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

Day 0-12 臆想

昨天弟弟騎摩托車載我去公館剪頭髮,弟弟事先聲明他喜歡開快車,所以一路上我產生反覆的努力作自我調整。
我反應騎慢一點,弟弟則解釋他的理由,我反應一次,他不厭其煩再解釋一次他的理由,我只好"轉念",不將這個事實造成我內心的恐懼與負擔,我告訴我弟弟:你拿捏就好。我開始"問"我自己,我是怕死嗎?我是怕被輾在車下的疼痛嗎?我在不安甚麼?我是怕爸媽傷心嗎?我是怕我會怪我弟弟嗎?

我隨即明白我的這些疑問就是我所"擔心害怕"的內容,是我的心智系統主宰我的行為與說話動機。所以我無需再談,先調整自己的呼吸,作自我寬恕。

剪頭髮的時候,我不再"擔心"設計師對我甚麼反應,但還是會注意並留心。比如我感覺到當我起身走去洗頭時,看到一群閒置的設計師在我經過時通通盯著我看。顯然我並沒有"看"到他們每一個人的臉,那種視線是我的餘光,但更多可能是我的"感覺"而已。當下我是懷疑我是平靜而引人注目的,我甚自在自己的臆想中開始讚美自己,相信我的怡然態度,是在這個年紀所難以看到的。內心因而有舒適與"怡然"的感覺。那是優越的衍生物。

之後弟弟與我前往101那的電腦展看看世面,一開始沒有人員搭訕我們,我並沒有"享受"自己的行走,我跟弟弟說:我們真是絕緣體。弟弟說:那很好啊!沒有人來煩我,而且我們又不需要買這些東西。

我隨即停止我的言語。我講的都是廢話,是心智系統所產生的"調侃"跟一些情緒元素。

回家後我專心看中文論壇的文章,弟弟則是已經疲憊不堪,在他昏昏欲睡之際,他看向我說:為甚麼你不會累啊?
有趣的是,我正在看維諾的睡眠-自我寬恕,所以我告訴他:我刻意的克制自己。

這十分有趣,以前我一度認為他人的自我寬恕,我不用當作自己的事件那麼仔細來看,因為那些文字文法我可能難以讀懂,所以我便放棄,並告訴自己,其實無妨。

這是心智部分的參與,肯定的,我參與怠惰,我參與企圖說服自己,我參與試圖減輕罪惡感,我容許自己產生罪惡感,我容許自己產生違背"教條"的罪惡感,我允許自己產生"認定"的"新價值道德觀",並以此騷擾自己,奴困自己。

但是觀看他人的自我寬恕,其實是接受觀念的捷徑,因為自我寬恕的內容,即是基於作者已知的common sense,而作的覺察。這其實是有效的資料,也是等如我的自我寬恕。當細細研讀,會發現驚人的自我煥新,這一切是多麼出人意外,而又如此具參考性。

關於自我寬恕的實行:停止各種心智念頭和反應
以及四下呼吸。覺察生活不容易,保持與自己的物質身體為一體,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