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

Day 0-110 我感受到我呼吸困難(心智的三個層次的練習)

分享今天看到的文章,阿努的訪談:爬虫族49-話語的責任,非常的有趣。在這個過程中,我的體內同時體驗著強烈的不適,在我的四肢有急躁,像是在跳腳的能量,胸口鬱悶、呼吸困難,不時深深喘氣,在我閱讀文章內的內容,我自己正已經在體驗一樣的內容,酷!!

閱讀阿努這篇文章是辛苦的,我在看見他描述書寫時體內的反應,以及各種不同人格在體內的“耍賴”、苦得像要死了一樣的描述,甚至是他們所存在在物質性身體的位置和耍賴、哭鬧所帶來的身體難受,都讓我情緒上興奮不已,同時身體難受得要死。

這解答了我對於書寫寬恕中所產生的兩個分裂的我-要寫寬恕-不想寫寬恕的自我懷疑,看見:原來的確會是這樣,原來在這其中我放棄了堅持下去--因為我不再深入與分裂的自己共處,而是想要壓抑不做寬恕的我。

使我能夠停止自我懷疑的迴圈無限放大成失落的情緒,而調整我自己持續行走,與自己親密,或是了解如何能幫助我與自己親密。

阿努的分享十分建議行走書寫寬恕有困難的朋友們,一起加油!

心智的三個層次的練習-

今日事件:班上同學A在實驗課要放書包時,發出了類似呃的聲音,我聽見了便讓開,但是我覺察我產生了強烈的反應。

激發點:他發出呃的聲音。
我的背聊:什麼態度?你以為你是誰啊?我應該讓你的囉?有應該嗎?你是不是在覺得我沒讓開是我的問題,所以你有理由呃?不要這麼自以為中心好不好,我是知道嗎?重點是這是我應該做而沒做所以活該的嗎?為什麼我一定要知道你要放書包在這裡?搞得好像我是擋路/做錯事的人!對,你以為你來我家排擠我,你鼻孔就比較大嘛?你在看輕我嗎?你根本是小看我嘛!不然怎麼會這樣對我說話呢?明知道沒禮貌吧,但因為是我所以沒禮貌也可以嘛。
賤人,別人都不知道你會狗眼看人低吧?應該從你功課爛就知道了,就算你的形象是優雅的又如何,你的心呢?還不是跟那些人都一樣?有什麼討喜的,一樣都是現實又爛。

情緒和感受:
氣憤:氣憤對方自行站在有理的一方的態度,氣憤他把我當成若於他的人,隨意地用簡短言詞暗示/指示/要求,顯得我服從將是弱的。
慍怒:認為對方正在看輕我。
報復的慾望:想要脫口而出跟別人說我認為他狗眼看人低,以及他這麼做的原因。想要看見他被發現自己並不善良得體,而遭受評判。

行為的改變:
我壓抑我表露出疑惑和不滿的表情,並且快速並用輕快的語調、簡短的聲音做出回應,身體快速使我背離同學A,並且在旁邊與朋友說話時壓抑我亢奮的肢體。

源點:討厭被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