裡活著,相信我能夠在這裡看見我被定義我是誰,而去不用負起責任的看見我真正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的眼光、言語足以左右我在這系統裡的存活,而沒有看見在這裡我參與了對於生存的渴望,即是我並不在我裡面去真正認同我是一直活著在這裡等如我自己、我的物質身體,而去害怕我不能真正的活出我自己。明白我一直在這裡,活出我的現時表達,我並不真的需要成為這個社會裡的歸屬感,明白我可以嘗試把別人的眼光、言語視為我的經驗,去查看我在我裡面的價值觀和恐懼,並逐漸清除他們,然後把這些自我領悟應用活出在我的每一口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持續想像我的父母會就他們所認同的點發表意見,害怕聽見他們的主觀評斷,害怕他們肯定的內容是權威的,高大於我的,害怕他們會延伸到自己的價值觀來對我宣揚、灌輸、洗腦,而沒有看見我在這裡把自己放置在一個力量上弱者的角色,相信自己會完全基於不信任自己而去全然屈從父母的意見,然後想像我必然失敗。

我明白,我並不是這 只想著自己的人, 我也不是這無辜,powerless的人。
我明白,挫折等如那些言語、面孔並不是 比我還要高等與強大的,我並不是這 力量的角力者,我明白,我要活出我的自我信任與自我尊嚴,即在這裡的每一刻呼吸,在我的每一個表達中保持我在這裡。

我承諾我自己,在看到一個資訊時,我緩下來,從我自己裡面去看這個訊息/言語,再做出我的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在看到一個資訊,而其觸發我的恐懼和負面情緒時,我深呼吸,並放慢我自己,去首先看我自己的反應,了解我的出發點是什麼;再來我耐心的搜集別人的看法,和其他的資訊,做完分析之後,再做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的能做的範圍之內去盡我最大的力量做到我的最好,而停止 我應該要、我需要做....的念頭。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的念頭冒出來時,放慢我自己,去以我的主導來查看:我是否真的想要做這件事。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