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Day 0-103 厭惡/厭煩/看不慣

剛才班上同學來我家做我室友的客,面對他們的熱絡,我可以感覺到我掙扎著不斷調整我自己,專注回到呼吸,以及對我的暗聊一一回應。

在探討我如何度過這段時間的過程中,我的回顧以及書寫產生抗拒,可以感受到我自身對於剛剛的過程不感到滿意。

我觀看著desteni的youtube影片,同時聯想我曾做過其他類似“企圖分心”的行為,比如陷入自己的異想,或是離開現場,假裝自己並不無聊、尷尬、孤單的畫面,努力避免自己掉入抑鬱、自卑的情緒和狀態裡。而我懷疑自己在看影片時的目的,以及我當下的暗聊,比如我捕捉特定字眼想要進行了解,其目的時是在當下這個心智狀況下,我從房門外的熱絡感受到的對於這個現象的嗤之以鼻,我找尋符合我對他們定義的關鍵字的影片,想要觀看從中得到懲誡的快感與安慰。

此外我也來回將自己放置在系統裡外觀於我“應該感到尷尬不自在”、“感到受傷覺得自己失敗”的狀態,分裂與感受我“現在到底會怎麼反應”。實際上我的反應是“感覺自己擁有選擇的能力”,可以選擇進入情緒,但是形同配合演繹,也可以選擇不管系統,但面對的會是真正不安,與真正程度上自己仍存在的系統反應。

這個狀況下,我發現面對真正的我的反應,他並不是我所以為的全然放手、“超然”、無法傷害的,我產生抗拒,抗拒去承認,繼續看見。因此我嚮往與傾向告訴自己擁有的是選擇“演繹系統”的那一面,在那一個選擇裡我可以欺騙我自己處在一個超然的角度,配合演出而已,默認自己完全不在意系統裡的規則與情緒。

而我不願意面對實際存在的暗聊,即刻反應在我的身體上,我在要離開房間、打開那一扇門“使那些人看見我”的前一刻感到心跳加速,身體提醒我心裡正在想的是什麼:我看見我在想像外面人們的反應,配置我所認為他們在“知道我在家,而背著自己在系統裡會有的內疚與不安心態的忽視我”而各自心知肚明,尷尬迴避的心理狀態,計算到這裡,我感到不安與緊張的。我“不想”體驗別人“對我愧疚或尷尬”,因為我“不想被別人認為我沒朋友”、不想被別人認為“怎麼辦,我們這樣對“劭萱”,好尷尬呀~”、我不想以”劭萱“這個身份單位被人這樣討論,我不願意成為被愧疚的人,這都使我感覺我在別人眼中是被選擇性遺棄的,我是“被決定被選擇使放棄的”。

我不願意看見,一些已經在我腦中演繹過一遍的畫面,因為這些畫面已經被我設定/定義為:我被感到抱歉與尷尬/同情/不被在乎,如果這些畫面在我一開門之後真實上演,那麼就代入我所認定的他們的想法,那就是我承認並且親自“被迫看見與接受”別人這樣想我與對我。

我不願意被別人放棄/背叛/選擇,在我心中依舊是看不起別人的。

而在我感到無比漫長的準備中,質疑自己是否在拖時間,我懷疑/不滿/氣憤/鄙視我所質疑正在拖延的自己。

當我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我在那瞬間感到時間被我延長了,在那一刻我產生了短暫的應對的想像:怎麼了嗎?

如果他們都是看著我突然沈默,我就這樣回應。而且要模仿誰誰誰的態度,那個誰誰誰具有的我所認為的自然/不在意/超然。我企圖讓自己有所準備,扮演毫無介意、寬容、成熟、從容的樣子。

為的是要讓這些人對於自己的心思感到尷尬,不再是對我的處境尷尬!是對自己!
我有著慾望想要/幻想對方會因而用尷尬來懲戒他們自己,透過這樣的想像,給我行動的動力,因為我所看見的這麼做的結果,是返回頭攻擊他們自己,而保全我自己的尊嚴/狀態/立場的。

而我的身影的確使他們停止了交談看向我,這時我感到憤怒,把這股憤怒集中在我在臆想中就已經有所針對的對象,我判斷他就是“起頭先開始安靜的人”,對於他這樣的行為,我認為是在挑釁我的。我照我的台詞做了回應,回到我獨自的空間,我卻帶著慍怒。

我專注在我針對的對象的是非對錯,開始批判他的態度/價值觀/行為動機,恰巧接取我對此人一直都有的認知/成見,認為他對班上所有人的所作所為都帶有利己的動機,而且是我所“不齒”的“正能量行為”,是渴望成為菁英的一員。其實對於我認定他“屬於”正能量的擁護者這一點就足以使我抓狂,哈哈,足以讓我相信/無條件蓋章認定“他是我看不起/可憐的人”,甚至批評到他的心智的存在,心智的是非,心智的崩壞程度。老實說,扯到正能量這一塊,我的批判性會產生強大的興奮快感,這是我明明承認還尚不能為自己負起責任停止的點。

我甚至看見我正在問我自己,關於”是不是要開始仇視這個人“的問題。我把自己放置在:創造一個”討厭“的威脅的存在,企圖讓自己變成能夠困擾與傷害對方的存在。即是我以為/認定這樣的人(包含經由我看見/定義他所作所為的動機)一定擔心自己會有人不喜歡。而且,我認為我應該要這樣懲罰對方,我認為自己有能力成為別人的污點,而且我容許我成為別人的麻煩。

我看見我還不能真正放棄在人際關係中牽連到自尊的問題,這問題可能來自於我膨脹了我自己多年的時間,使我不想承認、不敢承認,不想使其發生,或是發生了也不要被我看見,因為我如果看見了就代表沒有人擔心/在意我看見後的感受,這樣我就”一無所是“了。

我厭煩看不慣,繼而厭惡別人,都是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做的行為。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