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Day 0-105 自我解構-我恥笑別人

今天我看到那個昨日“最先轉頭看見我而沈默”使我感到慍怒/被挑釁的人,我快速“代入這項故事背景的前提”,並且估算出他面對我時會採取的反應。

我刻意控制我自己,讓我表達出十分稀鬆平常,這件事情發生以前我“該會有”的態度與他打招呼,而在我眼中我看見他說了一些蹩腳的廢話,彷彿正在計算如何應對我的這個態度。

我把這個畫面定義為:我做出了他沒有預期的“超級正常又不太常人”的反應,彷彿我“應該要在他面前略顯尷尬”或甚至“感到難受自卑/怨懟以及更加渴望他的注意”等。

對於他這樣的反應,我產生了正向力量的提升,並且認為他應為他自己所造成的後果感到害怕。

而今天實驗面對我的室友,我採取一樣“船過水無痕”的回應,然而同時我也在樂於投入“調侃/訕笑”,表現一副我把他們看在低處的樣子去顯擺出無可奈何與故作“嘲弄與譏諷”的小動作。我眼中看見他們一個是承載著自以為是的內疚去“指揮”我們,作為他融入/參與這個實驗的表現,而這個行為我也利用“我們有目共睹的嘲弄著你”的態度回應。另一個室友則是一如以往的“讓人失望”、“沒有責任感”,因此我對於他沒有“破綻”以及“毫無羞恥心”的行為感到不滿。

我認為他應該“明白我做了一件換作是他絕對做不到的事”、“如果我是他,今天一定是大肆抱怨以及指責對方:你讓我心寒”這些事實。他應該對我所做的事情反求諸己而感到內疚/羞恥,認為自己根本做不到顧慮別人感受,憑什麼先去責備別人對不起自己。

我看著眼中毫無羞愧情緒的他,一邊產生這些對他的批判。

因此當我看見他得意,笑得很有“正能量”、很有自信、春風滿面,我就不爽。我認為他沒有感到羞愧,沒有被他的行為所反噬,我不甘心。

我希望他被別人背叛,我希望看見他經過挫折後大徹大悟、回過頭來一一向我請求原諒--而不是繼續毫無羞恥的得意。

我需要看見他得到報應,讓他憔悴,失意,崩潰,卸下他利用偽裝而攻擊別人的武器,丟下自尊,那些曾經用來刺傷我的東西,我希望看見他不得不被褪下這些凶器,回歸一個無助的人,然後我就可以凌駕在他之上,讓他看清楚:我才是對的。

我看不慣別人在我面前還會認為他會贏。

我恥笑別人是因為我要讓別人認為我“”認為“他們在我眼中什麼都不是”“。我要他們發現他們從我身上拿不走能量,而我可以。我可以摧毀他們的信心。我可以讓他們害怕。

這是讓我不被別人”欺負“的手段,就是我先去惡意對待別人。

我滿意於看見別人在我眼前驚慌失措、尷尬、慚愧,因為我可以表現我沒有這些行為,而這更凸顯對方的不足。在對方暴露在我的理解裡,我認為我決定了輸贏。而且這如同對方與我在一場角力賽里比輸了。

這時我可以嘲諷一句給對方:不做死(內疚)就不會死。事實上,只是因為對方表現的內疚/尷尬的時機,讓我感覺被冒犯/挑釁了,因此我的心智渴望贏。而這就透過祈願有報應降臨來滿足我的渴望。

真是激不得,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