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Day 0-145 我討厭被使喚

這一兩天我起了非常多的反應,心智暗聊十分活躍。
很多情緒性的念頭。
1.我面對姊姊的小孩,看著他們“不守規矩”,“任性吵鬧”,以及姊姊打罵式的管教,讓我認為這個空間吵吵鬧鬧,還有姊姊對於他們母親的不體貼,讓我認為自己才是最會為人著想、最為體貼的孩子,因而對於這個我所定義的這個吵鬧時空感到厭惡。

2.我面對哥哥的行為,總結定義他斤斤計較、小氣吝嗇,而且連結到他的所有行為。包括他應該是開玩笑說我是今晚的爐主,可是我卻覺得他在要求我有所貢獻,因而我感到不悅,因為我聯想到他是一個吝嗇的人,所以我相信他就是要求他所定義的公平。而在我情緒形於色的表示:我不要,我眼睛今天很痠時,他也回我:他今天眼睛也很痠啊,而讓我更加確定與厭惡他就是堅持要我做他希望看到我做的事,而且他一定完全不考慮採信我的眼睛痠的事實。

3.我看到哥哥晚上都不幫忙烤肉,打定了認定就算我不照他的意思幫大家烤肉,他也不會自己轉而去烤肉,而是讓其他人來烤,反正就不會是他,而認為他就是故意在參與這個賭氣、輸贏的做法,而更認定他就是心胸狹隘。

4.我在深夜幫忙收拾殘羹剩飯時,看到哥哥,我內心一直想著他一定不會來幫忙,他一定會在那裡晃來晃去然後看著我把它收完。然後聯想到男權主義,想到男人的懶惰,想到他與我之間地位的高低,而定義我在這裡做牛做馬而感到自己委屈、示弱、不值得。

5.我看著姊姊和我弟坐住了沙發的位子,那些平常我姑姑會躺著讓身體放平、讓身體比較舒服的位置,而覺得他們不應該、不貼心而感到不悅。再來認為姑姑都不好意思說,而讓我一個人在那生氣、當壞人,而責怪她都沒有能力和勇氣去運用智慧來處理這件事情,繼而聯想到幾日後我也要去台南阿姨那裡,想起他也是一樣的個性,再想到他們都只會事後跟我抱怨,而從不自己站起來處理,而感覺我的人生充斥這樣的考驗,讓我見到這麼多使我難受的現象,而產生“不想再回來、不想再有往來”的念頭。

6.當我面對姊姊請我幫忙做某些事的時候,我就會想著:你不能自己做嗎?當了媽就做了廢物?還是因為我在這裡可以給你們使喚?來這裡做客人嗎?我為什麼要配合你們不好笑的玩笑話?只會回來報怨公婆,你不能真正解決你們之間的問題嗎?要一輩子這樣?然後把這樣的行為影響到你的小孩,再去自食惡果嗎?重點是:不要再使喚我做一些自己也能做的事。動點腦。

7.我媽請我把行李拿上樓,我想著:為什麼都要叫我做?為什麼我的懂事變成你們最容易使喚我?為什麼這種事會想到我?為什麼我要配合你的需要?

8.我想著:我不想被當作理所當然,我不是專門樂於接受這些要求的人,更不喜歡讓我成為別人心目中可以任意要求幫忙的人。我不喜歡被輕易的使喚,尤其是當我覺得這些事我是被第一個想到去做的人。尤其是當我弟也在旁邊可以當忙時。我感覺到的就是:我最容易被使喚,被配合,我最叫的動,叫我幫忙最省力,不用說服。

9.我認為我媽就是我所有負面情緒的總和,他想不開的部分,他自卑的部分,他自我防禦的部分,他不自救的部分,都是造成他與我的困擾的原因,而認為我不想與他親近,因為我想逃避這種負擔與壓抑。

10.我不喜歡和計較的人共事,因為我覺得他們做什麼都在等待他們認為對等的回應,而且需要這種回應亦步亦趨,而這對我而言非常勞累和不平衡,因為我本身就對這種算計和計較感到不滿,而刻意的不想屈從。

11.我大伯把我阿嬤放在姑姑這裡就跟朋友去玩樂,然後阿嬤在夜晚已深,家人紛紛體力不支去睡時,他的行為更讓我感覺他沈浸在這種悲劇的情緒和處境中,我認為她刻意的讓自己身陷這種情緒色彩不願走出,是他自己的決定與咎由自取,可是他的行為也的確讓我起了反應,我感到我自我情感約束的不自由,我的情緒也感到很糟。因為我相信我不能離開,否則他將會更加痛苦。

