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Day 0-102 不健康

身體現在昏沈沈的,應該說這種不穩定的能量聚集在我的頭頂和我的胸口。我的頭有一團能量像鐘擺一樣搖過來晃過去,使我感覺“注意力渙散”而且籠罩性的不適感覺,但同時內心的暗聊非常明確的大喊表示:我好想睡!我犯睏!另外在我的胸口則是在我試圖感受其動靜的時候,便會有心悸的感受,我一探入我裡面去查看,這股心悸的感受會立刻將我驅逐出去。是時表示我畏懼心悸的感受,想要迴避這樣的體驗。

每當處於這個情況,我讓自己在這一刻退出,任由我“沈浸”在這樣的渾沌之中。並且在我裡面產生衝突,關於我放縱自己、和我只是讓自己休息的辯論,情緒上則是在內疚和試圖“說服與從內疚中解救自己”之間來回受苦。

我已經定義“午休是不必要的”,因此當我在午餐過後感到昏沈,我就進入了“是非之爭”裡。我認為“想要休息”是心智的陷阱,而選擇“相信自己會走出來”,對於我自己寄與名為希望實為逃避的藉口。我逃避處理當下內在的衝突,幻想我未來會解決這種衝突,使我產生正向的信念,去持續我心智想要享受的“維持現狀”與安逸。正是因為我需要幻想我能夠做到,我才能夠欺騙我自己,使我不再出現“正反的爭論”,唯有透過完全的讓自己不在內疚/罪惡,我才能夠脫離衝突之苦,去達成不用為我自己負起責任,因為理由是使我自己相信,這一時的不做不會怎樣,我未來一定會補足的。我產生了信念與希望,應用在我此刻的能量性體驗的持續,去滿足我的拖延與及時行樂的慾望。

事實上使我產生“不健康的自己”的念頭,並非是那使我昏沉想睡的時刻,而是我為了知識上的衝突在我裡面造成內疚/錯與罪惡的情緒累積壓抑在我的物質身體,使我在心境上感覺自己“正反評價一團亂”,而身體上更加明確感覺到身體正在承受這些念頭所造成的壓迫。即是我無法與我的身體同步,我只是感受心智裡的世界,而沒有自己呼吸,與身體成為一體。相反的,我感受到身體“很累”的時刻,我依然以我的念頭為先去定義現在的身體狀況,沒有為自己承擔責任立即停止內心的聲音,沒有站出來停止,而是讓身體繼續承受心智運作所帶來的消耗。

---
今天看到臉書上destenian分享的一段翻譯文句,大致意思是說明那些認為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寫博文的人,都是不願意為自己負起責任,不願意面對自己,而想出來的拖延。

這使我聯想起這陣子我的博文更新變慢,分享與自白變少,我給自己的解釋正是:我認為自己已經空了,再寫什麼也無法有所“突破”,我寫不出新的問題點了,我知識不足,我應該繼續閱讀更多資料來輔助我更多的開發能看見的內容。

我第一個反應是認定:我就是拖延,我就如同這段分享的文字所說的,我不願意面對我自己才想出的這些藉口。

而我這樣對自己的“偏見”是客觀而理智的嗎?我第一個反應其實是:啊!我有這樣想過(認為自己還沒準備好)耶,那我是在拖延耶!

我甘於接受我“對我自己的評判與判斷”,沒有看見這個定義自我的過程是經過回顧分析,逐項記憶與體驗當時的念頭與動機,確實是只看見事件的理由與結果就自行帶入這頓分享文字的內容,從而對我自己產生批評與驚嘆。

過程是:我認為我還沒有準備好-賓果!那麼唯一變數符合,得到答案就必然是我在拖延!

這顯示我對自己的認識與和自己的親密並不緊密,我甚至跳過解構自己的過程,樂於直接給予自己答案並且按照我所認定自己有的問題去做改善/研究。

那麼我到底是怎麼看待我不寫博文這件事的?

前幾天我跟室友鬧得不愉快,這個事件並沒有觸動我傷心的情緒,更多是幸災樂禍、興奮,我在這樣的狀況裡定義自己對於這個場面/人物的態度像我認識的誰會做的事,而且是正向的相像,我定義並相信我的室友不會再對我造成傷害,定義這樣的自己已經是某種面向/層次的蛻變,甚至是更加超然,無所畏懼。對於這樣的自我定義我並沒有解析,甚至在我思考是否該處理這部分暗聊的時候被我否定,理由是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就這樣。

我相信自己會在事件過去後對我的室友親和依舊,這成為一種信念和自我欺騙自己的人格/行為模式已經“改變/進化成這樣”,因此我“拓展了自己的自信並達成了這項能力”,這使我得到正向情緒的回饋,同時我著眼於觀察我室友對於我“選擇的態度”的反應,加以產生恥笑/認為對方比自己幼稚又無知/弱小的批判,以及認定自己正在/有權掌握/超然於過往恩怨/情緒之上,使我處在優越與興奮的狀態。

因為後來發展成這樣的心理狀態,因此在我處理這個事件,正在處於憤怒和不安的部分就變成我“蛻變之前”的困境,因此在我“蛻變之後”,我的問題都在這個過程裡被我解決了。正是我已經相信“這樣的困境不會再發生了”,所以我的心智抗拒回來解構當時認為困難的心理狀態,是這個狀態為無須理會/應可忽視的。

我不寫博文的理由是我不想處理/面對已經被我相信我已經解決的事情,感到“重複性的處理”而感到怠惰,且是一種處於優越感的情緒狀態,帶著正面的信念相信我已經達到了,何必再處理一次呢?

我透過自我欺騙,甚至不曾思考“我迴避了拖延的可能”,因為我相信我已經成功了,便不認為我需要去補足問題、甚至連帶這一整個事件,直到我再次遇到一樣的問題,我才會發現。

這是我自己縱容享受在即時的能量快感中所造成的後果。

繼續加油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