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

Day 0-162 自我改正

由於我在下午把明確有時間壓力/期待的作業、閱讀計畫做完之後,“剛好進入”到進廚房準備晚餐的時段。
而這個時段的前後,我有一些行為要坦誠地寫出來。

昨天在完成昨天8成的時程時是下午四點多將近五點,這離晚餐時段還有一段距離,而我選擇起身離開書房去準備食材。
當時我有念頭想著:當作休息吧這段時間。
也就是我的心裡上的確有意識的知道現在去準備晚餐是意義上較早的,而建立在這個理解,我給了自己“這是剛好準備晚餐的時候”、“反正我讀一整天了,也該休息了”的說辭。

而今天是我在六點多才結束我八成的時程,進而緊急的趕到廚房預想自己今天將很高效的在爸媽回家前處理好晚餐。有這個願景的同時,我也覺察到這跟昨天、乃至於以往的行為有著改變的最佳體現,即是我意識到,若我今天真的在極短時間高效煮好晚餐,那就代表我過去沒有必要花那麼多時間準備晚餐,有時我自己都會算,有幾次準備時間超過了兩個小時!在那裡想著慢活、慢工粗細活。

但是更深入的去看,我在這裡的出發點是,我在過去已經覺察到我的接受與容許,我沒有處理掉對於這點我的愧疚,而仍然對於過去縱容心智慾望的行為感到有罪惡感與不安。然而這些都是沒有意義,沒有用的狗屎。

再者是在晚餐時段之前,我會寄望被我拖延掉的剩下那兩成會在晚餐結束後繼續完成。然而事實是沒有。我吃晚餐配電視,飯後賴在客廳以與父母相處作為我薄弱的拖延的藉口。

晚餐過後的低效率現在看來將會影響到我的狀態,將會實質上影響到我可能明天開始就失去紀律,走向崩壞。因此我要現在進行改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作為心智去自我欺騙我之於拖延的關係,並加以合理化,而讓我實質上活在愧疚感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領悟到唯有在這一刻站立起來,面對自己,在這一刻呼吸,我才能真正自由的主導我自己,而不必活在自我放棄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沒有負起責任的停止心智的控制,去使用我的力量查看來自心智的念頭,並以我的覺察判斷與決定如何去活,而去進一步的前進。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那一刻作為心智保護自我利益,為心智補充能量,而沒有在那一刻領悟到我是神,我在這裡,我隨時都在使用我的力量去承擔責任,或是放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需要休息以讓我感覺自由的,而不對我自己誠實、領悟到這一刻我感覺我需要的自由,真正在腦中跑過的出發點其實是:我想要拖延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晚上吧! 因此並不是我真的需要“自由”,而是我想要逃避我先前對我自己訂下的規則、規範,而選擇以自我欺騙試圖合理化我作為心智的“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透過自我欺騙找尋藉口,來讓我可以推卸在這一刻繼續完成接下來的第九成的工作,而不用持續呼吸,也不用面對自己的愧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選擇自我欺騙,而不相信我有力量去負起責任改正,執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信任我自己,不敢為自己負起責任與付出力量。

我承諾我自己,把第九成的工作確實如同前面的八成一樣進行並完成。若當天有晚餐時段而使分段,則我要在用完晚餐之後,把我整個人移回書房坐著,進行簡易的暖身練習(速讀練習)和休息,容許我總共休息一小時,去洗澡,再來充分回到位置把待辦工作做完。

我承諾我自己,堅持把最後一項工作做完,同時確保自己有充裕的時間,一定可以/要達成一天寫一篇自我書寫。(而非今天也是壓過線寫日記,一開始遭遇很大抗拒,理由是身體感到疲憊想睡)

我承諾我自己,練習抓住每個拖延的念頭以及我被拖延控制的那一刻,然後用力地以自己的力量強迫我全然負起責任,進行呼吸,並以我的力量主導我自己做決定!

我承諾我自己,每天早睡早起,鬧鐘響了就起床,不設第二個鬧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