12.我看到我大伯不敢承認自己的放縱,隨著其他家人不敢責怪而順著找各種藉口轉移晚來的責任,而感覺他真是可恥,不會為自己負起責任。

首先,我在這裡承諾我自己做到:

(1 維持每天書寫
(2 每天閱讀或練習DIP課程
(3 把每天書寫參照DIP學習進展作延伸
(4 不要責備自己

自我寬恕與自我承諾:
part 1.我面對姊姊的小孩,看著他們“不守規矩”,“任性吵鬧”,以及姊姊打罵式的管教,讓我認為這個空間吵吵鬧鬧,還有姊姊對於他們母親的不體貼,讓我認為自己才是最會為人著想、最為體貼的孩子,因而對於這個我所定義的這個吵鬧時空感到厭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小孩不守規矩,認為他們的圖像象徵著麻煩者,搗亂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姊姊們打罵的教育是錯誤的,而這也印證在她們的自己人生也都是失能的,錯誤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他們的管教行為認為是在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找藉口,而不用真正面對自己的責任和人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討厭別人做出不檢討自己而還要教育別人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並相信這個空間是吵吵鬧鬧,是累贅的,是煩人的時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姊姊們把我的付出當成他們習慣享有的資源而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姊姊不應該檢討我的感受,或是詢問我的感受,甚至不解我的感受,而是應該自覺,自悟,然後自行改變,不要叨擾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情緒化時被人詢問內心感受,因為我感到尷尬,感到恐懼,恐懼處理這個狀況,我只想要抱怨然後繼續沈浸在這個情緒。而面對別人詢問我的情緒,我產生害怕,我害怕說出我真實在心中所想,會導致關係的毀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別人會因為我而不敢來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被人決定不歡迎我的到來以免家裡不敢有客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被人選擇丟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這個家裡最犧牲,最吃力不討好的人,我抗拒成為非既得利益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成為弱勢的一方,我抗拒成為被剝削的一方,我抗拒被視為較溫和沒有強勢的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抗拒被當作別人人生中的配角或是服務生,我抗拒成為較低一層的人。

我明白我對於這世界的運作的認識還沒有完全的明白,甚至我也還沒閱讀親子相關的資料,而且在我對孩子的批判中,其內容已能察覺到是我基於這個世界所定義的是非好壞來評價他們,而且完全投入在金錢為考量的思維中,因此我明白在這裡是我被我所相信的價值所取代,這裡的我並沒有與這些孩子看待一樣的事情,我看的是這個系統,這個被定義出來的世界。

我明白我在批評這個環境的時候,我不是呼吸在這個物質現實,而是舉目所見都是我所認定的畫面,各種定義和標籤。因此在這裡我不會真正感受到姊姊與孩子之間互動的物理性事實,而是我自己所想像出來的投射現實。

我明白我對他們不願意處理自己人生的問題,而轉而繼續沿用恐懼和錯誤的方式教導孩子,或是逞罰孩子而感到不滿,在這裡我看見我不平衡於他們都不必考慮後果,他們都不必負起責任,而徒留我一個人掙扎,感到恐懼,感到擔憂。

我明白對於孩子的未來感到恐懼與擔憂,在於我否定姊姊和相信姊姊們不會為自己改變,不會解決問題,而那些擔憂也不是真正的我,我對孩子們的處境的擔憂純粹是我的想像,我把我自己套入這個物質現實,然後透過我在其行為與我相似的情景下產生反應,因此我看見與感到痛心的其實是我自己的體驗,我自己的自憐,我想像與擔憂的孩子的未來,就是我的曾經與現在。實際上我看到的孩子,都是在投射我對自己的看法和情緒。我對他們沒有真正的認識、親密和理解。一直都是投射。

我明白在這裡,我相信我是可以被容許限制和利用的,我相信我的價值可以被人所任意定義而成真,因此我也相信我必須讓自己得到尊嚴,以讓我保護我自己不被人如此改變。我明白我沒有在那一刻投入在物質的觀察,所以我沒有看見當時發生的情景。物質現實下,我被尋求各種瑣碎的協助,如果我看見對方是想要偷懶,那麼我可以在一個呼吸之間讓自己充份的理解這個“偷懶”的行為本質上是對方所容許的,與我本身並無關聯,因此在這裡是我相信別人怎麼做選擇,選擇要不要負起責任是與我有關,是我相信別人不負起責任若是因為我,那就是關聯到我的軟弱。

