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Day 0-156 我是神

原本標題是要打“當我是神時”。但是我在一瞬間決定要完全負起責任,就在這一刻,我要做神,我要無條件的給予自己力量(即是責任)去當神,我要做給自己看,我可以怎麼當神,我能做到什麼?

我是神,我可以不受任何限制,不受任何奴困,我不受任何心智的控制,我全然的信任自己,我全然地對自己寬容,我第一個想做的是什麼?

當我平躺在床上,依著joe的提示,去投入我自己想像我是神的狀態,我第一個想要做的事是什麼?
我當下一個想到:‘說出我自己的名字,說我在這裡。’而這給我一個哭泣的反應。我已經經常在書寫或寫dip 作業時書寫到哭泣,即是能量的釋放,所以這次的哭泣反應,也讓我當時感覺值得信任。
但是過幾日後的此刻我能明白當時joe說我可以再練習這個問題。因為我現在所提出的我想要能夠真正說出我的名字,說我在這裡,這是一個我可以當下就做到的事,但是我一直在說啊,我在回答joe這句話的當下,我還是有許多能量釋放(哭泣),也就是我往我裡面看,我還是相信我還沒有力量去真正活出我的存在,相信我還未真正說出我的名字。而這並不是作為神,不受任何限制的前提下的狀態,也就是我並沒有真正在那時去體驗我自己作為神。

我再向joe了解我能怎麼做去練習回答這個問題。

joe回答:
it is not about what you want to do if you are god. the REAL question is what is your responsibility

being god does not mean you just do what you want. being god means you realize you CAN do things but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all consequences - not just for yourself but for everyone.

the reason why I ask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god - is to remind you that you are more than just your mind, your emotions, your fears, your excuses. it is about reminding you that you have the power to change yourself completely

這時我努力往我裡面去看,去從我認為我比心智小的地方而做的一些決定,也就是,我讓心智阻止了我做什事?

我說:如果我是神,我要做心智阻止我做的事。我要把所有我已經規劃好要做的工作都確實完成(經常找藉口合理化不做或拖延甚至更改,一廂情願認為自己是在彈性調整)、我要跟人們講話、我要去任何地方(而不是找藉口宅在家又感到抑鬱的窘境)、我要去游泳(而不是覺得很懶不會游但又規劃自己有這憧憬)、我想要學習我有興趣的東西(而不是輕易相信自己不行而選擇中途放棄)。

對啊,如果我是神,我就要去完成我所有因為心智的限制而阻止我完成的事情。這一直存在在我的現實裡,許多待完成的事項我一直都沒忘記,他們一直在那裡待完成,我不是真的做到能夠忽略他們的事實。

因此joe才告訴我,作為神,也與自我誠實有關。記得正是你使用你的神力(god power),去創造了限制和恐懼--因此你不可能假裝這個力量不存在。所以你只能首先自我誠實地看見你是如何創造了限制和恐懼,繼而能夠,對,真正改變自己,停止這些容許
這就是你去完全地接受責任的力量。你的責任,就是你的力量。(it is about accepting the power of responsibility absolutely)

因此我知道我第一個可以做到的就是,面對我自己,去為我的每一口呼吸做到自我誠實,我只有對我自己保持無條件的誠實、無時無刻的誠實,我才能來到真實世界,去面對我到目前為止在做的事情,去睜大眼睛去看並同時承認、接受:我其實做了這些事。

那麼我將能夠真的痛定思痛去改變我的人生,放掉我迄今一直在沈溺的藉口,去放手。

我越誠實,我越明白我自己要負責的事情,也明白我要做什麼去改正這一切。這一切,沒有了藉口和可是,其實就是那麼直接,那就是現實。

當我越看見我都做了什麼,我就越想要改變,因為我看得越清楚我活在我創造的輪迴裡,我已經受夠了,我已經在大部分的時間放棄自己的生命,我不要再繼續了。

我不要再後悔了,我不要再為我自己感到羞愧。

(此刻已經泣不成聲lol)
好,繼續

在這裡我想跟大家分享,我是如何走出自我批評,去真的走上改變。

我意思不是宣告我現在是一個改變了的人,而是我已經覺察自我批評的真相。

自我批評、自我懲罰。在自我懲罰裡,我做了什麼?

一部份的自己認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我需要去逞罰讓我受害的自己。
黑人問號???

透過認為自己要去逞罰自己,我相信了我是沒有力量站起來為自己負責的,我是受害者,因為我相信我只能譴責我的心智,相信我被心智危害,我被侵蝕,我因為我的心智活出如此掙扎狼狽的人生,心智害我不淺,心智無孔不入的讓我感到無奈生氣,所以我是悲哀的,而我一定要,也只能讓自己知道我明白我的處境和被心智壓迫的痛苦,來讓我感覺好一些:進而讓自己安然接受我是受害者,我是受害者,心智要這樣對我我無能為力,因為我是受害者啊。

這是,我給予自已的力量,我決定走向“選擇”,選擇心智給我的選擇,我給予自己力量去放棄我的力量,這是我做出的決定,不管是不是那一刻我作為心智,我都在承受後果,不是嗎?我就是心智,不管我當時覺得我是誰、有再多藉口,我都要承擔我的現實後果。

因此我不再為自己犯的錯誤感到生氣,懊惱,我明白這是我,從來都是我,我有責任,沒有任何藉口去分離我自己企圖找到其中一個可以怪罪、托負責任的人格角色,我就是作為我此刻的主導力量,正面迎向這個後果。

而最後,joe也告訴我,我很感謝他給我這些提示,他說:神,沒有任何人可以替祂承擔責任,神為一切負起責任,所以神改正錯誤並前進。你也可以重新定義這個神,叫做生命。

生命不為自己生氣,他不視自己的錯誤為不好的也不會take it personally,生命作為生命本身,只是改正錯誤,他在每一刻盡他最大的力量前進。他並不嘗試去做到完美,他只是在每一對自己誠實,而這就是他為何如此完美。

不知道各位對於此番話能連結到自己身上多少呢?
我有一個模板,就是小時候的我自己。我記得以前的我活在當下,活出我的興趣和我的潛力,不加思索的,而那是我最顛峰的時候,最有天賦也最厲害的時候。哈哈,所以這給我一個信心,我做得到的,我不否定我的能力,我做到過!我這個人可以的,我不是我心智理想的那樣的人,我也明白的。

每個人都是有無窮的潛力的,每一個人都有創造力,別作為心智放棄自己,因為我們不可能真的放棄,責任一直存在。
我勉勵自己,也與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