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Dat 0-4 心疼

今天慶祝阿嬤生日,我們一家人到名間鄉裡一間無菜單料理店用餐。這間餐廳非常特別,乍看之下非常古樸的日式建築,房屋的設計也很講究,但是仔細一看,庭園荒廢、戶外的沙發爬滿灰塵,基本上並不意外,看起來就是風光開幕低調落寞的例子。

基本上這家店還有營業,非常讓我驚奇。
我們來到一個房間,意外的裡面有一桌客人親子三口,整個餐廳只有一個廚師與一個略嫌誠惶誠恐的服務生。

我們一開始都有些嘲笑這個服務生的態度,內容是:很久沒看到這麼大桌的客人齁、怎麼這麼小心翼翼。

我爸是個大方又有點在這類人物面前略顯春風得意的人,他與服務生搭話,聊聊這間餐廳,還有服務生是哪裡人。

我在進餐時一直在找這間餐廳的風評,直到爸爸與服務生聊到,才得知這間餐廳才營業兩年,一直在做調整,服務生也坦承有被人家罵過,所以也是很怕被罵。因為覺得這裡格局侷限,所以餐廳旁正在蓋一間新的房子,要打造更寬敞的環境。

服務生的性格害羞又老實,他親自送我們到停車處,揮手跟我們告別,我也搖下車窗大力揮手。待他快走回店裡,他又轉身舉起雙手跟我們揮別。他有些害羞又真誠的笑容讓我印象深刻。

在家鄉有這麼一家堅持夢想的店,加上又把店開在火龍果田裡,真的是一個了不起的勇氣與眼光。我直到現在還是覺得不捨,又很希望可以為他“祈禱”,讓他能夠成功。

看到這樣的人,這樣的現象,難以停止我心中的在意。儘管離開了那裡,我的腦中還是一直出現那家半荒涼的餐廳。只要看見曾經起飛的夢想地逐漸沒落,我就很難過。我也只是難過而已,因為我不知道我能怎麼幫忙。

今天我第一次打卡,獻給這家店。我希望能盡一點微薄之力,畢竟我能說服到人來吃的機率並不高。餐廳的餐點其實是新鮮高檔又有質感的,是來自義大利歸來廚師的手藝及巧思,只是我滿腦子都在想老闆虧了多少、每天有多少客人。

我在想,我為何對於這種情事特別捨不得,特別感傷,又心疼這些人。

我是基於什麼角度去感到難過?

因為擔心他們忠於夢想、努力一番之後還是虧錢,我已經預見他們會倒,但是又有希望認為他們一定會成功。
我想,我是害怕看到希望與勇氣在我眼前熄滅。我是害怕看到有熱情的人的失敗。我害怕看到他們灰心放棄。

但我除了難過還能做什麼?為什麼我總是只會感到心疼?為什麼我要害怕人家放棄。

這是很有趣的。看到這一幕,讓我這幾日來第一次感覺自己“有心有肺”、有血有肉“,我就是沈浸在在意之中,情緒之中,讓我覺得我再次成為一個帶有憐憫之心的人。

這一幕的有情滿天下,在我眼前,在我之中。這應該就是生命美妙的地方,”希望“無所不在,”掙扎奮鬥“,無所不在。融匯為最淳樸的自己,追求夢想如此簡單的表現。我沈浸在此。我認為這樣就是人生。這就是一個踏實耕耘的人生。這是不必被質疑的,正常正向的故事。我深深被感召於其中。

這樣的心疼不是來自於對全體如一的愛,這只是我個人在個性上特別容易被觸動的地方。有時候這是個難處,因為並沒有認為這樣不好,但是,實際上這些正向追求就是心智系統,當身處正向,真的很難抽離,因為他是如此正確,如此感動人心。如此對”人生“”有意義“。叫人如何覺察,如何放棄?

現在這種美好的感動還在我心頭縈繞,其中也包含對於自己的反應感到欣慰,這真是好難。

心智系統的經驗告訴我們正向即是好的,感受好即是好的,身處美好的感受,真的很難相信這也是應該去抽離的情緒反應。在此刻我也沒有更好的自我寬恕去寬恕自己。

真是重大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