因此實際上回到我身上時我沒有看見實際上發生的事情,與我無關,而我投入到極性的能量認為我的權利被侵略,是因為我認為別人減輕或逃避責任,是舒適的,是正向力量的表徵,也就是我相信我是被對方的力量所屈服而被要求幫忙的,我相信對方在這過程中把我跟他之間的對等關係改變了,相信他一定開始定義我是怎樣怎樣的。所以再次在這裡我用極性投射我的世界。

我明白我就是會這樣看待別人,我會透過成功要求別人為我做某事,而開始定義我與他之間相處的好處和公式。甚至會因為認為對方輕易答應我的要求,而全把這個權利歸功於我的力量、我的能力,而非我與他之間的對等、實質關係。因此當我被要求幫忙一些我認為“很煩很雜很無趣”的小忙時,我便認為那是如我會貪圖方便而做的事--希望別人幫我做,而且那些人感覺平常就都會幫我做。

我明白我抗拒在充滿情緒時被詢問狀況,是因為我害怕讓人感受到我的指責,我的批評,我恰好針對他的情緒,而我害怕我說出那些責怪的話,會讓對方從此對我保持距離,或是對我的行為改變。在這裡我不是害怕我的話對整體的後果,而是我自己的世界會如何改變。我害怕因為我的情緒外露而讓我承受我沒有辦法“控制”的後果。

我明白我在被要求幫忙的這個過程中,觸發了我在同樣情況把別人物化的情形,我明白我把他們當作我的工具、我的財產、資源,忽視他們的個體,忽視他們與我平等一體的本質,面對他們我看見的是我能夠獲得的快樂、方便與自由的感覺。在這條件的餵養、給予以換得我所期待的好處。因此我從未尊榮任何一個生命,包括我自己,因此我也總是會相信我是能夠低於旁人而且這是我不容許的。

我承諾我自己閱讀親子相關資料。
我承諾我自己負起責任執行應辦事項,不要猶豫、不要等待別人幫我做我的事情。


我承諾我自己確實研究這是不是我的責任,再決定是不是要出頭處理。
我承諾我自己放鬆我的呼吸,將我體內的能量釋放,平和地拒絕別人,不管對方是什麼回應,我都要保持在穩定的呼吸。

part.2我面對哥哥的行為,總結定義他斤斤計較、小氣吝嗇,而且連結到他的所有行為。包括他應該是開玩笑說我是今晚的爐主,可是我卻覺得他在要求我有所貢獻,因而我感到不悅,因為我聯想到他是一個吝嗇的人,所以我相信他就是要求他所定義的公平。而在我情緒形於色的表示:我不要,我眼睛今天很痠時,他也回我:他今天眼睛也很痠啊,而讓我更加確定與厭惡他就是堅持要我做他希望看到我做的事,而且他一定完全不考慮採信我的眼睛痠的事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哥哥是吝嗇而且小心眼的人,而認為他的為人自私,會背叛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有天會被哥哥扯後腿/陷害,或是我會不得不做出向他妥協的方式讓我感受惡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會有不可反抗的理由來讓他在某天能夠讓我做出我極不願意的付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必須向那些我可能會害怕撕破臉的對象妥協。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拒絕對於我和他們的關係會變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和對方的關係變糟,害怕他們會認為我小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他們會覺得我不願意付出,我沒有價值,我沒有用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與他們之間需要奉獻價值才能夠維持關係,才能夠被他們所認同。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作為我自己與他們相處,並在這相處之中自在,自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需要迎合他們的喜好,我才能夠得到好處。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鼓起勇氣去接受任何回應,並且相信我自己,為自己承擔起後果與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希望能夠盡量迴避我不喜歡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模仿、比較和迎合的恐懼之中,而沒有享受在當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認為別人並不平衡、接受我與他之間共同的享受時,我感到愧疚與心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的愧疚與心虛感到心煩、易怒,憤怒與不平衡,對於我的恐懼體驗歸咎在對方身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擔憂與恐懼都是我哥害的,都是他太計較才會帶給我壓力。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看我不順眼,或是對我的享受感到不平衡,是我的錯,是我的責任,因為我不夠謙虛、我不夠低調,我太張揚,我太猖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那些不壓抑自己享受和便利的人,是不夠謙虛,是必須譴責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那些有著愉悅反應的人,是不負責任的,是刻意奚落別人的,是蓄意展現的,因此是值得被懲處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比別人重要,今天如果有人比我順遂與快活,那他一定不是真的快樂,他不可能比我會有的快樂還快樂,他一定是故意要假裝自己比別人好的,因此那是蓄意而且惡意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必須配合對方的慾望、需求、情緒,我才能夠安然地處在此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會因為不受歡迎,而難以在那裡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被認為在佔對方便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利用占別人多少便宜來橫量我省下的金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佔人便宜然後想著我會有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會感受或察覺我站他們便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這樣每個禮拜都過去住他們家的行為,會是不好的。

