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Day 0-113 怠惰/拖延/恐懼/恐慌迷佔住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專注地“重回”自我寬恕的書寫感到安心與興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聯想到我這個月又“減少一篇文章”而感到安心。
我寬恕我自已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沒有在一個月內寫到四篇文章的後果感到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沒有在buddy聊天時間裡充分利用,而感到尷尬、不安、難堪,其中包括我在過程中不知道我要說什麼和問什麼,腦中沒有“適當的問題和話題”而感到恐慌、丟臉、尷尬,擔憂對方會如何評論我,或是看穿我現在“什麼都沒有準備”、“狀況很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腦中空白的時候,在當下認為我“一定會被看穿”,而感到我做錯事了,是難堪的,是說明我是差勁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沒有準備好要問什麼,是差勁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沒有準備好要問什麼,使我聯想我這幾日的散漫、混沌,因此造成我沒有準備好的結果,因此感到心虛、罪惡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想被人發現我散漫、混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希望自己被讚美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自己配製在一個:接受讚美的角色的結構裡。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自己被人發現自己在偽裝自己,發現自己害怕被人看穿的一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不能控制自己偽裝自己,而產生日後害怕被拆穿的後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很多事情,包括我害怕正在批判我自己的事實,害怕我會被害怕迷佔,害怕這一切會掌握我,害怕我無法前進,什麼都做不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因為我害怕很多事而使我的狀況更加差勁,而讓我不能專注,招來別人的不耐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我的buddy認為我不夠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我會讓我的buddy對我有不好的評價。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我的buddy會因為觀察到我“故意怎樣”而把我與他分離,在關係上和支持上不再“親密”(close)。

我明白我是基於“最近沒有書寫,有拖延的徵狀”的恐懼而重新回到書寫,使我感覺“我回來了,好,快速地回到書寫,在我拖延後回來的這段過程裡一切都是如此的快速,我沒有拖太久”而得到正向的感受,讓我對於自己進行書寫的行為產生好的定義。並以此書寫的行為,用以定義我整個人的本質-包含過去的怠忽在內,我都是一個好學生。

我明白我這幾日容許我順著我的抗拒去拖延和尋找娛樂,虛度我的時光,這使我更加抑鬱,因為我並不是主導著我自己,而在同時我正在覺知我“沒有為自己站立”以及在一切開始前就清楚知道和隨時間實際的體驗著拖延的後果,這使我更加認為是處在兩極化中的負面狀態,使我迷失在自我懷疑的情緒。

我明白我隨著抑鬱感到害怕,擔憂著不能回到正軌,並同時祈願回到正軌,是我在心智中定義專心走在書寫的路上是正途,相反的如果不書寫則會有許多不便/不能使我方便的後果出現,如不能再接受免費贊助、我自己會離“正常”越來越遠等,我產生這些恐懼,顯示我在書寫的過程中,思想著書寫對我的好處,包括我能夠繼續得到免費補助、我有給我自己一點交代/安全感,或是正向能量體驗--我正在越來越好!而這些念頭在我書寫過程中也時常出現,干擾我投入在自我寬恕中。這是我應該進行寬恕和自我改正的部分。

我明白我渴望自己能夠處在被人追捧的高度,在於我還是相信/認為我是好的,我沒有什麼問題,而現在最接近我的狀態是,我在我身邊的人裡面,我應是狀態最好的,因為我有最好的際遇--desteni,所以我不只代表幸運,我也代表正確的選擇。因此我不僅期許,也同時相信我會在所有人面前表現出活出自我紀律的一面,活出優秀完美的一面,儘管事實上我看見我並不是對外改變那麼明顯,我仍然在我裡面誇大,自我欺騙。

我明白我害怕被人群孤立出來,我明白我害怕變成少數被檢視和觀望的孤獨,我渴望體驗別人認同我以及崇仰我,支持我與我同行,亦即我畏懼被人抗拒,反對,我害怕面對衝突、衝擊,我也在我裡面不相信我可以穩定的/成功地表達我自己,在那些反對或是認同我的人面前--我仍然恐懼不被別人支持,或是渴望被支持、甚至被信仰,所以我還是會傾向選擇迎合別人想聽的--去得到理解和包容,被兩邊所接受--我未改正活出新的原則與自我承諾,去面對我的不自信與恐懼。

我承諾我自己,接下來開始以單一人物或單一觸發點來進行單篇的書寫,在過程中練習列出我的觸發點,以及檢視我自己在書寫時敘述的順序以及在排整時我所面對的懶散跟抗拒。

我承諾我自己,接下來要求我自己盡可能書寫一天中所看見的點,練習行走在自我承諾以及這個新賦予的紀律中。

我承諾我自己與我的懶散、拖延以及他們的產物一同解構/行走,容許他們存在而不是抗拒、逃避。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