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Day 0-111 我不相信別人的話語=剛愎自用?

當我開始面對/看見自己的自私自利、惡意、邪惡、情緒、感覺、暗聊,當他們開始在我的書寫下一一羅列在我的面前,同時我也變得不能相信人。我不能相信從他們口中的話語,甚至是毫無懷疑的不予採信,在我眼中“明確”、“主觀”的判斷誰真正說等如自己,誰是在說一些自欺欺人的話。

而我的生活中,我看見的是所有人都在胡言亂語。那些人的信念、信仰、感受、思想、價值觀、情緒,對我而言都不夠“足以採信”,我否認他們口中所宣稱的,所肯定的,所堅持的一切--我都認為是假的。

我認為是假的,是因為我看見他們並未承擔起責任,與自己親密後找到解決方法,而表現出拖延、抱怨、需要傾訴、陪伴,害怕孤單、尷尬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目前呼吸困難感到不情願的,難過的,挫敗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我的呼吸困難是我做了什麼所造成的後果,事實上我只是重複性的確認我的想像,而沒有進一步呼吸並更深入的研究原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在腦中想要深入我的回憶和研究,與我的呼吸困難有關,因而促使我停止,以停止這種難受體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渴望結束這種難受體驗,而讓負面情緒與我的許願在我心智中碰撞,產生衝突強化情緒與持續性的暗聊,讓我的物質身體感覺更加壓抑與呼吸困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腹部有能量在盤據,這影響到我的氣管的通暢,我抗拒承受希望結束,並持續的強化這種體驗,在這個抗拒下,我的四肢與腹部有被下拉的感覺,這使我有坐立難安,急躁想跳腳的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呼吸困難是糟糕的,壞的狀況,是會有害的,會害我死亡的,而感到抗拒,與想要逃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活在心智的恐懼和抗拒中,而沒有持續的呼吸使我走出呼吸困難,反而忘記呼吸而使我的呼吸困難更加嚴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呼吸困難是別人的錯,沒開門,人太多,環境空氣不循環,因而對於沒有人進行改善或是同樣表示呼吸困難而感到我是受拖累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評別人對於他們自己的身體不關心,是自以為是而愚昧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被我認為愚昧的人所拖累是可氣的,我是受到他們的愚昧所害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環境的責任,照顧身體的責任,氾濫的人格與自我意識的責任,推咎在別人身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都是迷困的,都是還在嘗試錯誤方法的,所信仰的都是假的,價值觀與人格特質都是錯的,而認為他們的決定與感受,只要與個人意識,情緒與私心存在,就必然是不可信,不必尊重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別人的感受和自私自利看成邪惡的,低等的,不足以挑戰我的,透過這種相對高等的極性設定,滿足我自私自利的需求-讓我無所畏懼,無所顧忌,彷彿可以凌駕於他們之上,自由擺弄與掌握我的利益。渴望與興奮於這樣的自由和優異他人的不被束縛的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被情緒困住的人,是咎由自取的,不值得同情,我想像他容許情緒發生的過程,而對這個人沒有為自己站立感到失望與輕蔑,當對方請求我或是表現出需要外界幫助,讓他能夠"被溫暖或被支持",我就會在我裡面感到憤怒與不耐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渴求正向能量的人是罪惡的,應該感到羞恥的,而我看見並認為他沒有對生命有所覺察,並不為自己的慾望感到羞愧和震撼,而感到厭棄,唾棄,認為此人是自私的,有害的,失心瘋的,失控的而對於他的需求感到厭煩,不耐。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室友的互動感到輕蔑與噁心,同時又抗拒承認我在關注他們與我關係的事實。我批評她們基於各自的自私自利而相互出賣自己,飲鴆止渴,而又認為她們營造出這種親密,有一部分是針對我的,我認定他們潛意識因為拿我跟她們的關係做比較,而覺得她們是相對較好的,優越的人際關係,正確的,社交成熟的,我則是較孤獨的,較不善交際的,承擔落寞的後果的。而我抗拒這種惡意,並有慾望想要反擊,透過表現我怡然自得的樣子,慾望她們的反應或暗聊產生自我懷疑,或是感到我不把她們當一回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如我揣測之所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從沒真正在乎過別人等於在乎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說的在乎,或是友情,愛情,親情,都不是真正平等的愛,而是以自己為重,以自己的理想做出發點與終點的,因此對於這樣的愛的聲明,我認為是包覆在謊言之下,是他人投遞在他人之上的負累與後果,是自欺欺人的產物,是不為自己負責任,謹慎活愛的行為,因此是惡意的垃圾,當我被投遞這樣的垃圾,我便感到被企圖束縛,被針對,被拖累而感到憤怒,即我獨善其身,不願接受並支援別人,而是想要逃避這些相害,並對被害感到餘悸猶存。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否認人格與思想的獨特性,而且面對情緒或是私心的考量的言語和方案,我都不能採信,採用,然而我自己今天就在我私心下執行對別人的請求,然而我看見我企圖用情用理雙管齊下來達成目的,為的使我的錢能夠合理的使用和保留,裡面有一定程度存在著威脅,脅迫的後備方案,比如"我反悔不跟租了,就拆夥了,反正妳也沒考慮到我們為了配合你也要花的錢已經讓我們困難",透過這樣的想像來讓我與我的自私自利和為一體,強化我的信心關於這個要求的合理性和將有的利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別人的私心和情緒下的方案,我都認為是有害的,因此都不是最好的,而不能相信。面對別人說我剛愎自用的指控,我感到不以為然,又同時感到害怕,害怕我的作為會對我不利,害怕我會被背棄,不被支援,被排斥。

下一篇繼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