我明白我回家住我目前做到的是陪伴我的家人,然後緩解我的經濟壓力。然而我應該考量到姑姑家的經濟壓力,以及我哥的感受,而不是繼續免強自己與他人,在這壓力之中生活。
我明白我不滿被計較的對待,是因為我本身就會計較,或說我熟悉於計較的心態,我本身就理解並且感同身受,所以我對於他的話很容易產生這樣的感受,因而我看見他的問題,其實也顯示我對我的這個部分是存在著批判,我不欣賞我自己,我擔憂並且疲憊於計較的自己,卻又沒有鼓起勇氣改變。

我明白我不應該把金錢當成第一的考量,而把金錢變成我行動的依據。同時我也明白回到我家已經形成一個舒適圈的習慣,因為我安於對錢的恐懼而麻木在這例行的行程裡,並在這其中過著沒有目標以及空虛的時光。

我明白我基於對錢的恐懼,而讓錢變成我的神,凌駕於我的每一刻算計,讓我對於錢非常敏感,對於我花車錢回家,到我讓姑姑家花錢幫我買早餐、午餐、晚餐我都渴望打平甚至“超值”,而這讓我感到不得安寧,因為我相信所有人都如我一樣會有這些對錢的恐懼,而他們正如我一樣在體驗壓抑著這份恐懼與不耐,因而我感到心虛與不安。

我明白我對於我想著花車錢回家並期待能夠超值的心態帶有批判的能量,我對於這樣的我自己感到不滿與厭惡,因為我不想面對這部分的我自己,所以當我容許我壓抑這部分的自我厭惡時,我變成忽視它,然後對別人的行為產生反應,然後轉向用一樣的角度投射並批評對方,而我自己則始終不改變。

我明白我自己愉悅或是享受時,我會刻意表露給別人看,因此我明白我是故意的,而我並沒有去寬恕和改變我自己,而是一樣透過投射到別人身上而產生反應,因為對我而言,這樣做我已經定義為蓄意和惡意的,要故意展現自己此時的得意與風光,要別人此刻相對地感到較為自卑黯淡。

我明白我期望別人能夠對於我的一些行為例如貼心關懷、隨和處事、任勞任怨、配合度高,來讓對方能夠拿之與他們心中的金錢相做抗衡或緩解,來更加寬容與接受我在這裡花費到他們的錢,而讓我能夠更加心安理得、喘一口氣的存在在這裡。沒有看見我其實是勞役與遷就於我不想負責任獨力承擔金錢、自己開銷的風險,而做出這種種的彌補與自欺欺人,並且在這其中我除了獲得金錢的緩解之外,我的存有整個是處於磨難之中的,我也沒有和我身邊的人建立誠實和平等的關係。

我明白我想像的基於自私而扯對方後腿、或陷害對方,這些是存在在我裡面,我可以連結到並且成為這些的,這表示當我深信這人所體現的自私的特質,並且也將會在特定的情形做出背叛的行為,表示我在這裡是極為自覺的,我對我在這方面的認識其實非常投入,也非常詳細,事實上這就是我,也是我容許我所有的念頭和決定。我並非看清楚這個人,而是我非常了解這部分的我自己,然後我投射在這個人身上而已。

我明白今天不管是誰對我計較或自私,我都不會真正失去什麼,從別人身上我不會應得什麼,我無法避免的要為自己負責,承擔所有自己造成的後果,然後改正它,改變我自己,獨自去完成。

我承諾我自己,跟我的家人建立一個誠實的溝通,誠實的面對他們,並且在相處的過程中大方的幫忙,指導我自己去做我可以做的事情,例如詢問家人需不需要幫忙,或是溫和的拒絕替別人承擔責任,在這之中都注意自己保持在穩定的呼吸。

我承諾我自己,當別人在形容我或認為我想要佔家裡便宜時,我呼吸回到此刻,停止辯解的慾望,釋放我體內的反應,然後在那一刻實際承諾自己與對方:我不是這樣看待家裡的,或許我回來這裡經濟壓力有比較小,但是我不會把這當成我首要回家的考量。我更多是想要與家人、與你們相處。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用金錢衡量我行動的對價關係時,我呼吸,我停止,然後確實的以我現實金錢的額度來決定我是否“有能力”回家。並在我認為假期特別短時,重新定義回家的意義:回家,我可以做什麼,我可以體驗什麼,我想體驗什麼,我可以怎麼跟家人說我想體驗什麼(比如我想逛costco),我怎麼面對和處理家裡對我的遲疑(你回家是不是都是想著享樂),我如何解釋當對方在誤解我時。(我的家庭似乎對於花錢享樂這一部分,常常是放縱自己,然後檢討別人,諸如我、我爸、我媽,我弟,我表哥等等。)

