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Day 0-148 渴望佔有的興奮

看過了有誰没有著迷過!迷戀系統!視頻,我再次看見和明白我對於我的初戀存在著佔有、擁有這“美好/美麗”女孩的虛榮,那種愉悅在於我相信這證明了我的價值/能力,我炫耀我的力量等等。

而且在極度投入幻想我與他之間的關係時,我覺察到這麼享受於擁有一段我喜歡的、我想像的關係,實際上的終極目的是:我有一個渴望想要被愛,這樣我就不用再愛自己了,愛自己的過程被我的心智定義作:找不到(來自外在)認可的寂寞通道,因此如果可以不用愛自己就能夠知道/感受到被愛,那麼多輕鬆,而且多愉悅。我不用為自己負起自愛的責任。

以及,我在看待初戀近期的低潮,沒有以平等一體的角度去真正看待這個人士所處的衝突境況,甚至令人發笑的是,我以心智層面的知識“這是一個人士在受苦”來草草帶過/自我安慰“我有以一體平等的角度看他喔!我都知道的哦!”而容許我接著濫虐的意淫這位人士,並且為著自己的興奮/想像而興奮不已,甚至像是嗑藥嗑嗨了一樣相信這些“我單方面的想像”都是只差我去做就會成真的了。

所以當我覺察到我實際上在做什麼時,我看見這整個興奮能量所驅使的慾望是如此讓人臣服、上癮,而我實際上所做的事情以及我在心智所瘋狂出現的“愛與佔有”之美好愉悅的畫面,是如此自我中心和自私自利,而我立即為這一切感到極為羞恥。

以上所敘述的內容以簡單扼要的方式在此說明:我的初戀陷入低潮,我幻想我能夠趁虛而入安慰她擁有她,然後過著我單方面十分愉悅嚮往的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也喜歡我,甚至還喜歡我,只要我此刻是喜歡他的,這一切就成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對他而言是獨一無二的,因為我想要佔有他,所以我相信他對我而言是獨一無二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會在我記憶中的那種愉快中去讓我相信與她在一起我會愉快幸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我用搶的,初戀就會自願屬於我,相信他一直都是在等待我回頭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被初戀冷落、敷衍,並幻想她如同我一樣欲言又止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初戀低潮時找另一個人哭訴感到失去的痛苦,認為我失去了他的依賴,也失去了我在他眼中的價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不被初戀所在乎、掛心是痛苦的,感到死亡的恐懼--在對方的心中死亡,失去我活在對方心中的意義。

我明白這種興奮能量只要一點點,就可以在我的世界無限空漲,讓我幻想出一個當下讓我強壯、贏的人生,並且在這興奮中體驗心悸的痛苦、身體的哭泣顫抖,並且不去面對現實,不敢測試現實,想要持續保持在這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不要抽離。因此我看不見、也不想去研究事實。事實是,我一直活在我的曲解誤讀裡,我從未也不敢,在我誤解並抱有美好幻想後,去真正知道他的心意。

我明白我無法擁有一個人,我只會在這其中享受於單方面相信自己佔有某些能量的快感,並且永遠在fuck我自己,而這也是我實際上與初戀分道揚鑣的原因:因為我的自私自利與她衝突了,所有愉悅的感覺消失,我感覺不被認同、不被價值,因此我也瞬間感到不滿、傷心與失望,因而選擇“丟掉”這位人士,以逃避自我貶抑的痛苦。

我明白我對於這位人士,一直是帶有性、關係方面的投射,我渴望佔有她帶給我的正向感受,讓我感覺我更加值得被愛,而不斷的投射與意淫,即是不斷的濫虐我自己與對方,這是一個不負責任、不肯負起自我責任的能量,而我其實一直知道這不是真正的愛,全體如一平等相對的愛,然而在我心智裡面將會永遠不停的要求不負責任,這是一生都會面對的。

我承諾我自己給回我自己,當我走入興奮模式時,強迫我專注在呼吸並且立即把此刻心智的自欺書寫下來,然後指導自己依循著自我寬恕的內容改正我與我所投射的自我的關係。

我承諾我自己,以實際現實考量去投入我的每一個呼吸,並且以去德國讀書作為我的短期目標,把我的行程考量以圍繞這個目標執行,然後持續推動我獨立去行走這一條路。

我承諾我自己,專注在我的每一口呼吸,放走所有心智渴望被外界認可/愛慕/獲得關係的念頭,不投入參與他們,然後持續將我校準在這個目標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