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Day 0-167 我在這裡!!!


Kim A給我的指導:
 in terms of "not changing or varying; uniform; invariable", 在堅定不移; 貫切始終如一
這是針對你的情緒/內心狀態 - 你需要看一看, 自己怎樣能夠更穏定/貫切始終如一, 而不再任由自己的情緒牽着鼻子走/出現波動

在活穏定/堅定這個字時, 你還需要集中在(針對處理)自己的內心現實(世界), 而不是介意身邊/外世界的人和事. 你需要穏定自己的(情緒)反應, 對自己外面的世界(動盪), 活出更 '穏定/堅定'的自己內裏体驗

我還沒有為自己承擔起責任,活出我的潛力,去勇敢的活下去。

我不相信我自己,相信我很容易受到外在世界的影響而改變我的決定、想法,成為這 害怕犯錯、錯誤的選擇,害怕那種心悸的感覺,那種我的主張被人戳破是一陣空虛的恐懼, 害怕我當眾被發現,我其實一無所長,我腦子一片空洞好像我一生沒有任何為這個社會所用的價值,害怕被發現其實我根本不想那麼勤奮去實現我的成就,我不想要去為了工作努力,我不想配合這個系統,害怕被發現我是個逃兵,然後我會被公開的審判,被公開的揭發並處罰,透過淘汰我,凝視我,用我沒有利用價值來否定我,相信那雙眼對我而言很有力量,那種指責與評判,決定我是誰,決定我是不重要的人,我是沒什麼用的人。

寫到這裡,我看見我心中有很多批評和憤怒,我討厭感受到我在公共場合書寫時一直哭泣的下,頭轉過來面向我的其他人的餘光,我想像他們的眼神,想像他們真的在看我,想像那種眼神是 一種自以為是 相信自己是某種觀點的目光, 在思想, 思考, 評斷,用自己的一廂情願來認定 我在做什麼,哭什麼,我這變來變去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我想像出了一個激起我情緒反應的圖像,一個故事。一個男人,用他身為男性的角度,去看一個異性的角度,去合理化一個女性會這樣哭泣的處境,去以一個了然以及“我理解,我懂,你是一個女人,你的遭遇是....你的心理狀態是...我之於你的位置是像大樹一樣高大,而你的脆弱在我看來,我可以包容,你完全可以在我的存在下需要我,被我支配”的高度去看著我。


我對那個想像畫面裡 男人的面孔 感到生氣,覺得他非常邪惡,想要摧毀他的自我意識,摧毀他的自我利益,對於這個畫面,我竟然是恨之入骨。

同時,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那就是我自己。

我是那個男人的角色啊。

我厭惡我自己,想要扮演一個特別的人。想要成為別人生命中不一樣的人。
最後這變成一種利用,我想要控制,去勒索,去製造我人生的困境,讓我可以依靠別人,去放任、去看別人究竟可以為我負責到什麼程度。

我已經讓自己死去。

想要依靠一個主動的角色,來帶著我跑,來解救我走出不自由。
想要依靠一個厲害的角色,來幫我工作,來給我一個好的賺錢機會。
想要讓自己爛到別人看不下去,來幫我,來幫我過我的人生。

控制自己成為別人想要幫忙、提拔的對象,想要讓人在我身上實現他們的價值和私慾,然後我可以繼續這樣行屍走肉,生不如死。

好愚蠢啊!劭萱!

我總覺得自己要再強悍一點,聲音要再確定一點,肯定一點,我想像我的人格是一個悶葫蘆,悶在一個瓶子裡,不敢承受熱度(面對現實系統),變得滾燙(表達自己的感受、害怕犯錯,害怕釋放自己的情緒),自然也無法沸騰滾出,而在這裡面成為一灘死水,覺得難以喘息。

所以我渴望自己可以傾洩而出,可以伸展我的雙手而不用害怕別人的目光、揣測別人的看法,擔心面對自己在瞥見別人的低頭議論時 我對自己的 懷疑,擔心那種心悸 的感受會襲向我,將我的自信淹沒。

我對我身體心悸的感受,一直存在一種信念,就是一旦我感受到這種心悸,我就會表現不好,我就會沒辦法堅持下去,我無法再穩定下去。我相信心悸在告訴我 我會輸給這種感覺,我會無法在短時間內回復平靜,我需要趕快回到穩定,要趕快,不然會很慘,表現不好,別人會感受到這個空白,別人會看見我的  錯誤。

我一直責怪我自己對自己沒有幽默感,責怪我放不開,責怪我不是我想要成為的人,責怪其他人激起我的情緒反應,尤其是責怪別人讓我感到緊張心悸,怪他們害我無法在這一刻穩定,害我 失去 信心。

責怪他們評判我,用眼神傷害我,用言語、態度來欺負我,責怪這個世界維護這樣的惡意,讓我受到傷害。

責怪所有投向我的陌生的目光,那些閃來閃去的視線,偷看,不確定性,不勇敢,自卑,不知道自己是誰。

讓我想要站起來,宣稱這不是我的責任,透過責備謾罵,要別人為我的不穩定負責。(比如坐在我對面的女生,一邊看書,可是視線經常受到周邊移動的人所影響,我在心裡解讀成 他在不負責任的責怪別人不讓他好好讀書(當感覺別人的行為像是在心中默默有一種嗔怪。對於他人存在不負責任的念頭和行為 的可能 我充滿了情緒反應),而我到目前為止 當他頭動來動去不安分,我就跟著牽引起上面所述的情緒反應,而有衝動想要直接大聲告訴他:你不適合在這裡讀書,去圖書館,不要指望咖啡廳這裡大家都要為了你保持安靜)

好笑的是,這在我心中形成一個煞有其事的事實,真實的影響著我的身體,我的胸口充滿了心悸的感覺,以及在胃部和胸口有一種悶悶的感覺。

我的每一刻,都是由我所創造出來的,我的所有麻煩,到目前為止都是我所創造出來的,我的世界的顏色,也是我所漆出來的,我的無助,軟爛,相信自己完蛋,相信自己會很慘,自尊心會沉到馬里雅納海溝,堆滿沈重的腳印,都是我想像出來的。

我創造我的現實,把他表現出來,並祈求著會有更大的力量阻止他、並幫助我。

我在跟我自己對抗,因為我不相信我自己。

或是我若相信我自己,也會成為我的一個恐懼。
害怕我有了這個相信,我會去因為自己做不到“正確”的事而感到挫折,而不知道我究竟是誰。

我究竟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