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Day 0-144 想要一段關係

自從跟我前女友分手過一段時間,我感受到一股慾望想要跟其他人建立陌生又親密的關係。
我讓慾望在我體內長成一個不穩定、隨時會起立行動的衝動份子,同時我也覺察著這一切。很有趣的是,我的暗聊也一直存在,他一直在我心中叫囂:快去啊,跟一個人親熱也好,讓人為你傾倒,讓你感受曖昧的快感。

然後我一直在壓抑這個衝動,壓制這個教唆的念頭。然後我感覺到那股激動的能量漸漸變弱,我的衝動因子也不再那麼與我狼狽拔河,我的狀態已經沒有那麼澎湃。

但是我心智的這股慾望一直存在,一直在伺機浮動,等待我在盈灌能量進來。

我發覺我是覺察的,然後我選擇在心裡問自己問題。但是現實是,這樣反問我自己,只是讓我自己免去那不負責任的羞愧感,假裝我已經覺察並站立,然後透過訓斥或是反問我自己來讓自己看起來已經醒覺,已經解決這個迷佔。

我在這裡打出我當時自問的句子:我是想要藉由重新建立一段關係來讓我感覺到愛、被愛,被證明自己的價值,以及依賴別人,不必負責任嗎?

這個問題問的內容和我問的當下所帶給我自己的效果,就是來自我自己已經知道的“知識”,即我尋找一段這樣的關係,通常是因為我的心智想要重回那樣的依賴不想負責任,不想獨立,想要有一個人存在讓我可以減輕承擔自己的未來等等,然後問了這個問題之後,帶給我的效果就是:真是一個好問題啊!因此我都知道了嘛!那就放心了!我怎麼想下去也沒關係...

在我裡面這些念頭成為一股能量,而不再是具體的文字,因此我不去看見、也讓自己看不見,顯然的事實是:我在拖延這麼做所要承擔的後果,然後自欺欺人放心的去“享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著跟初戀女性重新見面的各種情愫和那景象,會讓我的生活更加幸福、美滿、愉悅、喜樂,想像他會與我一起共創獨立嶄新的未來,會與我一起共患苦難,共享甘來,而讓我想要逃避此刻獨立生活的當下,想要離開這單身、或說去實際追求一段關係,來讓我享有這些我所想像會有的正向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著與女性的情慾,而讓我感覺喜悅,生活更有樂趣,而失去在這裡的每一口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著我的形象,我的外表,然後幻想一個人對我的青睞,來藉此進一步認可我自己的外貌或是魅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些遐想的片刻會消失在存在的空間,他們一定會消失,然後不留痕跡,而沒有發現,這也是我自己愚弄我自己,事實上我參與並將這個遐想的片刻無限的延長,透過自我欺騙不承認這些念頭的存在,事實上就是縱容這些心智的慾望在我裡面繼續存在。

我明白在獨自一人的空間,我將無可避免地與自己獨處,這陣子我對於尋求關係、幻想伴侶的慾望強烈,也是在想著別人對我的認可和我責任的減輕,這些很有趣的都繞回了我獨自面對我自己的點。我明白這是心智的設計,我明白我不必要在這裡繼續消耗時間自責、沮喪,我明白這裡沒有批評,沒有錯誤,而是我在覺悟的那一刻,活在現在,然後在一呼吸一中開始改正,做我應做能做的事。

我明白我在這裡已經看見事實,也走了一輪,我明白那些衝動、慾望都不是真實的,那是來自我心智所渴望的能量,那些我所不與自己親密、不信任自己、不為自己站立、不為自己負起責任,所產生的逃避心理和恐懼。

我明白與自己相處,需要耐心堅持呼吸,需要堅持和毅力將自己由呼吸回到此刻,活我自己,愛我自己,讚美我自己,娛樂我自己。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