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Day 0-90 當我俯瞰,我就無法再次無辜與純真。


剛才聽見老師說出希特勒三字,我感覺分外模糊與親切。腦中浮現的是關於希特勒的訪談的內容,我產生"自家人"被提及的微妙感受。

老師的原話是希特勒現在支持的人很少。這使我思索現在會支持希特勒的人們是怎麼想的呢,對於他的做法以及這個社會有特別的見解?

可是我只能在我已知的訊息裡思考各個推測的理由,而不能由我自己出現一個對生命與社會的體悟。我發現,我只承載著資料,鮮少投入自己的覺察。

延伸至,我習慣于"認識"各方面的資料而非了解,沉迷認識各方面資料而沒有成為我自己的東西,我逃避處理資料時面對我自己的檢視,逃避看到我自己。

我不為自己負起責任,面對自我,我也會同時失去覺察的能力,無法同理或是感知人與社會的變化,變成被動的接受別人給與的訊息,這不就是自己所容許的奴役嗎。

而我有意識偏頗的信仰資料帶來的全知,不過是逃避,自大,抗拒的結合,並不真實可靠,只有我走出對這個系統的依賴,並且擁抱我自己,了解我自己,才能真正活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