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Day 0-106 自我寬恕-近幾日腦中的狀態

最近我專注著手於我在新目標上的事宜,包含遷戶籍、辦信用卡、密集的意願想書寫我的生活觀點、申請dip pro的贊助。
遷完戶籍後,我感覺我“做出了一件事”,我腦中產生“我做到了”、“少一件事了”、“我克服拖延了!”等念頭,這使我感覺自己處於“積極”的狀態,感覺“我比大部分人都有目標/責任感/能力”。
而進一步我開始在腦中盤算要開始購買eqafe產品,因為這“使我感覺更積極/投入/忠誠/照顧/負責於自己”,我要做到這一件事,是要讓我更深入這樣的正向角色。而且我也同時相信我自己“已經到達頂點,需要eqafe的支援“。申請dip pro的贊助也是一樣的動機,而且對於能夠開始進入更進一步的課程感到興奮、期待。

在這段對自我定義頻繁的過程中,我投入書寫,這使我更專注於我”自身的積極性“。

在剛才,我與好友談論我的性格,我聽見:我變得越來越糟、剛愎自用等詞形容我。我感到難受、恐懼,否認,我產生:懷疑我目前所是,產生對自己的思想的批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是在做對的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做到一件事情,是一個成就,將帶來好的意義等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做到等於我克服我自己,等於是一個”成長“、”突破“,是好的現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目前自己的狀態感到侷限,已經無法再繼續從寬恕得到解脫。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到並說服自己,現在是開始吸收新內容/知識的時候,基於我相信現在的我需要新的東西,我已經完成了目前我所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刻意迴避我近日抗拒書寫自我寬恕的事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dip pro贊助的申請害怕沒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tanya對我博文內容的建議產生”自己的文章不夠好、會誤導別人,所以是差的“的念頭,並且感到焦慮不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dip pro贊助申請的事件,開始使我聯想到如果申請失敗,我要照著tanya的建議重新回到自我寬恕的書寫、誠實面對自己時,”我還要花漫長的時間嗎“的憂懼而感到喪氣/懶散/猶豫/抑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知道我申請贊助通過後產生愉悅與僥倖的感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產生僥倖的感覺之後,恐懼tanya知道這樣的消息,會暗自不認同,或是阻止我進行課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tanya知道我感到僥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知道我申請贊助通過後,想像之後這道消息會被更新,事實上會更改為不通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外處理完事情回家看見電腦有來自tanya的郵件,我馬上聯想/認為是tanya要告訴我我後來並沒有通過申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我若未實際持續誠實書寫就開始進入dip pro課程,將會是錯誤的,會造成反效果/別人困擾的,別人會看出來的。

我寬恕我自已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可以開始進入課程感到興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有能力,因為我把事情都處理好了,包括消費分配,消費途徑(信用卡)、未來工作機會(戶籍事宜),我開始能夠實際進入我”想做的事情“。我是有能力的,我做事循規蹈矩,我會”沒事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這樣的自己可以勝過我生活中其他的同學,我相信我比他們優秀、踏實、有能力,我相信他們搞的/在乎的人際手段都是錯誤的,唯有我現在在做的是真正對自己有利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他們會走平凡的路,相對的我將會走上不平凡的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都在自欺欺人,並且舉各種例子強化我的認知,並認為在我現實生活中我是其中最誠實的人。相對的其餘的人都欺騙著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世界裡的人們都欺騙著自己,因此我不能相信他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不能相信這些人“,是一件令我害怕的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不相信別人,是出自我對於誠實與否的偏執針對/批判。認為這個是批判,即是主觀的心智,因此實際上並不是準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不能相信別人,是我自己在自我解構中所延伸出來的迷佔/困境/偏執/誤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自欺欺人而感到不齒。變得不能尊重旁人,開始不信任世界系統裡的字詞。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能信任愛、友善、真誠、恨、包容等字詞,相對信任”這些都是假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帶著友善、真誠、愛、恨、包容行走的人們,我開始不能與之相處,因為我會開始聯想到他們自欺欺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仇視自欺欺人的行為等如這些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面對這樣的世界,我害怕分享,因為害怕被誤解,害怕被認為”很糟“,而使我感到壓抑,甚至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面對別人說我”狀況越來越糟“、”剛愎自用“感到恐慌,失去自信,產生憂懼,懷疑自己的”選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懷疑desteni並未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而是讓我成為一個執迷不悟的人。並且在腦中開始描繪我現在在別人眼中的樣子,包括我自己所看見的”理由與表象“:我寧願向destenian求助,也不願意再跟其他人多說什麼,反正只能招致誤解。或是:我是一個只願意相信desteni的邪教徒,我在別人眼中剛愎自用是因為我在別人眼中只相信自己選擇的”宗教信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我不能及時改正”剛愎自用“的形象,而讓別人離我而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這是我的一個大麻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所有我想反抗”剛愎自用“這個形容的理由,都是我逃避、不願面對這個指控的藉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確認並定義自己:就是認定所有人都在自欺欺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所有人都在欺騙自己,並且欺騙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企圖欺騙我的人,是可惡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需要心靈語錄的人,或是心靈語錄本身,都是疲軟無用的,而且是可笑的,相對的我聯想到我”我並不需要“,而感到自己處在睥睨的高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我會讓人反感,被人指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並恐懼別人認為我是一個自我而且自視甚高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被討厭的恐懼點是怕自己不被別人信任,或是我的”改變“不被別人渴求或是信任。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這世界對我是不利的。我是困難的,甚至我在這樣的系統裡很脆弱,會先被自己的問題和外界的嘲諷所吞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恐懼我會被真正的拋棄,不管是眾人或是desteni。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目前我所針對/產生心理投射/厭惡/批判的對象,都不曾針對/攻擊我,因為如果不是這樣,那就表示我活在充滿惡意的自我,從頭到尾只有我”壞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不應該只有我變成瘋子或壞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寧願接受/看見/相信我所認為的自欺欺人都是真的自欺欺人,不是我自己的妄想。這樣瘋的人就不是我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見相信光與愛的人,我認定他們是來搞破壞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正能量是滑稽而且邪惡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面對信仰正能量的同年齡層,我感覺他們是可怕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眾人都是愚昧的,同時他們如同殭屍一般團結,無所懷疑的堅定讓我感到孤立無援,感到自身處境危險,感到我難以生存。

下一篇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