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Day 0-6 冒出的聲音

  剛剛閱讀馬麗早期的進程,看見他的自我誠實,心中冒出“幸災樂禍”,覺得他的起頭比我還艱難,因為他困住的點,我認為我沒有。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對文中的馬麗感到幸災樂禍,認為他的起點對我而言不是問題。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相信我沒有馬麗的問題。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對於過去的他人而對現在的自己感到滿意。
  我寬恕自己在進行短短的自我誠實便開始感到倦意。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認為馬麗所說的寬恕遇到抗拒是意志薄弱的行為。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認為抗拒是意志薄弱的行為。
  我寬恕我容許自己認為幸災樂禍的行為是可以允許的。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沒有看見幸災樂禍的本質。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對文中的馬麗感到輕視。
  我寬恕自己容許自己對文中的馬麗產生暗聊,說著:這一定是一個很掙扎的人、他好辛苦。
  我寬恕我自己容許自己對於馬麗的自我寬恕沒有仔細閱讀,而只著重其文首的問題並加以批判。

  我承諾自己在閱讀自我寬恕時,應用呼吸達到一體平等,我的幸災樂禍顯示我與馬麗的分離,於此我沒有覺察,反而縱容自己產生暗聊。
  我承諾自己在覺察自己行為時,應用呼吸進行停止,然後繼續閱讀。
  我承諾自己多閱讀他人的自我寬恕,從中理解相關訊息。

寫完自我寬恕與自我承諾,儘管屋內冷氣很冷,我還是倦意重重。

我寬恕自己在進行自我寬恕時感到倦意,但是還是堅持書寫,沒有應用呼吸讓自己離開疲倦,而只是心智系統控制下的一個“硬撐”。

在觀看馬麗對於自我察覺,小時認為自己是機器人,其實我也在前幾年有這樣的結論。我得聲明這與Desteni無關。

我的意思是,從我的生活中覺察而來。那時我還在人際關係中掙扎,那時非常懷念早些時候的風光,只是之後不盡如意,我開始觀察人緣好的人,學習活潑的個性,學習待人與做事,學習成功的路徑,我發現我像個機械人,因為麻木了,因為腦中很混亂,我覺得我壞掉了。各種念頭飛竄,我覺得我:當機。而我也開始認為機器人就是這樣,因為生存模式很規律,也很機械,人們的待人接物,總歸一句是公式,這可以在各種人身上印證。這樣的通則,讓我懷疑其實人就是機器人。

那時不是根據身體的機械性去懷疑,而是行為的機械性,因為是一個發覺,所以我並沒有糾結什麼是機器人的定義。我當時認為機器人是這樣:麻木的,不知道自己是誰。

我在書寫的過程一直在想一個反面,想到成功並且愉悅正向的人仕,他們不像機器人吧?他們不麻木啊!他們充滿活力啊!他們知道自己是誰啊!

所以我當時就停在這了。因為我的視野小,自己冒出的問題自己解答不來。我只是因為太陰鬱,而把自己當成機器人來安慰。


所以我沒有認識到,接觸Desteni之後才看見的訊息:正向、喜悅等體驗,也是心智系統的設計,因為世界存在負面,所以就會有正面的能量去平衡。總之,不管是正向或負面能量體驗,其都是系統,都是程式的設計,其實都是“消極”的配置。

關於正向,為何是消極,以我所閱讀的資料來解釋,是基於全體一體平等的角度,你個人的正向系統,滿足自己所建造的幻象世界,滿足於此,感到幸福,感到富有能量,所以便阻止去突破幻象,去成就一體平等,成功的侷限自己在自己的幻覺之中。所以正向體驗就是消極的行動。沒有任何對全體一體平等做出貢獻。

我對於此認真的感到震驚。因為,負面的人,其實是希望追求正面,其實想變成更好的人,而其竟然不過是一個“spitefulness"的驅動,讓能量趨於兩極化,負面的能量會去驅動追求正向的能量,因此在無盡的追求當中,能量的兩極存在達成平衡。

事物的本質是,一體都是平等的,沒有優劣”分離“,沒好壞”區別“,所以自己堅持存在的分離,都處於幻象之中。所謂幻象,就是用心智系統去體驗的”世界“。

用物質身體與自己合一去體驗世界,停止心智系統,停止對周遭的濫虐。停止對於濫虐的”麻木“。

以物質身體與自己合一,”享受“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便可以是不同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