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Day 0-114 沈痛的上癮性

剛才看了文章關於最近的五十位離世者的訪談,我在看到後期看見這些人死去的方式以及當時面對死亡的心境和情境,我套用了我自己在這個情境中的感受,而我體驗到悲傷和害怕,同情和恐懼,在一個念頭裡,我想像著與恐懼死亡會造成肉身的疼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肉身的疼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享受在我流淚時那一刻的欣喜以及興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享受著當我沈浸在表達自己對於這世界的情緒性看法中,所得到的絕對性認知,其間接地暗示以及帶給我關於這一瞬間--我的評論以及感受--是如此的真實以及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陷入對於世界的苦難的沈痛情緒,這牽引我至對於我自己發生意外或是戰爭的恐懼,害怕被嚴重的傷害或是經歷恐怖的情景,這些恐懼和畫面使我開啟回到沈痛的情緒,然而是著眼到我自己的受苦難的抗拒與沈痛,而這種抗距和為自己的悲痛如此的展現對自己存在的不捨與痴戀,彷彿是對自己的愛的“錯覺”,讓我極易陷入在這樣機械性的輪迴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看見自己如何的沒有活在此刻,以及我幻想以及恐懼的內容,產生批判,貶低我此時此刻的行為並定義為:自私自利、虛情假意,可笑、虛偽,可恨等,而很快讓我產生內疚以及羞恥的情緒,對於我自己有輕視以及自我貶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我無能體驗這世界的殘酷感到恐懼與痛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見我對於我無能體驗這世界的殘酷感到恐懼與痛苦,而感到我是正向的存在的覺知,這是一個正向的表態或態度,繼而走向自我利益的角度去看待這個事件,把它當成關於我的道德的事件,而非關注一個實際的現實。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是可惡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同時又為自己的自我譴責感到欣喜,而陷入矛盾的自我糾結/貶抑/抑鬱/羞恥中。

我承諾我自己在呼吸中釋放那些僅僅是在念頭中出現的言語或情緒字眼,明白我可以“選擇”不要成為或相信這些字詞,以及這些字詞蘊含的慾望以及能量,在我重新定義字詞之前。

我承諾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呼吸在此刻,如同我剛才在一刻間呼吸中實踐釋放一個冒出來的念頭而不成為它,這是可行的,透過負起責任去練習,便會讓自我改正變得更加容易進行。

我承諾我自己在產生情緒和恐懼時,透過這迷佔/上癮的程度來同樣的提醒/負起責任努力地回到呼吸,行走在此刻,透過物質性呼吸的協助,幫助我走出情緒的迷佔。

謝謝。