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Day 0-7 維持假形象

  今天在實驗室,我學姊得知我這禮拜結束就要回家過我的暑假,直呼有點捨不得!我微笑說:“那學姊不要忘了我啊~”學姊則笑我一個月才不會忘記。
  在實驗室我保持跟學姊禮貌的往來,關係好也沒有太親密,學姊漸漸習慣對我訴說她的私事,還有發發牢騷。我都以平穩的語氣回應之。
  在學姊面前,我是一個平和溫順,做事盡心的學妹。還有,會陪她聊聊天,督促他三餐正常,多多喝水等嘴皮子。
  我不能分辨我是否在應用我的進程在學姊身上,目前很顯然不是,因為我還是會害怕“得罪”學姊,讓我的“平穩”產生不利的環境,所以我的談話都是順著學姊愛聽的,不是我愛說的,是基於對於環境改變的恐懼而說的。所以學姊喜歡我,我聽話,傻樣子,認真,說話中聽,溫順,體貼,這全都是我的假形象。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對學姊欺騙,以不真實的話語去讓他開心。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認為學姊會比較喜歡不真實的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並沒有一體平等的看待學姊。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欺騙自己沒有自我不誠實。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欺騙自己在實驗室是應用自我覺察待人處事。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讓欺騙自己與相信自己同時在我裡面進行。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沒有為自己的恐懼堅站並找出解決辦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繼續沈浸在“改變”的幻象中,而實質上還是恐懼著改變:對於他人直接,摒棄尊重,言簡意賅。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允許自己,認為為了生存,還是必須屈就他人喜好與之相處,以免造成環境的阻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害怕阻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害怕阻力是因為對於劣勢感到難以“跨越”。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害怕自我寬恕後還是只能依然行事。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以怯懦之名總結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至今仍不堅站,讓恐懼使我信服這就是現實。
我寬恕自己接受並容許自己,任恐懼之名的現實阻止我堅站。

我承諾自己以全體平等對待他人,萬物包括人即是我,以全體的利益為最大的目標,並非讓我僅是苟且讓自己日子平順,而不顧全體的死活。
我承諾自己開始察覺自己的行為,任何是屈從於恐懼,均進行深呼吸並停止。
我承諾察覺自己的表現,並停止心智的恐懼、渴望參與。

對於學姊,我很抱歉,我為自己的“自私自利”,而創造我的表現,基於對學姊的恐懼。我沒有對自己誠實,也沒有對全體如一誠實。

為了自己的安穩,而創造安穩的環境,等同自己包覆在幻想的泡泡中,自我沈醉在平靜與實踐進程的假象。

我承諾明天起,我以誠實的言語表達我自己,不到必要不說廢話,不說話,是基於不參與,而不是基於接話的恐懼。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