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

Day 0-94 對外人與對自己人,有區別嗎?(下)

上一篇
Day 0-92 對外人與對自己人,有區別嗎?(上)


為什麼我認為我會原諒別人呢?

事實上今天再思考這個題目,我認為非常極端的兩個結果會出現。

一個是我會原諒對方並且反思我為什麼要如此畏懼死亡,一個是我會奮力活著,並且即刻報復對方。


這兩種結果來自我自行帶入我認識的一些人,我發現越是跟我熟悉的人,我越會激起憤怒以及報復行為,而平時我溫和相處、十分普通交情的人,則會讓我選擇寬容,不忍計較,從而使我回歸檢討自己。

其實不管是誰差點害死我,在當下我都會是盛怒的,因為這威脅到我的存活,在我心中沒有人可以碰觸到這個權限。

不過很快地,對於現實的考量,思考我能否在系統中正常行走,會影響我是否真正表現出我的憤怒。與我熟識的人,我認為他是比較“真心”的在意我的存活,因為我的存在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因此在這樣的基礎下,我批准“我與他一同批判他的行為”,嚴厲的譴責,釋放我的憤怒與報復的慾望,使我們都共同承受這樣的後果,體驗這種疼痛。

而我在心智定義為不夠親密的人,我不認為我能與其分享我的處境,我也不認為他會在意,基於不想面對這種不對等的衝突,我會選擇寬容,並且抗拒對方更進一步的彌補或是提議相同的承擔或是體驗。

全然是對不對等,能量之間是否能夠無阻的流通,彌補,以完整無後顧的痊癒我的憤怒。與不熟悉的人之間,我抗拒接收愧疚以及更多心智的暗聊,使我受制於道德與利己思維的拉扯,這對我的心智來說是種負擔,因此我理所當然的選擇這樣的反應與做法,走最“好走”的路。

因此這是基於我分離我與他人,以及我抗拒面對“有人並不真的在意我”的畫面被我想像出來或是被我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