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Day 0-1 記憶

這幾日,一直想起曾經出現在我生命的人,國小到高中,不特定的人和事情在我腦海中出現。
小學曾經幫助過一個剛轉來班上,卻被班級排擠的女生。他的眼睛很漂亮,但卻總是顯露出憂鬱,我記得他是一個射手座女孩。為了勸他進教室吃午餐,我在外面苦口婆心,到最後便當桶抬走,我倆都沒得吃。記得那天的午餐是我愛吃的。對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張苦逼的臉。
小學的我好像不帶腦子來上課的,所以沒什麼重大的憂鬱跟煩惱。
昨天夢到我高中的朋友,我們在森林裡跑活動,原來是在辦迎新啊!但是我的那個高中朋友總是慢我一步就定位置,我只好自己一個人先處理場子,面對一群人。事後我責怪我朋友動作太慢,他跟在我旁邊,說對不起,讓你不開心了。
我在心中突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也罷,還有多少人是會去關心你的喜怒哀樂呢。

夢到了好多故人,清醒時也想到許多往事,這就是人的一生所積纂的回憶吧,回憶總是讓人有情緒,總是讓人懷念,有時會有一個動力:想約出來見。有時回憶不美好,想來只是一份悵然:原來當初的我這麼傻啊,原來當初的我這麼壞啊!

回憶好像是一個次元空間,可以將人從物理現實中拉進去,當你回憶一番往事,回神之後,你不會知道剛剛周圍發生什麼事。這就是典型的,沒有活在當下。

所以回憶固然美妙,當我陷入並察覺到,必定沒有遲疑地做深呼吸將自己身上的情緒能量排出,然後回到現實。

回憶可以引發連鎖的“思考”,並在連續的思考中觸發“情緒”。這時幾乎完全沒有使自己與物質世界為一體,而是人完全等如心智系統。

回憶是個很難割捨的東西,他是如此美妙又神奇,像是人一生的依據,像是證明活過的痕跡。擁有記憶,才是掌握自己活著的安心。

但事實上以上都是心智系統的產物。有時你所代表的你自己,你所認同的你自己,是由“心智系統的你”來決定,自己的價值。所以有時候可以說:你,就是心智系統。

但是問題是,這並不是真正、甚至是不是具有“生命”的“你”,當所構築的自己,甚至是一生,建立在一個可被刪除的系統,當死後,人會一無所有。這是為何人會沒有“前生的記憶”,因為所謂的心智系統是依附在人體,當身體歸為塵土,心智系統也將原地瓦解,頂多,將前世記憶放入阿卡西紀錄中,但是他僅不過是另一個系統,作為用來支持輪迴轉世的工具。

記憶是不可靠的,記憶是屬於心智系統的。記憶不是永恆的。不如“生命”般的永恆。

為什麼放棄記憶這麼荒謬又困難,因為記憶已經成為我們生存的一部份,沒有記憶,很難支撐我們所能想像的生活。

但同時,記憶是虛幻的,記憶是一種影像在腦中播映給自己看,不知哪來的眼睛看到的,就像是電影一樣,記憶真的很玄,如果我說他是一個用數學寫出來的程式,而且不僅這是一個程式,基本上能“代表”我們本身的價值,都是用程式寫出來的,你相信嗎。

簡言之,記憶跟思想一樣,都會餵養心智系統能量,心智系統吸取越多能量,物質身體越會受到影響。所以陷入記憶是一個情緒上的選擇,但很多人都有經歷:不是你想做的事,就是真正“該做”的事。套在這裡一樣,腦中的東西,都是假的(套用最近很紅的某高僧)。心智系統,如果你“願意”,那你的確為了你自己(心智系統)而活!

目前在覺察我的生活,並沒有很大的困難,我想我可以跨越身為一個“異類”的障礙。
另外也觀賞了很多電視台、其他新時代派、科學雜誌等的影片,多方接觸,找資料是我的興趣,這的確可以幫助我,比如我東找西找找到了Desteni,之後又找到了Destenigossip等反對Desteni的團體,諸如此類。

還在最初的起點,我沒有實踐,就不會知道其是真是假。
但誠實的說,我是接受Desteni的,我十分地接受裡面的訊息。

還有一個:Don't watch this film.com
這裡發布的一個影片其內容也是非常震撼,雖然說有一兩個內容與Desteni有出入,不過其訊息還是非常的爆炸性。

如果我這樣是天真,那我可真開心。思考當下的務實,並對這類事情的嗤之以鼻,或是淺嚐即可,為何專注在對於生活的恐懼。 我不是一個好的“說服”者,從來都不是,從我要跟人家說這個東西真的很好吃就已經很弱了,我如何告訴人們,不要被自己的“心智”蒙蔽了。所謂的正常人,是機械人,所謂的叛逆人,是開始懷疑自己的機械人。有沒有想過,從沒覺察到自己的“想法”到底是自己的,還是自己都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

或者已經閱讀很多資料,“知道”很多事情,但是你就是知道並信任這項資料,認為他是真的,好啦或者你認為這份資料是假的或還是有點懷疑的,那至今付出什麼“實際”的行動了嗎?當作新聞在看,當作趣聞分享,從中更加落實自己的普通與平常。

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各自又是獨一無二的,而且,不是如此無知的。
"stop the mind"這是一個非常挑戰勇氣的行為。
無所畏懼,無所謂: 這不是成為聖人,只是回到最簡。

說了這麼多,有一半是講給我自己聽的,因為要突破與身邊的人都不一樣的窘境,要逐漸放棄心智意識系統,要能脫離輪迴的壓榨跟控制,作為真正的自由,而不是繼續投入沒有非常必要之競爭生存。這樣講好像是逃避社會,但是這些真的是沒必要的,社會的運作是基於對生存的恐懼而推動,其中還有許多的關鍵成分:金錢、關係。這兩個足以推動世界!

其實可以不用這樣的。但這需要時間吧!

我非常期待走入這個進程,但顯然我現在還有工具需要學習。
everything is 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