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Day 0-89 我的正向體驗分享-7

正向感受的記憶


這一兩天對於看到我不怎麼樣的外貌,甚至有點滑稽的樣子,我產生好笑的反應。
心智開始活躍起來,定義我笑的動機和產生暗聊:我也太好笑了吧!我好醜喔!哈哈哈!看起來真騷包!
接著觸發我對過去的行為的聯想,即是我一直很注重形象與外表,總在說服我自己本人是好看的,只是拍照不好看而已。
前幾天同學說我倚在欄杆上的畫面很有意境,幫我拍了一張,我說著一定很醜,但是我過去看了照片。過往我抗拒看見自己的照片,我覺得很醜。但我看了照片之後竟然沒有很大的反感出現,反而覺得好笑。我的心智定義這是因為我看見我的衣品是良好的,我的身材比例看起來不會很怪,所以只是臉看起來遺憾了點,還有點好笑,那也沒關係了!因此我笑著說:好醜喔!可是我卻沒有丟臉、羞恥的感覺。

我當下對於這樣的“改變”沒有做多的解釋與定義,但是感覺我好像“更看淡了外表”,因此感到一絲激勵與愉悅的感覺。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接受我的外表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開始能夠欣賞我的不足,而想像未來我不會在意外來的審美眼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我之前的擔憂和汲汲營營追求形象和潮流是可憐的,並且貶抑與拋棄我曾追求與嚮往的潮流人仕--透過我瀏覽一些反思的文章,裡面提及關於盲目追求流行的批評,以及“自以為特別有個性”的評價,來加深與確定我“是可以拋棄這些”“看起來很酷很了不起的人”傳達的影像和訊息的。並且也因此開始輕視與批判他們的言論和訊息,相當於批判我曾經嚮往與“樂於知道與認同”他們的思想。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接受我照片裡的樣子,代表我“來到一個階段了”,即是“我開始能夠客觀地看待我這個肉體”,以及我“開始能夠愛惜、覺得我的肉身是珍貴的”,而沒有承認與分析到是因為我心智的定義使我“視作理所當然”的接受。事實上我是因為自從我偶然“發現”以來,便開始長期對自己的身材有著“不完美”的定義,而我又長期的壓抑與自我安慰,不肯碰觸,乃至於抗拒真正看見我的樣子以突破我的“定義”,所以我一直把我的重點放在面部的保養,因為我對於我的面部的定義最為模糊,甚至大部分的情感給予我自己正面評價,使我“最終”相信只要我的臉好看,我就穿什麼都好看,甚至長期存在著“我是衣架子”的自我定義。而如今看見照片裡的我的衣著與站姿、身材比例看起來頗為“正常”,我就有種“我很OK”的感覺,因此我直覺上覺得我接受我自己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我認為我身材和儀態有缺點以及我認為照片裡的我看起來整體上很OK,是不衝突的,只要我得到的外在反應是正向的,儘管與我自己的感覺相反,都沒有關係,我不會計較這裡的衝突與自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會”是一個不注重形象的人,“只要”我不處在都市,我就可以完全拋棄潮流與愛美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見鄉下有人穿的很潮流,我會有兩種反應:一是瞬間懷疑自己返璞歸真的決定,二是反過來質疑對方是否有必要在鄉下穿這樣,不過綜合這兩個念頭,接著我會有恐懼是,我這個決定是不是會讓我也與鄉下脫節。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一個如同陶淵明隨遇而安的,我不會說個性,而是能力。這種感覺就像是:我知道怎麼做可以讓我適應或融入這裡,並且我正面評價我的這個能力。而不是我感覺我的天性如此,因為這是我有感知的“覺察”這一切是經過念頭的。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認為我開始能夠欣賞我的不足,而想像未來我不會在意外來的審美眼光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定義我之前的擔憂和汲汲營營追求形象和潮流是可憐的,並且貶抑與拋棄我曾追求與嚮往的潮流人仕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認為我接受我照片裡的樣子,代表我“來到一個階段了”,即是“我開始能夠客觀地看待我這個肉體”,以及我“開始能夠愛惜、覺得我的肉身是珍貴的”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得到的外在反應是正向的,儘管與我自己的感覺相反,都沒有關係,我不會計較這裡的衝突與自卑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認為我“會”是一個不注重形象的人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定義我自己是一個如同陶淵明隨遇而安的人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已經在定義我的行為,因此不管我如何告訴自己哪些部分是直覺哪些部分是經過心智的欺騙,其實都已經經過加工、不再是簡單表面我願意探討的層面。

