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Day 0-91 擔憂不夠社會化

與人共事,我的心智運作非常活躍。

反對我的聲音,對我採觀望的眼神,對我有所保留的態度,以及我自己壓抑暗聊的後果即時帶給我的反胃感。

我的反應總在我的情緒之前,透過反應我產生情緒。

我面對別人想要修改我的提議,或是讓我感覺被命令,我會有偽裝與捍衛的行為慾望,想要藉由拖延、無視、採保留態度回應之,目的是不為了讓我看起來是“按照別人的吩咐行事”。而同時,我也看見對方的“命令”確有其理應之處,即是符合實際的需求的,為了整體事件進行有益,因此我本應是為我自己的理解負起行動責任,這是我自己所認同與應得的。

可是我擔憂這看起來就是服從的行為。我抗拒被人命令,我恐懼這個現象將來會累積並成為別人對我的定義,定義我是一個軟弱沒有獨立能力的人,同時害怕未來被對方或是其他人產生既定印象而不會尊重我或過問我的意見,那麼我將沒有優勢,沒有利用價值,變為邊緣,對我不利。

於是偽裝讓我看起來像是經過反方的猶豫與思考才同意對方的提議,而我的情緒裡也產生對對方的責難與批評,從相處的一些行為細節裡就會產生暗聊,讓我“確定”(定義)我們之間的“狀態”,繼而影響到我對這個人的定義和態度。比如對方坐電梯沒有等我,或是叫我一聲,讓我用小跑步跟上,這使我產生“低於對方”的恥辱感,我閃過“對方覺得他各方面是對的,包括選對了電梯”的詞句,加深我定義此人自負,不能尊重他人。而我也定義現下的關係為:我們現在很尷尬。

因此,我持著我自己的解讀處理我和對方的關係,這時情緒處於負面,我的呼吸也變淺,等到我覺察我的呼吸,才發現我的胸口十分壓抑。

而有求於人時,我努力想要讓人看起來是“心甘情願”的,事實上我的擔憂是,我不想讓人幫我幫得不情願,因為這樣我會認為我是比較能力不足的。基於我過往閱讀許多知名人士的文章,說明“攏絡人心”的技能是“成功”的要領,因此我潛意識對於不能滿足別人感到恐慌,深怕被人在內心否定,或是對我這個人感到失望或是“無正向的評價”。

因此當我感覺我不夠像“我心中的標準”那樣“到位”,我就會感到尷尬以及慌亂,認定這樣即是“差勁的”。

基於我不肯放棄別人對我的看法,因此我擔憂我不夠社會化。不夠隨和、大方,不夠世故、圓融,不夠讓所有人看見你會笑,不夠讓更多人贊同你。

因此我有許多擔憂,以及許多正反情緒的累積。
下一篇繼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