我承諾我自己,誠實並簡要的說明:我沒有把回家當成享樂,而是與你們在一起,我知道我想去逛costco,因為我喜歡那種逛大賣場的感覺,僅此而已。

part.3, part.4
3.我看到哥哥晚上都不幫忙烤肉,打定了認定就算我不照他的意思幫大家烤肉,他也不會自己轉而去烤肉,而是讓其他人來烤,反正就不會是他,而認為他就是故意在參與這個賭氣、輸贏的做法,而更認定他就是心胸狹隘。
4.我在深夜幫忙收拾殘羹剩飯時,看到哥哥,我內心一直想著他一定不會來幫忙,他一定會在那裡晃來晃去然後看著我把它收完。然後聯想到男權主義,想到男人的懶惰,想到他與我之間地位的高低,而定義我在這裡做牛做馬而感到自己委屈、示弱、不值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哥哥是基於我定義他“吝嗇的”而在這裡與我對抗,而定義他是“愛面子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哥哥跟我“回嘴”是因為“他感覺沒面子而在那一瞬間反抗、否定、想要戰贏我”,而使我感到壓迫、被威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哥哥想要戰贏我的這個念頭,會讓我本身存在的定義和價值,那極性的好壞定義被受到挑戰與挑釁,我害怕被哥哥否定而在這裡決定他日後如何重新定義較差的我,而感到抗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這樣反抗我、挑戰我,是因為他無法克服他自己的心魔,而在那一刻看這個人是不受控制、自以為的而且唔知、較庸俗的人,而感覺我是較正確的,我是受害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是較低等的,而我是人善被“狗”欺,而沒有看見我自己體內也有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哥哥把他的自我利益放在我之前,而感到我被針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我感覺我被針對,事實上我相信我不夠好,我批判並且可望我能夠成為最好的人,好到沒有人會否定/否認,我渴望獲得所有人的尊敬與特別待遇,而這都因為我感覺我不夠被尊重,我覺得我不夠完美--我藉由別人如何對待我而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相信我自己,不自信我自己。
我明白還有很多種表達方式是我可以學習的,但是我的出發點必須是呼吸在物質的此刻、以一體平等、對全體最好的立場做表達。而目前在我與哥哥的互動當中,已經覺察到許多情緒和暗聊的出現,而我在情緒的狀態做出那些回應,因而導致更多後果,包括對關係惡化的憂懼持續壓抑累積。

我明白我在這些壓抑中,並不真正認識哥哥這個人,或是寬恕我對他的投射,因為在這些反應中,自私、小氣、愛面子等的行為都是我一直不願真正面對自己的部分,同時也是我最害怕別人這樣對我的部分。我明白我裡面存在對我自己自私的恐懼、批判和拖延的能量,我利用“看不清楚我自己是不是自私小氣”來拖延面對、處理這部分,而在其中我已經相信並定義我自己是自私、小氣的。

而且我明白,我又是抗拒被人視作“真正讓人厭惡的”自私、小氣,因為我認為那是對我有害的,那是影響到我生存的壞名聲,因而我遲遲不面對我自私、小氣的人格特質。
我明白我厭惡自私小氣的人,除了不願意面對這樣的我自己,而且我也給予這些詞負面的能量,並明白當對方這樣對我時,以我自我利益的角度去看,更是感覺自己的利益被削弱了,因此在這裡我也投入了能量的角逐,而不是活在此刻享受、信任我自己,並支援別人。

我明白在這裡我也投入了競爭的心智裡頭,因此我在一個呼吸間站立,隨即可以判斷、同時檢視哪些含有情緒,什麼考量才是對環境整體最好。因此在這裡,如果我在旁邊看到一個人在烤肉,停止去想我是“被取代了、被接替了、他替我收拾了”而感到愧疚想要做些是彌補處境。因為在這裡,我的念頭甚至是反應是基於愧疚、感覺自己“不夠好”而想要做些事情催眠自己可以讓人“原諒或喜歡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看作與其他人平等一體,共同自愛、為自己的存有負起責任。

我承諾我自己,在面對這種因為先前投入情緒而感到愧疚想要彌補的處境時,我呼吸並停止。利用書寫查看事情的真相,並且先行自我寬恕釋放能量,再移動我自己去說明或改正所有事。
下一篇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