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Day 0-11 快樂的親子時間

搭車回到到台北,之後我們直奔陽明山日月農莊。一路上我們一家談天說地,非常自在。加上陽明山的好天氣,一路上大家心情非常愉悅。

泡湯時我媽跟我說他的心事。心中想介紹他書寫自我寬恕。在與他的對談中,我產生對他的同情,同時希望能幫助他。在說話的時候,我還是難以注意說話時的情緒與用詞,所以並沒有約束並嚴格覺察。

母親告訴我他今天如果不是這個個性,不知道我會怎麼看他。我內心暗自會心一笑,我把我在Desteni知道的關於個性的傳承用"基因"之比較被接受的角度告訴他。我希望不要讓他覺得我又是去哪看到了甚麼怪知識,所以把它包裝的像我應該是在學校學的學術內容,呵呵。

泡湯後我們下山沿著海岸線,途中看到一艘擱淺的大船,儘管斷了兩截,半截停泊在近海還是大得嚇人。我和弟弟第一次看到這個場景,遲遲無法停止講述自己的不可思議。

海邊很美。我心裡認為很美,但我嘴裡說酷。我內心在用美定義海的表現。

在海岸邊夕陽旁的餐廳吃完晚餐,爸爸提議帶我們去漁人碼頭。一路上我們繼續談天說地,聊到家裡以前的舊車,聊到一些回憶。我只在空檔進行呼吸覺察,其實時間都在談話的歡快當中。

一到漁人碼頭,就聽到激情的搖滾吶喊聲,我和家人興奮的前去廣場查看。我一邊錄影準備給女友看,一邊觀察台上與台下的人們的表情和反應。

臉上不自覺堆滿笑容。

情人橋上晚風徐徐,溫度適宜,碼頭各種音樂與人群,此刻真似天堂夢境。我看到碼頭畫家的生意不錯,有個小弟睜大眼睛,臉上定格一張期待又緊繃的臉,僵僵的坐在椅子裡,那個樣子好不天真爛漫。我內心激發各種憐愛與歡喜,弟弟在旁說道:可惜這小弟會長大的啊!

我們走上一座橋,橋上人潮擠擠,卻又清涼愜意,所有人步伐緩慢,有大人攜著小孩一階一階地走,有大點的小孩蹦蹦跳的奔跑,有情侶如我父母手牽手悠閒地散步。

橋的另一頭走下來,有一個男歌手在廣場中央彈著吉他唱歌,媽媽塞給我兩百塊,我拿一張給弟弟,我們一起走去給那歌手。在我們之前有一個小娃,手裡拿幾個銅板給他,我覺得喜悅今天充滿內心。

回家的路上我和弟弟回憶起以前的求學過程,弟弟幾乎忘光了,在我的回憶中他也漸漸回憶過來,聊起來逗得車上哈哈大笑,我察覺這些激烈的感受,我發覺是無法自制的。

這天真地過足了,有錢,真的很自在,有錢,真的有各種天堂般的愉悅。

快樂真的也很短暫,現在回憶起來,能量不再,又是回到原點。能量的平衡就是如此。我如不停止,就會一直看見這樣的停滯。深深用一天體會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