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

Day 0-93 疏離感是因還是果(四)


前面章節

Day 0-82 疏離感是因還是果(一)

Day 0-85 疏離感是因還是果(二)

Day 0-87 疏離感是因還是果(三)


昨天我做一個夢,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夢中的場景出現班上一個男生,他充滿熱情的朝我奔來,來到我面前。我在夢裡的反應是局促,緊張和欣喜。

這些反應產生的背景,含有我在現實生活對這個同學的定義。他曾與我在系上事務有接觸過,當時是他請我幫忙,而我當時態度並不多加修飾,而且我自定義我與他溝通的過程專注在實踐"負起責任"這一點,儘管我實暗自期待能得到對方的賞識與崇敬,不過我善於迴避能讓我表現積極的行為,因為這讓我感覺比較安全,因此不加修飾的態度實是我刻意為之的。而對他的反應有特別的期待,是源於在更早沒有接觸他之前,我對他的印象停留在比較神秘,寡言,好像特別厲害的感覺。

因此處理完與他之間的事務,有天下課他主動跟我說再見,這竟帶給我"被認可"的興奮與價值提升的感覺。

回到夢境裡的場景,當他熱情的朝我奔來,彷彿我們是挺要好的朋友,我感到不知所措。
因為我認為我不知道怎麼相對的回應這樣的情誼。我的欣喜是因為對象是他,這給我一種直覺聯想到我有能力讓他喜愛我,成為我的朋友,瞬間我的能力與價值好像遠遠超越之前我所認為的。

可是當下是,我還是不會處理我與人之間的互動,我做不來,儘管這是我的理想也一樣。

我以詞窮和單調的詞句處理對方投遞過來的熱情,同時以對方的熱情來解釋我目前的狀態是"好的",不管這熱情我獲得得多麼莫名其妙。僅是剛好我的窘迫出現了,而這個好的畫面就可以來擋住我自我懷疑的部分,快速讓我從不好的地方轉移注意力。


不知所措的體驗帶給我負面的感受,讓我感覺我很弱,顯現我的不足,因此我抗拒它的發生。

為什麼我會不知所措?

我在面對對方時,懷疑“他竟然會認可我”、“我們的關係有到這個程度嗎?”等,在畫面出現的時候就冒出過去的檔案及定義和情緒,來解釋與分析我的下一步,這樣的行為有什麼意義?為了規避我會面臨的尷尬,我已經認定對方會是如我所想的那樣對於我和他的關係有共識,也是基於我在生活中獲得的訊息加以內化為我的生活經驗與判斷,因此這些考量對我而言有一定的社會作用和安全感。如果我不經過分析再決定我的作為和態度,那麼我可能會被動面臨尷尬的結果。

那這將是對我不利的。因為面臨這樣的尷尬顯示我不夠保護自己,而使別人先以這樣的意識“傷害”到“我的純真與無知”,讓我繼而產生“啊,原來對方是這樣看待我與他之間的關係的啊”的暗聊,進而視這個結果為不對等的善意,我是損失的,因為我付出我“不計前嫌”的單純,對方卻“先”以他的分離與對立拒絕和傷害了我。

我害怕的就是這些鳥事。

害怕吃虧、害怕被當成笨蛋、害怕不同於別人會做的,害怕讓人感到不知所措與不安,繼而懷疑我自己是不是錯的。

我抗拒面對這些可能發生的反應,因為這使我窘迫,並懷疑我拋出的這個“不同於統一意識”的做法會被人批判或是反過來討論我、質疑我。

所以與人保持疏離,可以不用聽見太多人的回饋,不必面對許多指正,左右我的意志,使我自己不安。而且也不必糾結於力量之間的競賽,受到損傷。

我逃避我所逃避的真相,用美好的畫面催眠、包覆著我。我就是不為自己負起責任,抗拒碰觸最根本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