我明白我直覺聯想到我應該是“改變”了,這顯示我的心智明白我的“目標”,並且參與和把這個目標變成情緒的投射,我容許我投入並根據我過往對自己的定義來投射我對未來的想像,使我活在快速而且無痛的心智時空中,以至於我能感受到在心智世界裡我對自己改變的觀察與定義變遷的如此之快,彷彿我真的經歷了這一切,彷彿我真的完成與實踐了,最終回到我對自己的定義:我改變了,這變成“證據確鑿”、已然成形的事實。

我明白我定義過去追求潮流的行為是不對的,事實是我表現了在我性格裡的特質以及我的本性:追求對我自己最有利的論述,假如我認為“回歸做自己,簡單就好”這個論點是正確的,而且我能夠更輕易達成,那麼這就比我嚮往潮流卻做得不到位,陷入在尷尬與怪異的感覺不敢出門好多了。因此舊的模式顯得較差,應該被我淘汰。我定義舊的模式較差,是為了對抗我心中的自卑與未能彌補的慾望。在執行舊的模式時,我對自己有一些期許和自我定義,即是我“要比較帥氣一點”、我“要看起來自然不像一堆學人精”、我“要穿出潮又有自己的風格”、定義我自己好像已經穿出“怎麼搭都潮”的境界,這些我自定義的達成與未達成不能滿足我的想像,我還沒有真正被外在世界定義為我自己定義的那樣,因此我不能滿足我的虛榮與填補我的自卑。那麼要我放棄舊有模式,就必須告訴我自己“這個舊有的模式”沒有價值,是錯的,甚至連那些潮人偶像都沒有那麼好、“他們只是普通人”、“他們也挺自以為的”、“傻傻的追求正能量”等定義,讓我能夠感覺我“走出迷思,離開是因為我不盲從”,也“不容許我繼續被迷惑”等等,感覺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因此在改變上我能夠有自信,不會自卑。

我明白上段顯示我的利己原則,不希望自己處在弱勢,而且投入系統的恐懼思維裡,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的定位,希望被認同,因此需要說服自己未來“會說服別人認同自己”。

我明白“我相信我開始能夠愛惜自己,並且珍惜我的肉體”是個心智的謊言。這來自我對自己的定義,我所成為與依賴的是心智層面的思想,經過我利己思維的考量決定相信的,不是我處在呼吸與我的物質身體同在的覺察。因此當我繼續容許我處在心智的層面決定與相信我愛惜我自己,那麼我是基於信念認為”我愛惜我自己會帶給我好處“,即是有條件的,這並不是我真正的”愛“我自己,而是把愛惜身體的行為當成工具,綜觀來看這是與我徹底分離的。

我明白我在意外界眼光更甚於我自己,是因為我定義外界的眼光代表著”事實“,而這也包含了”我承認並且認同這個系統的真實性“,我也相信當我形象不被認同,即是對我有害的,或是我根本就是錯的。而我沒有覺察這是我心智的活動,相對容許我繼續以利己原則在系統裡找尋認同。

我明白我定義自己是像陶淵明一樣隨遇而安的人,適應力強,這些的確是我某種程度上”刻意延攬“成為我的信仰,相信”我一定做得到,因為這是我的特質“。這樣做能讓我感覺安全,在與他人比較時能夠認識到我也擁有基本的”優勢“。實際上一直存在在我裡面的是,我一直不能夠認定和真正相信”我就是哪種人“,或是”我具有哪種能力與特性“。因此我在近幾年察覺這點後,自己找尋原因,後來自定義我為”多變、好奇心重的人“,而這個定義的確大大的安頓了我。不過這個定義依然無法”決定“我是怎樣的人,我本真不是比這些定義還複雜,而是我其實少於這些定義,或者是其實我”不希望“我需要被定義。我渴望我不需要定義的同時,顯示我不得不需要定義是因為:我不夠穩定。

我承諾我自己,選擇”簡單“的衣服,簡單來自於最能讓我的身體自然伸展與感到舒適。把過去我相信並定義為有個性的衣服重新檢視,不”實用“的部分進行修改,保留最基本的功能即可,這樣方便我使用以及搭配,避免耗費心神,或是投入我的心智。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產生暗聊如”這樣穿起來我應該很好看“,我誠實說出我的念頭,並且在呼吸間消除我的慾望,回到物質層次檢視這件衣服的實用性。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開始使用或產生自我定義,我寫下我遭遇的事件以及我的思想,以及唸出我是用了我什麼自我定義,並且開始進行呼吸的動作。

我承諾我自己當感覺尷尬或是專注某人對我的看法時,我深呼吸,握拳感受我的真實肉體,明白我走入心智之中,持續呼吸直到我解除這種能量。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